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文库 > 随笔

档案事业在兵团、在东方永远飞扬

作者:陈楚新

来源:中国档案资讯网

2014-06-05 星期四

    感谢“让档案事业在东方飞扬”征文平台,使众多的兰台人在这块平台中交流、倾吐心中兰台情……

    我与档案缘应该从1994年10月调入机关组织科任内勤起,在档案行列中算是正宗的“半路出家”人。这年,领导让我放下算盘(会计)工作调任团组织科搞内勤,任务是协助科长搞人事资料,收发文件等杂七杂八的事,1998年2月正式调入团场的综合档案室从事档案工作。

    与共和国同龄的兵团档案事业

    兵团档案事业应该由1949年新疆和平解放,王震将军率领人民解放军进入新疆会同陶峙岳将军的起义部队,在新疆亘古荒原上开始了大生产运动和小城镇的规划建设工作起源。和平解放后,解放军战士克服千难万险进驻荒无人烟的戈壁,建立起以团为单位的“小社会”。用苇子加红柳搭建的地窝子当住房和办公场所。以团为单位的档案由此产生。当年的人事档案在组织部门的箱、柜中保存;职工档案在劳资部门领导的抽屉里和案头上,有的甚至装在麻袋里。由于温度和湿度变化,部分资料发生霉变。后来,每个团设一名保密员管理档案。由于单位的撤并和人事的调动,造成部分档案资料的流失。

    老档案人告诉了我一件他终身难忘的事:十年“文革”运动给兵团档案资料带来了灾难性的损失。如1959年10月,我们农八师选派3名同志分别代表兵团的农业、机务和商业战线赴北京参加全国工业、农业、交通运输业、建筑业和商贸方面的群英大会。3名代表在会上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亲切接见、合影留念。贺龙元帅专门接见了兵团代表,并合影留念,会上还颁发了纪念章和纪念品。“文革”中,“红卫兵”将3名同志打成“走资派”,进行抄家和冲击机关档案室,掠取了宝贵的照片和纪念品,至今没有下落。每当提及此事,老领导总是痛心疾首。这是一项无法弥补的损失。个别单位大量档案资料堆积在库房中,无人问津无人整理分类。潮湿霉变、老鼠啃吃,雨水浸泡火灾吞噬等原因,使档案资料遭到厄运。更可怕的是有些单位为减少库存,腾出空间,干脆将宝贵的档案资料当废纸卖掉,或者付之一炬化为灰烬,让档案资料永远消失在烟火之中。

    漫漫的档案路、深深的档案情

    1998年,我调入团综合档案室任副科长,在谈到档案时,很多人不能充分认识档案工作是各级党委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档案资料为领导层提供决策的依据,并起到参考、借鉴和凭证,服务于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作用。部分领导者对档案资料总是缺乏足够的认识和关注,认为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历史资料是上届领导的事,与他的政绩无关,对档案漠不关心,对档案工作在人、财、物方面投资甚少。目睹别的单位档案资料遭受不应有的“灾难”,在团政委的支持下我做出对团场档案达标的决定。这项工作史无前例,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我把档案重新整理、分类、编号,把工作中遇到的难题一项项记在笔记本上,然后查阅资料继续完善,夜以继日,半年几乎没回家吃一次安稳饭,经过努力,共整理出档案4540卷2.3万余件,并编制了专题目录、大事记、组织沿革、全宗介绍、制度汇编等检索工具和编研材料。1999年,经过上级评审验收成为八师唯一的达到自治区档案目标管理二级标准的团场,1998—2007年连续被师评为机要、保密先进个人,2002年获兵团档案先进工作者。

    54岁那年,我响应兵团党委号召退二线。十年来,我不能因为人退而放弃档案给我的知识和笔耕不辍的素材,2008年应团政委的邀请,为建团50周年编纂了28万字的《风雨北野50年》回忆录书;2010年为团场编纂60万余字的《一四一团(1997-2010年)资料汇编》和2011年、2012年两年的《一四一团年鉴》。在空余时间,帮助石河子市银监局、法院等单位指导档案整理、达标。我相信,有众多矢志不渝的档案人努力,我相信:档案事业在兵团、在东方永远飞扬!(编辑:窦尉)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