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文库 > 随笔

乡村年火

作者:申国华

来源:中国档案资讯网

2014-06-20 星期五

    城里虽然闹热,但不及乡村的“年”有味,更看不到乡村那火光冲天、劈里啪啪的年火,让我感到只有乡村才像个过年的样子。

    我们那里称过春节为小年,过元宵节为大年,因为“大”, 便有“上元之期,虔具冥财”之称,得要烧“福包”,用寸物表寸心,虔诚地纪念已故的前辈,让祖辈给我们全家人托福,保佑我们升迁发财,一路平安。

    烧完福包,还要把空瓶子抱到离家很远的地方,看不到家为止,哪怕翻山越岭也值得。然后揭开瓶盖念:“蚊子滚出去,金银流进来”。吃完饭后,大家还要“打老鼠”,拿的问,拿的答。问:中柱大哥,银柱二哥,老鼠子漏窝不漏窝?答:漏窝。问:一年漏好多窝?答:三百六十窝。问:“该不该打”,答:“该打”。于是大家七手八脚,拿个烂草鞋代表老鼠在柱头上使劲打,打去一年的烦恼,将对老鼠和其它侵害农民利益的害虫之物的抱怨发泄出来。此外,还有打毛虫、打麻雀等游戏。

    最热闹的当然要数晚上的年火,要用香把房子周围及寨子的每条路上都点亮,叫满天星。随后就是赛年火。十四的火,十五的灯。用不要的抱革早树叶或其它树枝,夹些不要的竹子,烧一堆熊熊的烈火,发出劈里啪啪的声音,凭借火光和月光,要与对面寨子比一比,哪怕隔河相望也得赛一下,看谁的火旺,比谁的嘴巴会说。火光映红了我们的脸堂,烧红了半边天,有个地方因为长年都是用来烧火的叫火烧岩。首先是一个像唱歌的“过门”,“抱革早(意为跳蚤),抱革早,门前多,屋头少”,盼给自己带来好运。在院坝里还得插上水竹丫,把点着的香倒挂在竹丫上,一边拿树丫摇,一边说:“摇钱树,地保平,早落黄金晚落银,今天起来捡二两,明天起来捡八钱,三天四天不用捡,金子银子用秤称”。然后才是“烧五谷”也叫“赛五谷”,这边的寨子说“我们的包谷像牛角,对面的包谷像个鸡脑壳”,对面寨子回话:“我们的豆子起索索,你们的豆子得个空壳壳”,这边的寨子又说:“我们的谷子笑弯了腰,对面的谷子得个干凋凋”。 时常要由最会说话、脑筋转得快的人来说,那场合是离不开我们的,更是我们这些小孩子显示的机会,大家都争着在这个平台上展露自己的才华,也算给大人争光。这些活动还没结束,龙灯、花灯早开始了。年火照到天亮,人们也要尽情地玩到鸡叫,才去争着挑金银水。

    即便是自己说自己也不脸红,因为田土隔河也是常有的事,自己到河对面去种地说不定还在那院子里喝水吃饭呢?“远亲不如近邻”,隔河不隔心,过年还要请来吃“汆汤肉”,断然不是城里的老死不相往来。越说越高兴,越说越来劲,不管怎样讲,说了就“化”了,大家都不会往心里去,开心就是最好的回报。大家喊够了,年过舒服了,便要忙于春耕春播了。所以这次比赛也叫“喊春”。

 
 
责任编辑:刘琛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