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新中国第一部《婚姻法》带给百姓和睦好日子

作者:特邀撰稿人 鹿 璐 文/供图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4-05-29 星期四

北京市的基层干部在街头书写宣传《婚姻法》的板报

    1950年5月1日,新中国历史上第一部有关婚姻家庭的专项法规《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简称《婚姻法》)颁布实施。这部法律的实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1953年3月22日,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举行宣传贯彻《婚姻法》游园大会。这是两名青年在观看宣传小册子。

    新中国成立前,我国社会主要存在强迫婚姻、包办婚姻、买卖婚姻三种婚姻形态。封建宗法制度和伦理道德交织在一起的旧中国婚姻制度,不仅使广大妇女陷入到痛苦的深渊,同时也给很多男子造成巨大的痛苦。1950年实施的新《婚姻法》明确废除了包办强迫、男尊女卑、漠视子女利益的封建婚姻制度;禁止重婚、纳妾、童养媳、干涉寡妇婚姻自由;禁止任何人借婚姻关系索取财物。这些法律条文的实施给越来越多的妇女带来了新的生活,但是千百年来形成的封建婚姻糟粕,不是通过一部法律的颁布实施就能彻底解决的,在一些档案资料中显示,在城乡强迫婚姻、包办婚姻和买卖婚姻还依然存在。

    以北京市为例,在1951年冬,对《婚姻法》执行情况进行普遍检查后,我们仍可以看到,新婚姻制度在群众中逐渐被推行。1952年1至8月,全市结婚13840对,其中经过自由恋爱结婚就有7070对。但另一方面,违反《婚姻法》的现象仍相当严重。据市妇联、民政局在前门区椿树下头条、宣武区自新路、崇文区关王庙街等三个派出所管界进行调查的结果显示,自1951年12月到1952年10月,10个月中共发生违反《婚姻法》的大小问题有276件,其中虐待(包括丈夫虐待妻子、公婆虐待儿媳、父亲虐待子女)占53%,包办婚姻和干涉婚姻自由占9%,剩下的是重婚、通奸、侮辱妇女等。另据市公安局统计,1952年7月至10月,4个月间全市被杀和自杀的妇女共88人(其中已死的12人),大部分与婚姻和家庭问题有关。分析上述的材料,我们不难发现,当时北京一般市民群众中主要的婚姻问题是:第一,死人现象仍然严重;第二,虐待依然很普遍,虽然很多虐待在形式上是比较“文明”的精神虐待,不如有些农村来得残酷,但是这种虐待也往往迫使妇女自杀或患有精神疾病;第三,干涉婚姻自由、强奸等情况仍然不少。农村的情况与城区大同小异。这些现象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检查《婚姻法》执行情况的活动还没有发展成广泛的群众活动;对《婚姻法》的学习和宣传不够,许多干部,包括执行《婚姻法》的干部,对《婚姻法》精神及其重要性的认识仍不足。

    为此,中共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分别发出《关于贯彻婚姻法的指示》,决定1953年3月至8月在全国(少数民族地区和尚未完成土改的地区除外)开展贯彻《婚姻法》运动月活动,希望通过这项活动“根本摧毁包办强迫、男尊女卑的封建主义婚姻制度;树立男女权利平等、婚姻自由的新民主主义婚姻制度,从而建立民主和睦、团结生产的新式家庭,以增强国家经济建设与文化建设的力量”。

    1953年3月下旬开始,北京市如火如荼的贯彻《婚姻法》运动月活动开始了,到4月中旬陆续结束。7月,中共北京市委将这次贯彻《婚姻法》运动月活动总结向中央和华北局进行了报告。

    这次贯彻《婚姻法》运动月活动是以宣传《婚姻法》为中心。由于过去对《婚姻法》宣传和教育不够全面和深入,群众中仍存在着对《婚姻法》精神的误解和某些顾虑、恐惧或抵触等消极情绪,如在调查中有的丈夫说:“妇女翻身过火啦!”“反正得我养活你,再翻也翻不过来!”有的婆婆说:“我是打了。《婚姻法》再怎么也枪毙不了我。”有些压迫媳妇的婆婆、丈夫有恐惧情绪,有的婆婆说:“以后不管媳妇了,多烧香,少说话。”而在执行《婚姻法》的干部中也存在一些问题,有的干部有急躁情绪,主要表现在惩办的劲头比教育的劲头大,批评劲头比表扬劲头大,找坏人坏事“坏典型”的劲头比找好人好事“好典型”的劲头大,把群众中存在的婚姻问题尤其是虐待问题的面放得很宽,甚至把不叫妇女上民校也算成虐待。把“寡妇不改嫁”“离婚未改嫁”“老姑娘”也算成“问题”。

    为了增加《婚姻法》宣传的深度和广度,使《婚姻法》能够家喻户晓、深入人心,北京市贯彻《婚姻法》委员会办公室成立专门的宣传教育组,组织创作了大量的幻灯片、歌曲、曲艺、戏剧、展览等多种宣传形式,如市人民美术工作室创作出三套连环画、三幅招贴画;说唱材料有王亚平创作的“张生煮海”,老舍创作的“大家评理”,并把宣传婚姻自由的“赵小兰”改编为曲艺剧;创作出有关《婚姻法》的86部幻灯片等等。宣传组还在北京日报开辟贯彻《婚姻法》专栏,在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增设贯彻《婚姻法》的特别节目。此外,还开设了培训班,对宣传员、报告员进行培训。运动开始时,培训出参加宣传工作的干部有2.9万余人,积极分子有1.4万余人。宣传组深入到各个机关、工厂、学校进行广泛宣传教育。在这场活动中,工厂、机关、学校、街道农村中80%的成年人都受到了宣传教育。

    经过了这次宣传,老百姓对《婚姻法》的认识有了显著提高,以前存在的误解和疑虑澄清很多。活动前,有些群众对活动抱有怀疑,怕法办、怕斗争、怕家丑外扬、怕妻离子散。经过宣传,人心稳定了,有些人说:“毛主席的政策条条为人民。”“敢情这是叫咱们家庭和睦,团结生产过好日子。”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5月29日 总第2614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刘琛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