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文库 > 随笔

档案无悔(征文)

作者:诸城市档案局于宝栋

来源:中国档案资讯网

2014-05-28 星期三

      不知不觉中,来档案馆工作已经14年了。档案,从原来的披着神秘面纱的不速之客变成了我的知心朋友。初来档案馆,我24岁。对于一个大学刚刚毕业、心怀远大理想的男青年来说,走进那散发着故纸堆气息的档案馆,心理上的失落是不能用言语形容的。记得刚来档案馆不久,高中同学聚会,与我要好的一同学听说我分配到了档案馆,哈哈大笑,说想象不出我穿针引线钉缝档案的样子,是不是如同农村的娘们。我辩驳说档案有很多工作,装订档案仅是其中的一个环节。总之,那多是娘们的活,同学如是说。我也无法辩驳,只是无奈的苦笑。
      既来之,则安之。我收拾起失落无奈的心情,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去。当时,正值诸城市档案馆晋升省一级档案馆的业务准备期,我和新分配的三个女同志又都不熟业务,当时的档案局局长张崇峦就安排了我们一项简单而又重复的工作,微机录入档案条目,也许是为了锻炼我们的意志,要求我们四人分两组轮流加班到晚上十二点,而且,星期六和星期天都要加班。那时的感觉,自己就是西西弗斯,枯燥、乏味而又永无止境,那满库房的档案对于我来说,就像那块永远都推不到山顶的石头。一天、一个星期、一个月......我从来没有感觉过时间来的如此漫长。即使要上床休息了,耳边萦绕的还是那键盘的啪啪声,眼帘里是那一成不变的白白的屏幕。两个月之后的一天早晨,张局长走到微机室,对我们说可以停下这项工作了。听到这句话,三个女同事都大声尖叫起来,那是喜悦突然降临而无意识的欢呼,我也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张局长严肃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本来想你们需要三个月完成进度,没有到两个月就提前完成了,累不累?枯燥不枯燥?”能不枯燥吗?但我们可不敢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对你们的第一个考验已经结束了,打满分。给你们放三天假。”那是令人难忘的三天,心情如囚禁多日的小鸟突然被放飞了。阳光、街景、行人......一切的一切,在我眼中,都写满了美好。
      档案馆晋升一级之后,我被分配到办公室工作。一天的工作流程无外乎是接听电话、收发文处理、来人接待等等,应了一句话,大空没有,小空不断。工作的机械化令我厌烦。那是一段苦闷的日子,思想也在日复一日的重复劳动中麻痹。记得周五例会张局长常说,我们应该为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因为我们的工作,是服务人类的事业。我却在日复一日的重复劳动中迷失了,寻找不到工作的意义之所在。这样的状况持续了6年多,直到许知远的出现。那天他拿着一面镶嵌着八个字的锦旗走进档案局的办公室。“档案是宝,感谢档案”那是一个农民对档案局帮助他规范档案从而规范经营的感谢。这个感人的事迹我已经通过《中国档案》2006年第10期发表了,题为《锦旗故事》。就此,我明白了工作虽然枯燥,但我们的的确确是帮助人的事业,是可以具体细化到帮助一个朴朴实实的农民的事业。这个事件在外人看来,虽然平凡的不能再平凡,但于我,它可是起到了醍醐灌顶的作用,它让我收回了麻痹漠视的心,从积极意义上去看待自己的工作。而且,因为麻痹漠视的心理不存在了,我也就找到了枯燥工作中的不枯燥之处。譬如,接听查档人的电话,我会用心询问要查询的具体信息,当查询人得到满意的答复时,我会同他们一起高兴。又如,当一个人风尘仆仆的来到办公室,要求帮着给查一下某某档案。我会细心的问候具体的情况,当他们满意而回时,我也会获得满足感、充实感。
      明白工作的意义之所在,是获得工作快乐的源泉。回想这14年的工作经历,颇有点“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味道,当我们真正感觉到自己的工作是为人类服务的事业时,工作的具体内容、形式等等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在或枯燥或劳苦的付出中能够时时收获那种为人类事业而奋斗的喜悦。
    “你们应该为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因为我们的工作,是服务人类的事业。”老局长的话在经过了十四年的发酵,愈久弥新的印记在我的头脑中。(编辑:李任)

      (作者单位:诸城市档案局)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