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人物纵横

我与特里·库克的三面之缘(三)

作者:黄霄羽 文/供图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4-07-01 星期二

    与库克先生的第三次结缘,是2011年他到中国人民大学信息资源管理学院为师生们作专题讲座间隙,我与他短暂的专业探讨。在库克先生曾经的职业身份中,除档案馆工作人员、档案专业兼职教师、档案刊物主编或编辑外,还有一种重要的角色——加拿大档案工作者协会会员。自1975年加入协会后,他为协会承担了多项工作:如1982—1984年间任职出版委员会,1991—1992年间任职电子文件委员会,1997—1998年组建了土著居民档案馆特别兴趣组。因所作的突出贡献,2009年,他当选为加拿大档案工作者协会资深会员。2011年6月,库克先生等受中国档案学会邀请,来到中国为我国档案同行作了“四个档案范式——1840年至2011年西方档案观念与战略的变化以及未来发展”专题讲座。随后,他受邀来到我院,为师生们作了关于“宏观鉴定”的专题讲座。尽管两场讲座各有侧重,但都反映出库克先生对西方档案学理论和实践发展的持续关注。特别是他从宏观角度归纳出的档案学理论的四个范式——证据、记忆、认同、社区,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证据和记忆分别揭示了档案的基本功能,认同强调了专业内部及社会对专业的价值认同,社区反映出档案共同体的密切关联。

    在讲座休息期间,我与库克先生也进行了专业交流。我向他汇报了自己近年来的研究方向——档案商业化、社会化服务,他也结合档案事务咨询的实践经验为我提供研究线索。他还鼓励我坚持对两大支柱理论的深入研究,理性看待电子文件及信息技术对档案学理论和实践的影响。因为他的鼓励,我一直在积累材料,始终关注档案学支柱理论的新进展。在交流中我还向库克先生介绍了教学方法的新探索——档案新闻教学法,2009年起我开始在主讲课程中增加“档案新闻时事述评”环节,引导学生及时关注国内外档案界的最新动态。库克先生对我的做法给予肯定,虽然后来我们再没有当面交流的机会,但我还是想向库克先生汇报,这一教学创新不仅在校内得到学生好评,也产生了一定的国际影响。我在2013年第三次亚太地区档案教育国际研讨会上关于创新教学方法的发言得到国内外同行的好评和关注,被2014年7月即将在美国召开的档案与教育研究人员联盟(AERI)2014年会选为会议发言。我相信,库克先生作为档案专业的教师,一定乐于见到同行在教学方法上的不断努力和创新。

    除了与库克先生的三面之缘外,我与他还保持着不定期的邮件交流。他虽然不是我的导师,却从不吝于对我教学研究中的专业问题提供指导和建议,还在我职业发展中的关键阶段提供了指导和帮助。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2006年,我所在的中国人民大学实施选派青年教师骨干去国外访学的资助项目,我本来要去库克先生任教的马尼托巴大学,我在邮件中表达了选他为导师的请求,可他拒绝了,还谦虚地表示“我们都是博士,你还写出了中国最优秀的博士论文,我不能担当你的导师”。他为我分析了北美若干高校档案专业的特色,建议我去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BC)访学并为我写了推荐信。后来我在同时提供访学邀请的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和美国匹兹堡大学之间选择了前者,主要还是基于对库克先生的信任。巧合的是,我在UBC选择了特里·伊斯特伍德教授作为访学导师,两位同名“特里”的老师给我的教学研究提供了很多帮助。两位特里在档案鉴定和档案学理论上均有很高的造诣。

    我之所以提及库克先生对我访学的帮助,是以此作为他热心帮助同行和后辈的一个典型例证。他对一个异国的同行尚且如此,可以想象,他对本国青年同行的关心、提携和帮助更会是不遗余力。据介绍,他生前最后一次公开演讲是2010年在加拿大档案工作者协会的闭幕式上发言。当年库克先生正式退休,根据大会主题“站在巨人的肩上:下一代档案工作者”,他在演讲中表达了对青年一代档案工作者的鼓励和期望。他表示,“要把档案工作的火炬传到并照亮下一代,今天在我们这一代将要逐渐退出专业舞台时,希望在这里把火炬传给你们,下一代将把我们的事业带向更辉煌的明天”。可见,库克作为加拿大档案界的领军人物,不仅希望档案工作能代代传承,而且将事业传承的使命寄望予青年一代档案工作者。

    库克先生的去世是加拿大、北美乃至国际档案学界的重大损失,作为档案界的领军人物,他充满激情,富有思想,勤于研究,在档案学理论和档案工作实践上均作出重大贡献。近期,加拿大国家图书档案馆、加拿大档案工作者协会、加拿大历史协会、加拿大皇家协会均在官网上发布了库克先生离世的新闻或消息,表达对他哀思和纪念。在其中,库克先生被评价为“档案界举足轻重的人物”“青年一代档案工作者的导师和国际公认的思想家”。这些赞誉表明,库克先生在档案学理论研究的深厚造诣,在档案鉴定实践的卓越贡献,在青年一代档案同行的正确引领,已经得到国际档案界的一致认同。

    愿天堂里的库克先生还能继续从事他所热爱的档案事业!(三)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6月27日 总第2627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刘琛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