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文库 > 读书

《档案穿越》(2013)

本书作者:谢波、刘守华 主编

出版社: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4-06-04 星期三

 
《档案穿越》(2013)

 

    序言

    在“穿越”中寻找历史的精彩

    文化为本,档案为根。档案是人类活动的重要文化遗产,蕴含着丰富的历史智慧和人文精神。

    文化,是时代的最强音。江苏省档案局秉持文化创新理念,整合全省档案资源,联合全国影响力最大的都市报《扬子晚报》,推出“档案穿越”大型历史文化专版,以新闻讲述档案,用档案印证历史,以历史启迪现实,体现档案真实独有,变死档案为活新闻,以亲历者叙说和专家解读形式,艺术地演绎历史与现实的穿越,是江苏档案文化宣传成果化、品牌化的有益尝试。

    “档案穿越”自2012年3月3 1日正式出版以来,创意新、内容好,与时俱进、走进大众,具有鲜明的时代感,社会反响大、行业效果好、读者评价高,走出了用好、用活档案的新路,在档案宣传通俗化、大众化、平民化方面起到了示范作用。人民网、新华网、凤凰网、新浪网、搜狐网等数千家境内外媒体更长期进行跟踪报道或转载。

    关切历史是一种伟大的智慧。能够看多远的过去,就能看多远的未来!

    一部真实的无锡版“甄嫘传”,从探究无锡曹端妃无字牌坊的由来,揭秘一部湮没了470年的后宫“秘史”,领着读者走进宫闱之内观看一段刀光剑影般的真实大片;40年“档案保卫战”,叙述一对革命夫妇历经生死坚持40年,为国家保存了1030价珍贵的革命历史档案,堪称伟大;“淮安王二小”,这个孩子的革命历程仅一天,但从被误认为汉奸到被追认为革命烈士,却经历了非常漫长的46年,令人无限感慨;1949年万余江苏青年踊跃报名奔向大西南,临行前纷纷留下遗嘱,一名叫陈宝荣的女青年在那火红的革命年代中用热血与青春谱写出一支令人无不动容的青春之歌;一照倾城——63年前新中国最早女警,循着央视热播,追述一段清芳悠长的历史记忆,真实感受老一辈警察的那种真情纯朴……“可曾记得儿时正儿八经的‘打酱油”’、“仪征人盛成小说曾入选法国课本”、“《秧歌灯》手抄本再现‘江南秧歌”’、“一张旧照藏着刘海粟杨守玉‘秘史”’等一系列鲜为人知的揭秘故事,从明清穿越到现代,聚焦了历史镜头中的人性之美,让现代人感受到历史的温度,满足了大众对历史和精神文化的期待。

    本书由2007年德国莱比锡书展“世界最美的书”《不裁》和2013年“中国最美图书”《空度》的设计者、著名装帧设计师朱赢椿先生倾心设计,内容由两大篇章组成。第一篇章按照时序分为“明清轶事、民国旧闻、抗战纪实、建国往事”四个专题系列,收录了2013年度48期《扬子晚报》“档案穿越”专版文章,共计35万多字。第二篇章按照档案典藏视觉,原汁原味原版收集归档了201 3年《扬子晚报》“档案穿越”专版,集成活页。以历史透背感的活页案卷和形象生动的网络微评论共同构成本书一大亮点。

    应广大读者要求,现将2013年48期“档案穿越”结集出版,以飨读者。

                                               编者

                                            2014年1月

        

目录

    清史轶事沉/001

    民国旧闻/053

    抗战纪事/135

    建国往事/215

    2013“档案穿越”活页/315

 摘编内容:

    明清轶事之017

    无锡人设计了“亚洲第一巨舰”定远号

    从最初的造船航海,到工业革命后将海战船作为研究重点,再到现在维护海洋安全的航空母舰,古往今来,这些船舶史话,无不承载着人类征服海洋的梦想。中国近代史上,最初造出“黄鹄”号轮船的无锡徐寿父子开始了近代国人征服海洋的梦想。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徐寿的儿子徐建寅秉承父业,力主建造了北洋水师的主力定远舰和镇远舰。

