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文库 > 读书

《民间,黄河》

本书作者:杨先让、杨阳 著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

2014-05-29 星期四

编者的话

王庚飞

    中国的传统民间美术比任阿国家都丰厚、而民间艺木被官方、文人遗忘了数千年。黄河流域是最富有中华民族文化艺木代表性的大区域、大文化圈,为华夏民族的摇篮,这里所产生的一切民间艺术活动必然与中国传统文化在内涵和根源上密切相联。考察黄河流域的民间艺术,是获得认识和打开中国其他地区民间艺术的一把钥匙。基于这些考虑,从1986年春节至1989年的4年间,杨先让先生率领考察队14次出入黄河流域考察民艺,足迹遍及青海、甘肃、宁夏、陕西、山西、河南、河北、山东八捣。满腔探索民间艺术的热忱,驱使考察队员甚至数次前往同一地点,深入采集当地的优秀民间艺人和特殊的民俗和民艺品。累积了近千张图片及二十余万字的记录文字,图文兼具地记录下了黄河流域的民间艺术。

    1989年春节,我随“黄河流域民间艺术考察队”在山东临沂结束了历时4年的考察、乔晓光和我买了鞭炮,尽情放了一气,以示庆祝。回到旅馆、我看到杨先让先生坐在床边,喃喃地自言自语:“这就完成了,这就完成了……”那表情让我一生难忘。

    之后20年、常传来一起走过黄河的老师和朋友们的好消息,吕胜中不停地有画展和艺术活动,成了蜚声海内外的艺术家,并常有大作出版;乔晓光做了中央美院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的头,成绩不错……他们都没有辜负20年前那次“走黄河”。我与一直喜爱的民间艺术无缘,无颜见先生。

    直到2002年,刘锡成先生拿来载有杨先让先生文章的《汉声》杂志给我看,那是记录黄河流域民间艺术考察的《黄河十四走》,希望我与其子刘方一起编辑出版一部中文简体字版本。书很快在作家出版社出版,圆了我的梦,也算报答了20年前那次“走黄河”。

    这次编辑《民间,黄河》是我第二次编辑杨先让先生“走黄河”的文字和图片。这次重编是基于一个出版人的执着,也许有点偏执——珍爱的文本一定要让更多的读者看到。并且易于阅读。在这个版本之前,台湾《汉声》版《黄河十四走》编辑思路集中于“走”。秉承《汉声》一贯的制作风格,将图书做成一件艺术品,价格高,阅读起来,稍显吃力。另外《汉声》杂志只在海外发行,国内不要说是普通读者,就是专业人员也很难看到。刘方和我编辑的作家版《黄河十四走》的思路和 《汉声》基本类似。

    这次重编并取名《民间,黄河》有很多改变:

    一是编辑思路上“走”只是为读者提供的一个阅读背景,一个民间艺术的“生态”,而强调这一 “生态”上的“生物”民间艺术品;

    二是对原书作了删节和专题合并,上下两册合为一本;

    三是把过去有些章节的黑白印刷改成了彩色印刷。

    这三个改变的目的不外乎一个,更利于读者理解和阅读,同时又让更多的读者买得起。

    20世纪80年代正是中国由封闭转向开放的转折点。中国的开放和现代化进程,让许多民间艺术失去了“生态”,大部分当年考察所看到的东西,现在已经看不到了,就是有,也大部分在博物馆里,收藏家手里,民艺商店里。这些已失去生态的东西是死的东西,没了民间的灵气。所以那次黄河流域民间艺术考察看到的,也许是一大批中华民族最优秀的民间艺术的最后绝响。

    黄永玉先生对杨先让先生率队的考察给予的评价一点都不过分。“这一走,就好像当年梁思成、林徽因为了传统建筑的那一走,罗振玉甲骨文的那一走。叶恭绰龙门的那一走……理出文化行当一条新的脉络,社会价值和文化价值无可估量。……把近百年来张光宇、张正宇、张什、郁风、廖冰兄这些前辈老大哥为中国民间美术实践奋斗、呼号,由于力薄势单成不了气候的凄楚局面,变成无限广阔的灿烂局面。……真正像一句人们常挂在口头的套话:‘开辟了一条宽阔的道路!’”我们要沿着这条宽阔的道路走下去。

摘编内容:

