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文库 > 随笔

月是故乡圆

作者:申国华撰写

来源:中国档案资讯网

2014-06-27 星期五

    “月亮光光,酥麻香香,大月亮,小月亮,哥哥起来学木匠……”。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每当举头望明月时,时常怀念童年的儿歌,想起儿歌里故乡那圆圆的月亮。

    暑热天,太阳落山了,大人们便有说有笑地收工回家煮饭吃,看那晚上圆圆的月亮,细细品尝这块光亮而不烤人的银盘。

    辛勤耕耘了一天,累出了一身大汗,没累出的汗也被太阳煮出来了,或被这餐晚饭蒸出体外,因此,赏月便成了不用通知就到得整齐的习惯。人们三五成群坐在村头、院坝乘凉消暑,让晚风带走身上的热气、怨气,消除一天的疲劳,抬头看那圆圆的月亮羞答答地从山丫上冒出来,真像一个带着天生笑脸的胖娃娃一样,印证了那幅“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的对联。当人们正欣赏得起劲时,她又害羞地钻进云朵里,时而又露出半边洗过的脸,像是在跟我们捉迷藏。

    妈妈们在月下拉家常,手头还不停地做着针头麻线活,当然手只管做,话只管说,眼睛却时常盯着月亮,就像现在用电脑上网打字的人用“盲打”一样。一些大姑娘则趁这点时间偷闲给当兵在外的心上人赶打鞋垫。那时候男方请媒人说媒,给女方送了“人情”,当兵入伍后就算“定婚”了,虽没领证过门,也算是男方家的人,别人提都不敢提,更不敢有歪点子,否则就是破坏“军婚”,而女孩也跟那月亮一样纯洁、简单,把那“定婚”看作钉子定的。这些大姐姐们,安分地在家苦等,便通过这轮圆月寄托思念之情,传递托负之心,托月亮捎个口信,祈祷他们一路平安,守好边疆,光荣而归,那才叫月亮代表我的心。

    我们是最爱月亮的,在月光下,既看得见,又凉爽,还有一种朦胧的滋味,可以“藏猫”、打洋战、拉长跟蛇,尽情地玩耍。也可以挨着妈妈们座下,听他们给我们讲常娥奔月、牛郎织女、天仙配的故事。大人们还警告我们,那月亮只准看不能指,否则月亮就要下来割耳朵,我时常重复地告诉大人们我没有指月亮,其实在比动作时,不自觉地把月亮指了。于是第二天起来,首先是看我的耳朵被月亮割了没有。要是哪个的耳朵有点伤,大伙儿都会笑他得罪了月亮公公。

    大伙儿正看得入神,那月亮好好的,突然就不见了。这还了得?于是,寨子的人沸腾了,“天狗吃月!天狗吃月!”喊声惊天动地。大人们便用皇桶拍打,用响篙追赶,家里能发出响声的东西都拿出来敲打,形成了锅碗瓢盆交响曲。婆们则虔诚地在地下撒些包谷、大米。我问婆:家里都没粮食吃,为何还要撒在地下呢?婆说:“天狗不走,可能是饿坏了,舍点粮食让它吃饱了,它就不去啃月亮了。”婆还告诉我,没有月亮,今后的夜晚再以见不到那普照天下的月光了。

    婆的虔诚还真的感动了上天,那“狗”真的不吃“画饼”了。一会儿,月亮又钻出来了,圆圆的,亮亮的,微笑着向我们招手致谢!

 
 
责任编辑:刘琛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