    扬子晚报记者在无锡市北塘区档案馆看到珍藏的相关档案资料,也有幸见到了徐寿的第五代孙徐泓,听他讲述了祖辈们从未停止的科技强国梦。

    初涉造船

    试造安庆小火轮, 曾国藩看后大加赞赏

    19世纪中叶,帝国主义发动的两次鸦片战争用坚船利炮打开了清政府的大门,清廷开明人士建议“师夷长技以制夷”。湘军将领、洋务运动首领曾国藩同太平天国交战过程中,看到刀枪剑戟远逊于洋枪洋炮,对西方兵船的威风凛凛印象深刻。因此,1861年曾国藩驻营安庆后,设立了军械所,招揽制器之人,打算制造枪炮和轮船。1862年,无锡徐寿、徐建寅父子被选中,徐寿带着17岁的次子徐建寅,就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走上历史舞台,前往安庆军营,开始了海洋梦的追求历程。

    同年三月,徐寿接到试造蒸汽机轮船的任务,着手试制轮船。蒸汽机的部分是由华蘅芳完成的,轮船绘图、施工由徐寿负责,而其子徐建寅则“屡出奇思而佐之”。就这样,经过几个月的艰辛付出,便造成了一艘木质暗轮(螺旋桨推进)的小轮船,但是试航时仅行驶一华里就停顿了。档案资料中,曾国藩在《新造轮船折》中说:“同治二年间,驻扎安庆,设局造洋器,全用汉人,未雇洋匠,虽造成一小船,但行驶迟缓,不甚得法。”此船便是徐寿新造的安庆小火轮,徐寿很快查明原因,并对蒸汽设备加以改进,使轮船可以连续航行,试造、改进、试航之后,宣告试造成功。曾国藩看到后,大为赞赏,表示将继续放大续造。

    现为徐寿研究会副理事长的徐泓,对于祖辈的这段造船经历了如指掌。为何徐寿和徐建寅同时被选中,双双在造船史留名青史呢?徐泓对记者说,徐寿对科学技术有着极大的兴趣和追求,而次子徐建寅从小聪明伶俐,跟随在父亲身边耳濡目染,见解独到。“徐寿去哪里都会带着次子,徐建寅既是他的儿子,又是他技术上的得力助手,当父亲在技术上遇到难题时,徐建寅经常帮父亲出主意,对父亲非常有启发。”

    徐泓说,徐寿从小就注重培养徐建寅的科技兴趣,对他日后的科学探索影响特别大。“徐建寅小的时候,听说太阳光有七种颜色怎么都不相信,徐寿于是便想通过实验来证明这一点,徐寿找来正方形的水晶图章磨成菱形,把窗帘拉好只留下一个小洞,放置水晶图章,让太阳光线照进来,果然显现出了七种颜色,徐建寅看得目瞪口呆,对科学技术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后来,徐建寅一直跟在父亲身边,学习各种科学技术,成为父亲的得力助手,并跟随父亲一起进入安庆军械所,一起造了安庆小火轮,受到褒奖。

    一举成名

    三年造出首艘蒸汽机轮, “黄鹄”号让洋人震惊

    提到徐寿和徐建寅二人造船成就,不得不提到黄鹄号。档案资料显示,1864年,军械所由安庆迁往南京。曾国藩下令不惜一切代价继续制造轮船。曾国藩先后捐出白银8000两,徐寿与徐建寅在南京开始研制一艘大型的明轮式汽船。

    1865年,我国自行研制的第一艘蒸汽机动轮船终于试航成功。曾国藩亲自命名为“黄鹄”号(见下图)。此轮船采用明轮推进,并改低压蒸汽机为高压蒸汽机,船载重25吨,船长55华尺,全部器材,连同螺栓、活塞、汽压计等,均为徐氏父子亲自监制。

    档案资料中收录着这样一篇文章,美国人戴维•莱特在《19世纪西方科学在中国:徐寿和徐建寅》中称:“三年内掌握这种技术,不论何种标准,都是非凡的成就,此事亦说明,徐寿与他的同事们在从事这项事业时,其科学早已有多深。”而当时上海的《字林西报》报道时,发出了“中国人创造力之成功”的惊叹。

    “黄鹄”号轮船建造成功后,轰动全国,同治皇帝御赐“天下第一巧匠”的匾额,这本是徐氏家族至高无上的荣耀,但徐寿却不愿拿出示人。徐泓说,徐寿不喜欢这个“天下第一”,因为在他看来,轮船在世界各地已经穿梭了半个多世纪,而清廷还在关门自称第一,会遭到洋人耻笑。

    “黄鹄”号建成之后,一直作为曾国藩个人私用。1867年,驶往上海,转交给江南制造局,从此便搁置在码头,由于缺乏合理的维护,不过三年,船壳多处渗漏,沉没于黄浦江。

    巨舰之梦

    设计当时最先进铁甲舰,定远号一度“亚洲第一”

