档案文化 > 文库 > 随笔

乡村碎语

作者:申国华

来源:中国档案资讯网

2014-07-07 星期一

    承蒙领导的厚爱,使我能够在村子里享几天清福,听到好多醇朴的实在话,那语言不像鸟儿叽叽喳喳的吵闹,也不像青蛙呱呱呱呱的浮躁,而象山上的野花一样清香,一样美丽,也好像田边地角飘来的空气一样充满庄稼的芳香,沁人心脾,也尤如从山间浸下的泉水一样清澈见底,回味无穷。还能爬上树摘几颗樱桃,想摘哪颗摘哪颗,选择的空间真的太大了。

    说句实在话,要说是手拉手,没有,要说是心连心,也谈不上。但群众听说是上面来的人就爱和你拉家常,吐出他们的想法。要是你在田边地角蹲下来和他们摆谈,他们还会放下手中的活告诉你一些鲜为人知的事儿,帮你找来调研素材,还会问你的老家在哪里,关心你父母的身体如何,要是没谈对象还会告诉你村子里哪家的姑娘最漂亮,只差把心交给你。当然你也得把心交给他们,这才叫以心换心。正谈得起劲,还会从不远的庄稼地里飘来一段歌声为你助兴。

    不过坐着车子转,隔着玻璃看,那歌声是绝对不会飞进你的耳朵里来的,要是一个男同志穿花衣留长头发,花里胡哨的,他们也不敢和你吐半句真言,因为,他们觉得自己见识短,分不清你是男还是女,更不知道如何与不男不女的人说话,你要是系了领带,他们会问你啷个把裤带拴在颈子上了。

    乡下人最干脆,喊坐下,你就得坐下,其实凳子是没有灰的,当然走了这么远的路不想坐下才怪。叫吃饭,就得吃饭,没有吃饭说是吃了不是谦虚,是欺骗群众,心里不难受肚子也会感到委屈,在农民家里有客人进出、人客多算是这家会为人,要是有“上面的人”经常进出更是脸上增光。吃饭时,叫你拈海椒,你千万不要真的只拈海椒不拈那馋嘴的腊肉,否则一路走一路后悔,农民还会笑你痴。当然吃了也只是一时满足,进了城你就会难受,三月不知肉味的日子怎么过?

    人熟了,就得开玩笑,你是记者,他们就用生命之源来挖苦你,看你怎样回敬他,要是说来反而让他们上当,他们会敬佩你会说话。女人更难对付,就看你脑子灵不灵活。不过这得有点硬功,像我这样口笨舌粗的人总是要吃亏的。当然输赢是无所谓的,几句玩笑话过后,他们就把你当成自家人,愿意和你说句心里话。

    现在下队,莫说到寨子里,就连到农户家都有了水泥路,好像水泥是不值钱的。你没吃饭很好办,沼气灶跟城里的液化汽没什么区别,再加上高压锅、电饭煲,半个小时就把饭菜办好了,还是三菜一汤。过去请客吃饭要用手拖,现在哪有那么多工夫去抓人,手机一拨就把吃饭的人召唤到位,晚上也可以通过电视机了解地球村发生的大事、怪事。洗衣更不用在搓衣板上使劲搓,再用槌衣棒使劲打,好像衣服不是自己的。现在这些工具找个来做样板都难了,洗衣机早已用上自动缸的了,上厕所也不用担心和猪在一起,便槽比城里用的还干净。棒劳力们外出挣钱去了,也不用担心,大坝大坝的田有拖拉机来耕,一个电话就可节省好几天的工夫,小台土拖拉机去不了也不用担心,有微耕机。这些机器五花八门,我这个门外汉想帮都帮不上,贱得农民们耻笑。

 
 
责任编辑:刘琛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