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文库 > 随笔

我与档案

作者:安徽省肥西县档案局 葛新

来源:中国档案资讯网

2014-05-29 星期四

    多少次,在梦中,我依稀在幽深的墨绿色的档案柜间穿行,翻看那地排列整齐的一页页卷宗。这样的梦也不知始起何时,兴许从年少时看过电影《保密局的枪声》也就开始了吧,档案的神秘早早地将我——一个喜欢探究未知的少年诱入它的彀中,高考的第一志愿,我不自觉地就选择了安大历史系的档案专业,从此走上一条与档案为伴的路。

    初识档案,一切都是那么新奇,每一堆发黄的纸张,每一件古旧的物件,都有一段逝去的故事,都会向你诉说不同于当今的人物、风情,令人神往,让人痴迷。记得第一次在省档案局实习,整理国民党四大银行档案。看着那些用弹药箱装着的据说是从屯溪的某个山洞运来的一叠叠发黄的文件,我仿佛看见了解放大军浩浩荡荡打过长江,攻进了南京,拔下了插在总统府上的象征国民党统治的向日葵旗,总统府内大小官僚四散逃跑,室内一片狼藉、文件满地飞的情景。现在这些文件静静地堆放在这里,像一群战败的士兵,默默地承受着国民党统治的失败。随手翻开一页卷宗,是一份关于清查银行府库的饬令,印着红色制式文头的表格文件上手书的文字墨迹犹新,标题、正文、审核、签发、用印、时间等文书处理的每一个程序皆一丝不苟,文稿言简意赅,表述有力,如果仅从书法的角度看,每份文件在现时都可以说是书家上品,国民党内可以说也是人才济济,管理统治也有章有法,只不过,他在政治的大方向上犯了错误,选择与人民为敌,这才是他在大陆统治失败的最根本原因。这是我在初次看到国民党档案时的真实体会。而在安徽省地质矿产局让我感受的却是另一番场面,偌大的档案室内,几百套档案柜,满柜存放的都是全省各地矿产的记录,依矿产类别,区别不同产地分柜进行了存放。每一处矿产都记录了矿物的化学名称、俗称、性质、用途、矿物的产地、范围、品位、储量以及开采的时间和经济价值等,置身其中就像进了一个矿产的博物馆。没有想到地表上看似平常的安徽大地,地下却蕴藏着如此丰富的宝藏,这让我对档案又多了一份神往。

    新奇日久,也生倦怠,那是在参加工作且已独立担任档案业务监督指导工作后。整日奔波于县直机关、企事业单位和乡镇检查工作、指导业务,看着一个又一个单位档案室内总是破旧的文件柜,零乱堆放着业已发黄的文件,中间还夹杂着乱七八糟的物件,每次苦口婆心地劝说他们加以整改,并帮助他们一起整理,但下一次来检查时,状态依然故时,那种无可奈何的寂寞心态油然而生,恨社会不理解,恨自己很无能,一度曾想放弃,可是始终心有不甘。

    直到有一天发生的一件事彻底改变了我。那是上世纪90年代末的一天,成群结对的人蜂拥来到档案馆,一时间,馆内院外站满了人,一打听,才知道是上世纪60年代下放职工来查找档案办理生活补助的。60年代初,国家为了对国民经济进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时曾制定和实施了“大力精简职工,减少城市人口”的措施。从1961年初到1963年6月,两年半时间,全国各条战线、各个系统共精简职工约两千万,下放城市人口两千六百万。现在国家决定对这部分人员进行摸底登记,然后给予适当的生活补助。政策下到基层,下放人员都非常激动,一想到要找下放依据时,多数人傻了眼,因为在下放时有些职工发放了下放证,大多数职工只是履行一下登记,没有发放下放证就下放农村了。经过三十多年时事变迁,有下放证的不少人将它丢了,没有下放证的人回原单位查找,原单位不少已不存在,存在的单位经历多年人事变动,多数没有了过去的职工档案记录。于是下放的人们到这里找,那里寻,最后找到了档案馆,希望从档案馆找到他们工作的记录。我们县档案馆的全体人员集体上阵,花了近大半年时间,从多种角度查找,只为机关干部、教育系统和县直属的几个大企业的管理人员找到了工作记录,多数人查无信息。望着人们一趟趟满怀希望而来,失望而去的背影,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过。这让我认识到,做档案工作不能仅凭兴趣,更不能只当谋生手段,它是一项维护历史记忆的严肃工作。从人类社会大的角度来说,关系着文明的传承,从现实的角度来讲,是实实在在的资政工程、民生工程,看似不经意的工作,其实责任非常重大。

    于是,我暗暗下决心,要尽我所能保护好我们身边的每一份档案。自此,我更加努力地投身到提升社会档案意识的宣传,每到一处,都竭尽宣讲档案的重要作用,保护档案的重要性、必要性。同时,我们加强了对机关、企事业档案工作的监督指导,将乡镇和县直机关档案工作纳入到县委、县政府对各单位目标考核的内容,年初进行布置,中期指导、督促,年末考评打分。并积极运用激励机制,引导帮助机关单位档案工作争创目标管理省级单位,以点带面,全面促进机关、企事单位档案管理水平提升。通过多年的努力,全县各级各单位逐步构建起了档案管理体系,截至目前,全县共建立档案室174个,达省级以上标准的就有六七十家,保管档案 80多万卷件。县档案馆的馆藏量也从上世纪年代末的2万多卷件,增长到现在的20多万卷件。不仅档案保管数量成倍增长,档案管理的规范化、标准化、现代化水平也有了较大提升。现在到档案馆查找大多数档案,只要在电脑上一点击,就全部搞定。看着一项项社会活动记录被完整保存下来,瞧着一家家机关墙上挂上省级档案管理单位的奖牌,望着老百姓盛满笑脸离开档案馆的场面,我的心中的成就感油然而生。这种成就感时时冲击着我,汇聚成一股强大的正能量,催我继续拼搏,努力奋进。

    兰台路上一路走来,有酸、有苦,更有甜和乐。档案从一己兴趣开始,以至于现在支配我的喜怒哀乐,成为我生命最重要的部分。在此过程中,档案完善了我的性格,启发着我,让我懂得,工作、生活不能只顾眼前,更不能只考虑自己、不管别人,因为档案的本质就是为未来、为后人。更为重要的是,我对社会做了一点实实在在的工作——尽我所能保护好了不少我们身边的档案。感谢你啊档案,此生愿与你长相守。假如有来生,我愿还从事档案工作。

 
 
责任编辑:刘琛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