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文库 > 随笔

漫步于兰台世界,感受历史的尘埃

作者:冯娜

来源:中国档案资讯网

2014-06-04 星期三

    人们常将档案与记忆联系在一起,实际上档案无法和记忆相比拟,坐落在档案馆中的档案全宗,都是被精挑细选出来的,排好了顺序,分好了类别,整理得清清楚楚,在告诉我们:国家权力是如何通过控制记载文件的簿子来运行的,企业是如何通过各种票据来经营的,个人是如何通过各种日记、照片来回忆的。我未曾想过将档案充斥于每个人的心间,只是想尽己所能,最大化的发现并追寻那些存在于历史尘埃处的最深层的记忆。

    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每次和他人说起自己的专业之时,对方大多会惊讶地反问道:档案竟还是一个独立的专业?实际上我也是直到大二分小专业之时,才知道还有档案这个专业。这是我第一次正式的接触档案,虽然在这之前,档案对我来说并不陌生,但是将它作为我今后一生的陪伴还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带着对于档案的好奇,对于记忆的追索,我选择了档案这个专业,至今也有两年了,这段时间让我对档案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正如瓦洛先生在第十三届国际档案大会上所说的“没有历史的延续,未来趋向就缺乏合理性;不了解前人的思想轨迹,我们就注定会重复其错误,也无法从其中吸取有益经验”,而档案无论对于历史延续还是思想轨迹的重现都有着重要作用,只是受各种因素的制约,如今已现身的档案依然蒙着薄纱,让人看不真切。

    一入兰台深似海,从此心觉需专研

    两年来,通过对档案学概论、档案管理学、中国档案事业史、科技档案管理等课程的学习,不仅加深了我对档案的感性认识,同时也促使我从理性的角度来看待档案。校园内档案室的设立,使得用人单位方便调动毕业生的档案,便于出国留学的同学打印自身的履历证明,方便对外交流的同学查询、调动成绩单,这种种的便利都离不开档案的凭证价值。档案是在社会实践活动中直接形成的,具有清晰、确定的原始记录作用的固化信息,只有通过利用才能实现自身价值。法国历史学家米什莱(Jules Michelet)曾这样描述他在档案馆中阅读资料、书写众多无名者的历史:“我吸入了他们的尘埃。”在这里尘埃是指死去的无名者留下的飘忽痕迹,这真实而形象的描述传达出历史学家对于档案的感触,而实际上,在欧美等多数国家最先利用档案并且呼吁建立专门的建筑来保管人类记忆的正是历史学家。然而档案不仅是历史学家的手头工具,它在行政、业务、法律、教育、文化等方面亦发挥着不可估量的作用。现当代,人们对于档案的保护、利用还需加深,社会档案意识还有待提升,档案数字化、数字档案馆、智慧档案馆……这些都还只是信息化的初步阶段,我们需要利用信息技术的发展,不断为档案开辟更广阔的天地,实现档案价值最大化。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大一暑假,有幸得到机会前去山东省政府外事办公室实习整理人事档案。人事档案作为记述和反映人员经历、德能勤绩和工作表现的历史记录,按照各种方式和载体,以个人为单位集中保存备查,它对于单位的人力资源管理起着重要作用。从第一天系统了解档案整理流程开始,到真正的自己动手去整理,其中的感触不可谓不深,辨别真伪、分类、排序、编号、打印目录、装订成册,每一步都需要严谨的态度,认真的精神。此次档案整理,主要是应人事档案整理制度改革的需求,按照新的人事档案分类编号的方法,做相应的调整,而人事档案与其他档案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其动态性,因此对于新近添加的材料,除了对其辨别真伪、分类编号之外,还需要按照统一的标准尺寸进行裁剪、粘贴。尺子的度量、刻刀的裁剪、胶水的粘贴,一步步最终呈现出整齐划一的档案卷宗,不仅美观,更便于查找,实现档案价值。

    在国际档案界,“护门神”成为档案职业的象征,在罗马神话中,这个两面神正注视着进口与出口,凝视着过去和未来,显然两面神的头部象征着档案人员一方面保管过去形成的原始材料,一方面努力为将来的历史研究提供当代以及未来的原始材料。作为即将成为正式档案工作者的档案专业的学生,我们担负着重要的责任,抚平档案的褶皱,探索历史的最深处,找寻那些被遗忘的记忆,同时全面的保护和利用档案,使其价值得到最大程度的实现。(编辑:窦尉)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