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虎门之威在沈阳

——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沈阳禁毒运动

作者:特邀撰稿人 李 影 文/供图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4-06-05 星期四

 
1930年,辽宁省拒毒委员会在小河沿体育场烧毁鸦片。

 在日本人开设的药店中,年仅21岁的沈阳青年注射吗啡后身亡。

    (此照片档案现存于辽宁省档案馆)

    1839年林则徐虎门销烟不仅维护了民族尊严,更唤醒了中国人民禁烟禁毒的意识。然而1840年鸦片战争后,英国殖民者就是利用毒品打开了中国的牢固大门。此后,西方侵略者带着各色毒品接踵而来。从20世纪初开始,日本成为向中国输出毒品最多的国家。为抵制日本侵略者利用毒品贻害东北人民,1930年辽宁省拒毒会在沈阳小河沿体育场专为禁毒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焚烟大会,再显国人禁烟的虎门之威。

    日本散布毒品毒害东北人民

    1904年日俄为争夺在华利益,在我国东北开战。战争历时一年零七个月,最终以日本战胜而告终。随后,日本取代了俄国在中国东北的特权,还以保护南满铁道为名设立了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简称“满铁”)。“满铁”成立后,大批日本浪人以“经商”为借口涌入东北,而其经营的“生意”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贩卖毒品。

    贩毒不仅可以赚取高额利润还可以麻醉东北人民,从而让他们失去抵抗能力。因此,日本把贩毒作为侵略中国的重要方式之一,大连、沈阳、抚顺等地都成为日本贩卖、走私毒品的集散地。沈阳的奉天驿(今沈阳站)、满铁附属地、商埠地、北市场等处都有日本人开设经营毒品的商号。为了欺骗东北人民,这些经营毒品的商号都被冠上了“神农堂”“长命堂”“永寿堂”等冠冕堂皇的名字,他们打着药店的旗号却干着伤天害理的勾当。辽宁沈阳有位年仅21岁的青年就是因为在日本人开设的药店内注射吗啡而身亡。在当时的沈阳北市场,每到冬天,经常会有因吸毒而身无分文,最终冻死在街头的人。

    阎宝航发起成立拒毒联合会

    日本人愈加猖獗的贩毒活动,引起了东北人民的极大愤慨,当地人民强烈要求政府制止日本人贩卖毒品。最终,在一些有识之士的倡导下,东北当局采取了一些措施进行抑制。1929年6月,在阎宝航、车向忱等人的积极倡导下,辽宁省专门成立了禁毒委员会和拒毒联合会,其宗旨为:“协力禁绝鸦片,并其他麻醉毒物之种植、制造、吸食及运卖,以期达到永久肃清之目的。”拒毒联合会成立后,阎宝航始终站在组织、宣传的第一线,经常领导号召青年学生通过讲演、演出活报剧、贴标语和漫画等多种宣传形式在沈阳的北市场、南市场、中街等闹市街头,开展了声势浩大的拒毒、抗毒、禁毒活动,并对沈阳全市贩毒、吸毒情况进行了一次全面调查。同时,辽宁省国民外交协会、辽宁省国民常识促进会等也积极运用各种形式,广泛地开展拒毒活动。

 
1910年7月16日,奉天省城警察局关于日本商社神农堂违法私售吗啡给奉天交涉司的呈文及证据品吗啡2小包。 (此档案现存于辽宁省档案馆)

    张学良主政东北后,也对拒毒活动十分支持,不仅发布了禁止军人吸食鸦片的训令,还颁布了《暂行禁烟条例》。1930年张学良任命黄显声为辽宁省警务处长,并授权由警方执法禁毒。

    一次查获毒品247.57公斤

    随着禁毒活动的开展,日本人不敢再明目张胆地运输、携带毒品,转而改为通过邮局邮寄的方式向东北地区运输毒品。1929年11月,辽宁省邮务管理局邮务长巴立地(意大利籍)接到密报,在沈阳满铁附属地的日商饭沼与山岸勘吉等人,从德国保禄公司订购的毒品,已经邮寄到沈阳。对禁毒斗争大力支持的巴立地立即进行了周密部署,先后于11月2日、8日、11日分三次截获了饭沼的147件“邮包”。这些“邮包”都是由德国汉堡经西伯利亚、哈尔滨等处邮寄而来,经初步查验为“贝洛宁”(吗啡的一种)。巴立地邮务长为慎重起见,从这些“邮包”中取出3包,请营口海关转“满铁”中央化验所进行了化验,最终验明这些物质确实为毒品海洛因。随后,邮务管理局将此案报告辽宁省政府,并通知了省警务处和省拒毒委员会。

    由于日商拒不承认,1929年12月23日,有关专家及官员再次举行调查会,对邮包进行检验。经核实,邮包中的毒品小包重800克,大包重2000克,共计247.57公斤,总价值10万两平银。此后,在1930年辽宁省邮务管理局又两次截获分别从德国和瑞士邮寄给日本人的大量毒品。

    沈阳小河沿举行焚烟大会

    为正视听,扩大对禁毒、拒毒活动的宣传,对于此次查获的大宗毒品,省拒毒委员会决定公开举行一次焚烟大会。日期选定在1930年3月10日,这一天正是林则徐虎门销烟的纪念日;地点为当时沈阳繁华热闹的小河沿体育场。

    当天,百余名警察在小河沿体育场中央搭建起临时席棚,作为社会各界代表监督参观之所。席棚前砌有锅台一座,台上平行摆放四口大铁锅,周围堆满了煤油、木柴。体育场周围和席棚内外挂满了宣传禁毒的标语、漫画。上午11时,3辆卡车满载着鸦片、海洛因等毒品缓缓驶入会场,后面跟随着近万名在校学生和市民组成的游行队伍。下午1时,焚烟大会正式开始。大会主席、拒毒联合会会长阎宝航,邀请中外官员、各报馆记者共同开封验包,确认无误后当众将毒品悉数倒入四口大铁锅内,浇上煤油,点燃木柴。顷刻间,烈焰冲天、烟雾弥漫,群情激奋,“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粉碎日本纵毒祸华”等口号响彻云霄!数月后,辽宁省拒毒委员会又在小河沿举行了两次焚烟大会,焚毁了毒品六百余包。

    当年,小河沿体育场焚烟大会的场景虽然已渐渐淡出人们的记忆,但在辽宁省档案馆保存的禁烟禁毒档案却时刻警示着世人。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6月5日 总第2617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