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人物纵横

我与特里·库克的三面之缘(二)

作者:黄霄羽 文/供图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4-06-30 星期一

   与库克先生的第二次结缘,是2001年在加拿大国家档案馆与他进行专业交流。2001年,我正在职攻读博士学位,论文选题是西方档案学理论的发展轨迹和规律。为切实了解北美档案学理论和实践的最新进展,我获得“加拿大专项研究”项目资助前往加拿大的蒙特利尔、渥太华、多伦多和温哥华,调研档案馆和档案教学研究机构,与档案学者和实践工作者开展交流。位于渥太华的加拿大国家档案馆是我调研的重点机构。尽管我早已得知库克先生在十三大后已从加拿大国家档案馆离职,创办了一家名为“克里欧”的档案咨询公司,为世界各地提供档案事务咨询,同年还被加拿大马尼托巴大学聘为档案专业的客座教授。但让我惊喜的是,在国家档案馆调研期间,库克先生的原同事凯瑟琳·贝利告诉我,正在渥太华休假的库克希望来参加交流。我们三人度过了难忘的一个下午,在交流中我向库克汇报了博士论文的研究思路,他给了我诸多建议和文献线索。我们还探讨了中外档案界共同关心的很多问题。令我难忘的是凯瑟琳对库克先生的评价,她称赞库克是“档案思想家”。今天,这一评价已成为国际档案界的共识。

    从加拿大回来后我接到库克先生发来的邮件,他给我提供了他的一系列论文,主要是有关宏观鉴定和后保管理论的成果。在他的帮助和建议下,我在博士论文中选择西方档案学的两大支柱理论——来源原则和文件生命周期理论进行系统研究,不仅梳理了两大理论的发展轨迹,而且从专业和哲学的高度提炼了支柱理论的发展规律——魂系历史主义。我的论文幸运地荣获了2004年度全国优秀博士论文,这是档案学科的第一篇,也是当年唯一的获奖论文。除了要感谢在论文写作中给予我指导的冯惠玲、张辑哲和韩玉梅老师之外,我也要感谢库克先生给予我的建议和帮助,他的建议让我能更直接而客观地把握西方档案学的理论前沿。(二)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6月27日 总第2627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刘琛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