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文库 > 随笔

准考证引出的故事

作者:高建华

来源:

2014-07-07 星期一

    31年前的高考准考证我还完好无损保存着。三十多年前的准考证,普通的一张纸,正面贴着考生的一张黑白照片(可惜已烟灭),写着准考证号,姓名,性别,考场地址和考试时间,在准考证的左侧盖着浙江省招生委员会的公章。

    我是1983年参加高考的,那年离恢复高考5年,正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时代; 31年过去了,如今大学毕业即待业,这一点又是我没有料到的。

    我在当时的余杭县塘栖中学读高中,高考考场设在本校,因为主场参考,身心平静,状态良好,发挥特好。举个例子:第二天考历史,前一天晚自习看到的知识,第二天全考到了,很有眼光吧。另外,我的拦路虎、最讨厌的数学考得也很顺,得了93分,比模考47分翻了一番。所以,那年我毫无悬念地上了分数线,被杭州大学历史系录取。

    选择学历史,是了解到历史专业不学数学,我回避了自己的短处,这也是我读书或做事的策略。历史专业有历史文选课,还设有大学语文这一公共课,我的长处又加长了。所以,历史我熟知,写点东西也不是难事。如今,我的儿子刚上大一,没有语文课,没有政治课,字写不端正、文章写不好。为什么这样做,如今的大学教育不可思议。

    我大学毕业证书上写着:“……,一九八三年九月入本校历史系历史专业四年制本科学习。于一九八八年七月学完教学计划规定的全部课程,成绩合格,准予毕业。…”。掰手指头算,我在校时间有5年,不是我留级读了5年书,而是因病回家休养了1年。接下来,我要说说那一年发生的一些故事。

    1983年9月16日,我到杭大报到,9月20日学校体检,查出我谷丙转氨酶(简称GPT)为120U/L,复查了一次,是100U/L。于是,班主任陈老师告诉我必须回家休息。那时,把我的户籍都迁回来了,校方的通知上明确指出:保留学籍一年。系主任找我谈了一次话,大意是:你回家的任务是养病,病好了,不用参加高考,明年直接来读书好了。1983年9月30日,国庆放假了,我也回到家中。

    对于健康人来说,转氨酶水平在正常范围内升高或降低,并不意味着肝脏出了问题,因为转氨酶非常敏感,健康人在一天之内的不同时间检查,转氨酶水平都有可能产生波动。但那个年代是肝炎高发期,我的小毛病才成了大问题。回家后,当年12月,到浙二医院检查我的GPT为13U/L,很正常了。可是,1983年是浙江省实行家庭联产承包经营责任制(俗称“分田单干”)的第一年。那年夏天因为多雨,田里的水齐腰深,成熟的稻子浸在水里了。我、父亲和母亲3人用人力打稻机收割夏粮,还要将湿漉漉的稻草拉到高地上晒,像拖死人那样沉。农民把这叫“双抢”,那真是与老天爷抢饭吃,累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又赶上农村第一波建房,砖瓦是自己打、自己烧制的。打砖瓦是个技术活,也是个体力活,而垒砖头叠成窑烧制砖块更是一场苦战。这么干了一年,GPT总在60上下徘徊。1984年9月10日终于正式进杭大读书,一个月后,一切都正常了。经历了这些艰辛之后,我更加珍惜自己的大学生活。如今,大学毕业参加工作26年,与档案工作结下难舍情缘。由于把工作与学问相结合,我的工作业绩与学术文章在档案战线还是出类拔萃的,评上了高级职称,算是个高级知识分子了;我也成了一个会思考、有思想的档案人。或者说,我正朝着当年周恩来总理倡导的档案工作者要学做司马迁,朝着这一期盼努力奋斗。(编辑:罗京)

 
 
责任编辑:刘琛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