安赛腰鼓

    中国56个民族中,鼓乐种类之多、分布之广,恐怕没有别的国家能及。除宫阙庙宇所谓的晨钟暮鼓,以及祭典仪式、戏剧歌舞、助战礼乐中的鼓器应用外,流传于民间的鼓乐究竟有多少种,似乎还没有谁曾视为一种文化去统计。只说黄河流域的民间鼓乐,省与省都有区别,一省之内各地区也有不同,更不用说民族之间了。

    鼓乐所用鼓器的造型大小不一,鼓槌及敲法也各异,是坐地还是身背、腰系,以及手执击奏的方式都十分不同,真是五花八门各有千秋。据我们所知,黄河一带除安塞腰鼓之外,还有青海藏族的龙扇鼓、甘肃兰州的太平鼓、陕北的洛川蹩鼓、陕西渭南华县的求雨鼓、河南灵宝锣鼓、山西太原锣鼓、山西太行吕梁一带的威风锣鼓、山西新绛县的秦王点兵鼓乐、河北太平鼓或曰扇鼓和羊皮鼓、山东各地的秧歌锣鼓以及花鼓等。

    总体上看,民间的鼓乐大都是从娱鬼神转化为娱人的。不管是祛鬼、祈雨或是庆贺五谷丰登、人畜旺盛或是迎春接福,鼓乐在整个民间文化艺术活动中,是最有声势、最刺激、最能唤起人们的情感和最富有阳刚之气的娱乐活动。

    我们所谈的民间,是指广大的农村。贫穷的农民辛辛苦苦一年下来,为了感天谢地保佑了他们人畜平安;再渴望来年风调雨顺,有个好年成,人们便在开春之际,以如醉如痴、震动山河的鼓乐,一扫晦气,迎来吉利。

    在众多民间鼓乐形式中,安塞腰鼓尤其显得活力充沛。如果说安徽的凤阳花鼓有女性的轻巧,安塞腰鼓便有男性的豪迈。腰鼓,顾名思义是将两头鼓面的小鼓系在腰间,双手各执鼓棒。鼓棒一端系红布(绸)条,以增加敲动时的动势美感;鼓系腰间,便于敲打、舞动。双手击鼓,可前可后,可左可右,灵活轻巧,边舞边敲,因此鼓手多为青年。

    安塞的腰鼓活动一年只有一次,代代相传。春节新年到元宵十五,正是扭秧歌、耍腰鼓的时节,当地称“沿门子”。活动形式是组成腰鼓秧歌队,挨门沿户拜年贺福。其中包含一种去灾求吉祥的意思,但有时也是村与村比赛技艺的娱乐活动。一方白羊肚手巾包头上,青年人系“英雄结”,即手巾结在额前,巾角向上扬;老人的头巾巾角向内塞,或结在脑后。红色背带束腰鼓于腰间,双手执鼓棒,棒槌上系红布条。数十个鼓手都如此装扮,在鼓点的节奏下舞动着。

    安塞腰鼓的特色可以说是由舞、声、黄土三种元素构成。这里的“声”即鼓点声和叫喊声,没有什么与众不同处,可是“舞”和“黄土”却是安塞腰鼓最突出的地方。安塞腰鼓并不是只以鼓声和单纯的步伐组成,它将秧歌扭动身躯和踢腿跳跃的舞步,糅合在腰鼓的击打中。舞步有踏步、交叉步、跃起劈叉、单足旋转……队形的变化是先成直行,再转为4人方阵,复成直行。加上用脚踢动着黄土地上的土雾,描画出一幅乡土气十足、奔放自由、豪迈而壮观的群舞图景。如果说陕北洛川蹩鼓表现了擂战鼓、奏凯歌的胜利姿态,那么安塞腰鼓便表现出年景好、庆丰收的欣喜与愿望。近几年来安塞腰鼓深受青昧,得以到影视、舞台、运动会开幕式上表演。它既能在本乡民俗活动中起它应有的作用,同时又被升华到国内外艺术舞台上去。传统民间艺术安塞腰鼓,终于在现代世界中获得新的肯定。这可能由于当今世界上的艺术处于软弱无力、矫揉造作的状态,需要寻找原始粗犷、阳刚振奋之精神来作为滋补吧。

 

 
 
责任编辑:刘琛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