    徐寿父子建造成蒸汽机船之后,更加受到清廷重视,不久,便参与兵船的制造。

    档案资料记载,1866年,徐寿、徐建寅奉调江南制造总局参与创办事宜,徐寿任首任襄办、总理局务。二人不负众望,率几名洋匠和诸华工自行建造我国第一批兵船、舰艇。如明轮兵船“恬吉”(惠吉)号,以及“操江”、“测海”、“威靖”、“海安”、“驭远”号,造出的兵船大小、吨位、航速等逐船提高,一艘比一艘好,为中国近代海军提供了自制技术传奇。后来他们二人又制造了铁甲船“金瓯”等舰,积累了大量的制造铁甲船的经验。

    徐泓说,从1875年开始,徐寿与徐建寅两个人开始分开做。徐建寅离开上海,奉调创办山东机器局总办。其父徐寿将全部心血倾注于翻译书籍、科学教育以及科学宣传普及事业上,在上海参与创办了中国近代第一所教授科技的学校——格致书院。

    档案中至今保存有当时徐建寅建造“定远”舰的相关资料。资料显示,1879年,徐建寅奉旨前往德国等欧洲诸国,作为二等参赞,对英、法、德等几国的铁甲船进行调研和考察。在徐建寅的《欧洲杂录》中,记述了在德国考察时间最长,技术内容最多,在调研铁甲船方面,它的范围、深度、广度、系统性已经远远超越了调研本身要求。

    徐建寅的分析论述,为定造铁甲船的主张提供了科学理论依据,也提供了优化组合设计的最佳方案。后签订合同,按徐建寅的设计,定造了两艘铁甲船“定远”号和“镇远”号,设计标准超过了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英弗来息白”号和“条理由”船,这是19世纪中国科学技术史上的重大事件。

    这两艘铁甲船驶回国后,遂编入北洋水师,为旗舰“定远”号、主力舰“镇远”号。据历史资料记载,“定远”、“镇远”二舰不但是北洋水师的主力,更是当时远东最大型的军舰。“定远”舰集中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铁甲舰的优点,被誉为“亚洲第一巨舰”,成为当时各国海军效仿的对象。

    根据徐泓掌握的资料,徐建寅造成“定远”舰后,在政治上也受到当时清政府的器重。在1891年时,他研制出了无烟火药,而就在这次制作火药的过程中,因为火药机器爆炸因公殉职。

    民国旧闻之095

    孙中山《国事遗嘱》是谁拟写的?

    江苏省档案馆收藏的近代中国的民主革命家孙中山先生逝世后两年出版的《中山全书》,其中收集了中山先生的遗嘱。事实上,孙中山先生留下三份遗嘱,分别为《国事遗嘱》、《家事遗嘱》及《致苏联政府遗书》。对于当代中国而言,这三份遗嘱影响至深,其中尤以《国事遗嘱》为最。

    然而三份遗嘱自签署之日起,各方就对遗嘱的订立经过存在着不同说法,甚至有人登报公开质疑遗嘱是伪造的。其中,对于《国事遗嘱》的争论尤为激烈。近日,研究孙中山先生的专家鄢增华还原出一个令人多少有些“意外”的“真相”。

    遗嘱留争论

    谁拟写的遗嘱?存在几种不同说法

    扬子晚报记者近日来到孙中山纪念馆内参观,记者现场所见,中山先生的三份遗嘱是陈列厅内最受关注的展品。虽然都是复制件,但据纪念馆展览部主任鄢增华介绍,它们与原件几乎一模一样。游客多在《国事遗嘱》前停留,不少人一字一句念读。

    而关于这份遗嘱的拟定过程,却少有人知道其中的秘密。事实上,有关孙中山遗嘱由谁拟写一度是个谜,此前曾有几种说法:

    第一种:孙中山口授,汪精卫笔录

    关于遗嘱的订立过程,遗嘱之上签名的“证明者”何香凝回忆:遗嘱是孙中山在病床上口授,由汪精卫当场笔录的。何香凝在《和平……奋斗……救中国》一文中说:“记得是二月二十二日,我们和孙先生谈立遗嘱的事,到了二十四日,遗嘱已经全写好了。”

    “本来孙先生口述的遗稿是:‘联合世界上被压迫民族,共同奋斗。’汪精卫因知道许世英曾经来说过不要得罪列强,就改为‘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

