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追忆中国“童子军”点滴往事

作者:刘 洋 曹健全 文/供图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4-06-05 星期四

1935年出版的《新编童子军初级课程》插图

    (此档案资料现存于山东省泰安市档案馆)

    山东省泰安市档案馆保存的“童子军”档案充分证明了我国历史上曾真正创建过“童子军”,并得到了一定的发展。此卷档案共三册,主要内容包括童子军的训练讲义、毕业证书、俸粮清册、经费预算书、《中国童子军总会干部训练班学员录》等,另外还有三本1935年出版的不同版本的《新编童子军初级课程》,课程的内容包括童子军史略、礼节、操法、卫生等。

    “童子军”的由来

    国际童军运动创始者是罗伯特·贝登堡,英国陆军中将、作家。1899年,在南非梅富根爆发的第二次波尔战争中,贝登堡在危难之际招募少年儿童上战场,与数倍的敌军拼死对峙半年而取得最后胜利。1907年夏,贝登堡在英国创立了世界上第一支童子军。

    “童子军”在中国的创建

    中国童子军是1912年2月25日由严家麟所创建。严家麟,1891年生于汉口,自小在教会学校接受西方文化思想的教育。他15岁时考入武昌文华书院,此时腐败的满清政府已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先进的革命思潮在师生中风起云涌,也在严家麟年轻的心中萌芽。严家麟目睹国家被列强蹂躏,国势岌岌可危,他有心参加革命军事行动,却因为自己体质衰弱,又患深度近视而力不从心。武不行就用文救国,他下决心要献身教育事业,为培养具有优良革命品德的年轻人而奋斗。于是,他在文华学校创立了一个“幼童部”,并亲任部长,开始了他教育救国的革命实践。这一切源于1911年,辛亥革命前夜,严家麟所在学校的图书馆收到了许多贝登堡有关童子军方面的书刊,他如获至宝,认真细致地研究了童子军的课程和训练方法,并将其翻译成中文。他还结合中国当时的实际情况,对其内容取长补短进行了完善,最后把这些著作进行了编印。他又不失时机地把童子军的训练理念用于“幼童部”的训练中,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得到了学校和家长的普遍认可。恰恰此时武昌起义爆发,革命形势发生剧烈变化,严家麟不得不暂停了“幼童部”的训练工作,积极与教会人士组织救护队,全身心地投入到战地救护工作中,以致最后累倒在病床上。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成立,刚刚病愈返回学校的严家麟,克服了各种困难,以原“幼童部”的小朋友为基础,于1912年2月25日正式成立了中国第一支童子军。

    严家麟的童子军教育理念可以用他的一段话来概括:“童子军是全世界青年儿童们的一个伟大集团,凡是十二岁以上的儿童青年,愿意参加这个伟大集团,不论贫富,无分阶级,任何种族、宗教,都是一律被欢迎的。”“所以一个儿童能做童子军,他真是幸福之儿,他能得到许多良朋益友,他能享受各种有趣而生动的人生,他能得到他处所无的有用智能,他能享受美满愉快的生活。受此教育的儿童,将来立身处世,在家成为克家的子女,在社会成为有用的人才,在国家成为忠良的国民,在全人类中成为圆满无缺的完人。”

    “童子军”在泰安

    泰安童子军是中国童子军的一个缩影。今年79岁的刘希泰是山东泰安人,现为山东农业大学的退休教师,他记得最清楚的一件童年往事就是他曾经穿着童子军的军服拍过一张照片。他回忆道:“衣服是学校里发的,白色的短袖套头衫和短裤,还有鞋和袜子,当时拍的是全身照呢。可惜‘文革’期间让家里人给烧掉了,没能留下来。”说到这里,老人的语气里满是遗憾。近70年过去了,当年的很多记忆都已经模糊,关于童子军的教育,刘希泰也没有多少记忆,但唯独穿童子军服拍照这件事却让他记忆犹新。据他说,虽然服装是学校发下来的,但只有为数不多的人穿着拍了照片。

山东泰安市历城县童子军训练学员毕业证书

    (此档案现存于山东省泰安市档案馆)

    在泰安市档案馆馆藏珍品档案《中国童子军总会干部训练班学员录》中,记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261位学员的基本信息,其中,32名山东学员中有4名来自泰安。泰安市新泰县学员徐敏蔚曾于1969年3月追述道:“该训练班是国民党于1936年在南京黄埔军校开办的……学期三个月。其任务主要是学习军事、操练、训练年轻骨干,毕业后回原任职地区,教练、训导各县童子军。”而从《中华民国三十六年历城县童子军训练讲义以及学员王立魁、于殿仕毕业证书》档案中的两份毕业证可看出,当时各地童子军的发展是空前的,对童子军训练员的培训也是比较规范和统一的。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童子军就不复存在了。中国童子军从创建到结束共37年。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6月5日 总第2617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