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人物纵横

我与特里·库克的三面之缘(一)

作者:黄霄羽 文/供图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4-06-27 星期五

 
2001年5月16日,本文作者与特里·库克先生(右)合影。

    2014年5月12日,加拿大著名档案学家特里·库克因病逝世,享年67岁。库克先生对国际档案界的影响深远,他在档案宏观鉴定和西方档案学理论方面的造诣颇深,他的离去不仅是加拿大档案界的巨大损失,国际档案界也失去了一位重量级的“档案思想家”。本报特邀第十三届国际档案大会库克先生主报告的翻译者、中国人民大学信息资源管理学院副教授黄霄羽撰文回忆与库克先生交往的几个片段,以此缅怀这位档案界的良师益友。

    2014年5月12日,我收到一个不幸的消息——加拿大著名档案学家特里·库克因病逝世。闻听这一噩耗,我既震惊又难过。震惊是因为库克先生年未逾70岁;难过是因为国际档案界失去了一位重量级学者,我也失去了一位尊敬的师长。随后我接到专业报刊编辑的约稿电话,因时间紧急,我无法全面评价库克先生的学术成就和专业影响,只从自己与他结缘交往的角度写一篇小文,表达对他的哀思和怀念。

    与库克先生的第一次结缘,是因1996年在北京召开的第十三届国际档案大会。当时刚硕士毕业留校任教的我接受了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翻译十三大第三次全体会议的主报告,题为《自荷兰手册出版以来档案理论与实践的相互影响》。初闻主报告的作者是加拿大国家档案馆历史资源司档案整理处处长特里·库克,因不太了解,做了一番功课。库克先生生于1947年,1969年毕业于加拿大阿尔伯特大学获历史学学士;1970年毕业于加拿大卡尔顿大学获历史学硕士;1977年毕业于加拿大皇后大学获历史学博士。虽然是历史学教育背景,但他在1975年就进入加拿大公共档案馆工作,主要负责文件鉴定和处置工作。此外,他还于1978—1982年间担任加拿大历史学会刊物《历史论丛》的编辑;1981—1996年间担任加拿大档案工作者协会会刊《档案》的主编;1991起担任美国档案工作者协会会刊《美国档案工作者》的主编。丰富的实践经验为他的理论研究奠定了扎实基础,他不仅专长于“宏观鉴定”研究,还对西方档案学理论发展史的研究颇有造诣。正因如此,他才会被国际档案理事会选为大会主报告的发言人。他的主报告运用历史梳理的纵向视角,系统介绍了西方档案学从1898年荷兰手册出版以来走过的进程,突出了一些在档案学发展历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和影响的档案学代表人物、学说和观点,提出电子文件冲击下档案界需要面对“后保管时代的档案范例”,最终建立起适合21世纪的“新后保管秩序”。

    库克的报告对十三大以及后来国际档案界的深远影响众所周知,无需赘言。翻译报告于我而言是一项“痛并快乐着”的工作,报告的丰富内容和深厚理论功底让我对素未谋面的库克先生充满尊敬,我认真细致地翻译着每一个单词、每一段语句和每一条注释,力求让报告中的术语和观点都尽量精准地传递出作者的原意。我已记不清为翻译这篇报告与库克先生有过多少次的通信往来,只记得他在解答我翻译中疑惑时的耐心和谦虚。当十三大在北京召开时,我第一次见到库克先生,他满脸的大胡子、魁梧的身材和友善的微笑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他惊讶于我的年轻、热情,鼓励我在档案学教育研究中不断努力。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6月27日 总第2627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