    第二种:汪精卫草拟,孙中山确认

    令人颇感意外的是,同样是孙中山订立遗嘱的亲历者和见证人,孙科的记忆和何香凝不太一致。在他的回忆中,明确说明遗嘱是由汪精卫草拟、中山先生确认的。据孙科回忆:在孙中山谈及自己已经有很多著作,汪精卫请他有些总括的话后,“孙中山问:‘然则要我说些什么呢?’汪兆铭答曰:‘我们已草就一稿,想读给先生听,先生如同意,就请签字;如不赞成,则请先生口示他语,我可笔记。’于是兆铭乃将预写之遗嘱稿逐字读之。先父甚感满意,这就是现在的《国父遗嘱》。另备有家事遗嘱一纸,读罢,亦表满意,惟尚未签字。”

    其他

    除上述两种说法外,另有“孙中山指示、汪精卫受命拟定遗嘱”等说法,更有如国民党右派邓泽如等甚至在《顺天日报》上发表文章,公然声称孙中山的遗嘱是伪造的。

    到底哪种说法更符合史实呢?

    学者研究考证

    认为遗嘱是两次拟稿,汪精卫写就“定稿”

    作为研究孙中山先生历史专家,鄢增华主要研究方向即为“孙中山生平及思想”,经年的研究,在为中山先生的人格魅力所深深折服的同时,有关其遗嘱订立过程各方不一的说法也让她迷惑,“我想弄清楚真相到底是什么?”

    各方考证之后,鄢增华认为:孙中山《国事遗嘱》应由汪精卫事先拟好,2月24日经孙中山审定后定稿。1925年3月11日,孙中山逝世的前一天在遗嘱上签了字。

    从孙中山已于1925年1月26日确诊为肝癌晚期到3月12日病逝,其间只有短短47天。而且,就在这47天里,孙中山的病情极为反复,西医和中医之间就孙中山的治疗也持不同的意见。虽然国民党人知道孙中山所患为不治之症,但到底他还有多长时间的生命,没人确定,所以也不敢贸然请孙中山立遗嘱。为了防止万一,也为了昭示慎重,国民党人提前准备了遗嘱。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所编《汪精卫在国民党“二大”会议上说明接受孙中山遗嘱经过记录》一书提及:1925年1月26日,孙中山入协和医院手术前,知病势严重,不能躬理政务,当日即让汪精卫、陈友仁在北京设立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在北京政治委员会成立的当天晚上“诸人商量了许久,都以为应该趁总理未临危之前,求他一个遗嘱,好交付同志遵守。”

    时任国民党北京执行部青年部部长于树德在《中山先生遗嘱的起草经过》中这样记载:“某次扩大会议上,因孙先生病势严重,汪精卫提出要为孙中山先生起草一个遗嘱以防万一。当时公推吴稚晖起草。下次开会时,吴稚晖提出遗嘱草稿,摇头晃脑地当众宣读。我不记得原文,大意就像普通人的遗嘱一样,勉励党员们完成他未竟之志;文字不长,不过百余字,我只记得最后一句是‘勉旃!勉旃!’极为酸腐。”

    “汪精卫一面听一面摇头。宣读完了,汪精卫问大家的意见,大家都不吭声。汪精卫发言,大意说‘这个草稿不大好,不能表达孙先生的革命精神,也不能鼓舞党员们的革命斗志’。并自告奋勇说:‘我来起个草试试看。’下次会议汪精卫提出他的草稿,当众宣读,经过大家反复讨论,一致认为的确比吴稚晖的草稿好得多,遂一字不易地通过汪的这个草稿……后来,这个遗嘱经过中央执行委员会的决议通过”。

    据鄢增华介绍,去年她新发现了同为孙中山遗嘱订立经过的见证人邵元冲的日记,在1925年2月3日,邵元冲在日记有这样的记录:当天“晚九时至政治委员会,稚晖主席报告孙公病状,中间陈友仁颇主张请先生签字于遗言中,众谓先生尚未至危迫之程度,且于心未忍,故此事拟从缓为宜云云。”这都说明遗嘱是事先拟定好,后由孙中山确认的。

    两点追问

    追问一:为何遗嘱由汪精卫起草而非别人?

    何以遗嘱是由汪精卫而不是别人起草的呢?鄢增华认为,这是由当时汪精卫在国民党内的地位和身份决定的。

    她介绍:汪精卫于1924年11月13日随孙中山北上。在众多的记载中,汪精卫此行的身份为孙中山秘书,很多人也认为汪精卫此行是跟着孙中山办外交的。其实,汪精卫已于此前的7月份,被孙中山指定为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7位委员之一。随同孙中山北上的委员只有汪精卫和邵元冲两人,此时的汪精卫是北京政治委员会的主要负责人,也是北京政治委员会与孙中山之间的唯一联络人,不仅经常代表孙中山和国民党对外发言,而且在孙中山病危之际,是国民党内少数能直接见孙的同志之一。

    据鄢增华介绍,除了孙科的回忆中明确说明遗嘱由汪精卫草拟外,时任驻察哈尔交涉使包世杰在《总理逝世私记》,以及孙中山的侍从秘书黄昌谷在《大元帅北上患病至逝世以后之详情》中,均记载遗嘱由汪精卫事先拟好。李仙根也在日记中这样记载:“(2月24日)总理连日病势大变,……。各人惶恐,乃由汪、哲等婉叩遗言,以国事、党事付诸同志,奋斗完成三、五及建国大纲;以家事付托夫人。总理甚然各说。”

    追问二:为何何香凝坚持说是孙中山口授?

    至于何香凝为何在不同的场合均坚持遗嘱由孙中山口授,汪精卫笔记,鄢增华认为其中原因与孙中山的遗嘱非常重要有关。国民党自兴中会一直到1924年改组,孙中山是毫无争议的、国民党当之无愧的灵魂人物,他的突然去世给国民党带来的影响不言而喻。在这种情况下,孙中山的遗嘱就显得至为重要。对于整个国民党来说,孙中山的遗嘱都具有指导方针、行动纲领,甚至法律的指导和约束作用。

    当时,在孙中山的强力推动下,第一次国共合作还是实现了,但反对的声音一直没有停止过。孙中山逝世后,何香凝深知国民党的分化不可避免。作为坚定的国民党左派,何香凝希望孙中山遗嘱能对国民党右派起到一定的约束作用。

    其后的发展果如何香凝所料,很快国民党内有人质疑遗嘱由汪精卫拟稿,不能代表孙中山的意愿,这实际上是在质疑遗嘱的权威性和合法性。可见,孙中山的突然逝世使国民党处于一个十字路口。热切盼望中国革命能按照孙中山的意愿走下去的何香凝在不同的场合都坚持了遗嘱由孙中山口述,汪精卫记录,就是为了确保遗嘱的权威性。

    另一个细节

    孙中山补签遗嘱,背后存隐情

    回到《国事遗嘱》之上,记者注意到,其上所注的遗嘱形成日期是“二月二十四日”,但孙中山先生的签名是“孙文 三月十一日补签”——缘何要“补签”?

    鄢增华解释道,据汪精卫本人的忆述。1925年2月24日,汪精卫同孙科、宋子文和孔祥熙四人一起到孙中山病榻前请求订立遗嘱。孙中山听了汪精卫提前准备好的遗嘱后,非常满意,“我们原想即时就请总理签字的,但孙夫人在房外,正在哭声很哀,总理就说:‘你且暂时收起来罢,我总还有几天的生命的。’我们因此不敢再请总理签字,就把这张遗嘱折好,放在衣袋里,退了出来,随即到政治委员会报告”。

    原来,当天孙中山提笔未签是因为担心夫人。其时,宋庆龄年仅32岁。两人于1915年走到一起,其后相互扶持,执着相爱。也因如此,在生命最后关头,面对即将与一生最爱之人分别,病榻之上的中山先生不免忧心,迟迟不忍落笔“告别”。

    但中山先生的病情恶化得厉害,到了3月11日,他不得不在三份遗嘱上签名。据何香凝回忆:“记得是三月十一日早晨八点钟,我到孙先生的房间去看他,一看他的情形,我心里就很难过,原来孙先生的眼睛已经开始散光了。我就赶紧出来,对汪精卫讲:‘孙先生的眼睛已开始散光了’。并叫汪精卫拿遗嘱去签。”

    如此,再读中山先生的《家事遗嘱》就更多一份痛惜——“余因尽瘁国事,不治家产,其所遗书籍、衣物、住宅等一切,均付吾妻宋庆龄,以为纪念。余之儿女已长成,能自立,望各自爱,以继余志。此嘱!”

    1925年3月12日凌晨1时30分,孙中山突然频繁辗转,气息越来越微弱,医生见此情景,同意让家人和国民党同志围绕在孙中山病榻前。此时的孙中山已经处于弥留之际,不能连续讲话,只是断断续续地不断重复着“和平”、“奋斗”、“救中国”……

    9时30分,一代伟人孙中山停止了呼吸。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