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文库 > 随笔

档案传千载,“三槐堂”延续血脉情

作者:王可清

来源:中国档案资讯网

2014-05-26 星期一

    在我出生的时候,父母就为给我起一个什么样的名字才吉祥、才好听而绞尽脑汁、伤透脑筋,最后在征求家族长辈的意见后,不脱离辈分的前提下给我取名为“王可清”。“王”是姓氏,“可”是家族我们这一代的辈分,“清”则是父母针对我是男孩给取的名字,记得听父母说当时为了这个“清”字,举推了“青”、“轻”、“勤”、“亲”等好几个同音字,最后还是确定了“清”这个字,听父母说取这个字寓意是清清白白做人之意,所以叫 “王可清”这个名字。

    传承家族文化,增强家族凝聚力,对于生长在农村的我来说,很小就受家族姓氏观念的熏陶,经常听大人讲到家族、辈分和家谱等词语。当时自己还小,还不知道什么叫家族、辈分和家谱,也不懂得是什么意思。随着年龄的增长,我逐渐懂得了“流水有源,人生有祖”的道理。现在在农村各姓氏中,“修家谱”是一件寻祖溯源的大事,我们王氏家族也不例外。

    依稀记得1991年我刚上初中的时候,我们王氏家族部分长辈就在酝酿着修家谱的事,那时候他们没有成立修家谱委员会,只有几位德高望重的长辈在筹划修家谱的事务,具体怎么筹划操作也没有详细的安排,登记摸底还是用毛笔在红纸上记录,因为他们那个年代的人,都上的是私塾学校,习惯用毛笔。那时他们历经一年多时间,辛辛苦苦跑了本市很多王氏家族居住的村落,了解家丁发展情况,起草和汇总最后用一张白色大宣纸,制作了王氏家族宗谱,笼统地记载了王氏家族的祖源成长史,但内容简单,概念模糊。随着时代的发展,科学的进步,人民经济生活的不断宽裕,家族成员的不断壮大,2011年初,少数在世的长辈根据家族的发展现状,希望把三槐堂王氏家谱进一步完善,给后人留下一个寻根的依据,让王氏家族的后人能够更多地了解自己的族源历史。随着他们这个建议的提出,众王氏子孙纷纷响应,很快成立了王氏家谱修谱委员会,委员会成员主要是家族退休人员和家族承办企业的负责人担任。上任后,他们多方筹措资金,安排了委员会人员的分工,本着对家族家谱负责任的态度,认真开展修谱前的各项准备工作。

   历时一年多时间,他们找回了900多名三槐堂王氏家族同宗子孙。

  听说王氏家族王本敖、王本祥和王本涛他们要续修王氏宗谱,族里的老一辈“正”字辈和广大同辈“本”字辈及晚辈“可”、“立”字辈都觉得是件大好事。可是,也有不理解的,其中就包括王本祥的一个亲侄儿,“弄这个东西浪费工夫、浪费钱,有时候还要受闲气。要凑钱,你交钱就是,这么大年纪没必要这么辛苦。”其实侄儿也是关心他,看着这一年多来他们东奔西跑,一有线索就出门,合肥境内不说,远到山东、凤阳、淮南等地,他们都坐车去过,有的地方还去了好几趟。

  “这中间花费的精力和金钱就不好说了,也从来没算过。”他们一心只想着把家谱修好,“只有找到更多三槐堂的王氏子孙,把缺失的部分补回来,才能完成他们的心愿” 。

    “谱载我先人奇五公与明洪武公元(1368—1398年)初,自山东携谱牒迁至凤阳府定远县南乡南村官塘集,相传数百年。后民国7年(公元1918年)有十二世加太、加洪和怀秀等倡议修谱,因年代久远,无法寻根追祖,我王氏只宜以奇五公为始祖续修各支系。经多方众人努力,宗谱历经数月告竣。奇五公坟墓今尚在官塘集湾王村,被后世子孙立碑保护。后世子孙主要分布在定远和合肥等处。”顺着宗谱上的记载,他们把寻根的希望寄托在了定远和合肥周边。“文化大革命”期间,家谱受到部分损坏。动荡年代,王氏家族子孙流离失所,分布散落。寻根溯源,只得四处托人打听,有了音讯,及时驱车上门走访,有些地方居住偏僻需要徒步前往了解实情。修谱委员会成员历经一年多时间,走访了三槐堂王氏家族居住的地方有沈大郢、沈小郢、堰坎、顾郢、肖岗、罗背、庙湾、鲍岗、松岗头、桂岗、杨小郢、井岗、焦婆、大牛冲、田埠、上派和宣城等诸多地方,为修缮家谱付出了很多汗水。

  家谱的补缺工作完成得差不多了,目前对王本涛、王本祥和王本敖来说最主要的就是查访后人。

  但续修间断了多年的宗谱不是件容易事,原来的宗谱只记录到20世,而现在已经延续,这延续情况需要他们一个一个地调查了解。现在居住在村里的人通过当地公安户籍部门倒是不难查,但是那些外迁和多年前去世的人,查访起来就异常艰难了。

  进入要找的村,他们就四处打听是否有姓王的村民,“有的,村西头有几户。”得到村里人的指点和帮助,找到一位70多岁名叫王本堂的老人,说明来意,送上带来的老谱。老人虽然知道父亲是从山东迁来的,但是却以 “我具体情况不清楚,大字也不认识几个”为由,拒绝了,言语间很是警惕。

  再进该村时,他们请老人找来识字的亲友,但奇怪的是宗谱上竟查找不到他父亲的名字,“可能我们不是同宗”,又一次被礼貌地回绝了。

  第三次,王本敖他们不甘心,想起老人曾经提到自己有个姑妈,翻找宗谱全部都能对上,再次有备而去。“她都死了很多年了,你竟然能说出名字、嫁到哪里等信息。我信你了。”老人叫来村里的亲友,但部分人认识不到位,觉得没必要参加修谱。这次仍旧以失败告终。

  第四次,第五次……王本涛他们的执着终于换来了族人的首肯。也是凭着这份执着,在这个村子里他为宗谱新增加了120多名在世子孙名册。就是这样的不辞劳苦,不怕艰辛,一年多来,他们走遍了三槐堂王氏子孙居住的诸多村落,脚下的鞋都磨破了几双,终于换来了家谱中900多名新成员,为家谱的进一步完善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2012年3月24日,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日子,但这一天,对三槐堂王姓族人来说,却不平凡。这天,3卷《三槐堂王氏宗谱》正式面世。开谱仪式在定远县大桥乡隆重举行,到现场的有山东临沂、重庆、宣城、淮南和合肥定远、蜀山区、高新区、肥西县等多个地方约1000多族人代表,现场参加、观摩了开谱仪式,场面隆重、气势庞大,振奋人心,家族人员不管是否认识,都相互握手,彼此关注,互留联系方式。

    据三槐堂王氏家族修谱委员会告知族人,《王氏家谱》现在已经被安徽省图书馆视为重要档案收藏保管,并且颁发了家谱收藏证书,这也将成为现代王氏族人留给后人永久性修谱参考的珍贵宝典。我相信后人在若干年后再修谱时,只要凭着家谱的收藏证书就可以轻松借阅了解三槐堂王氏家族成长的历史背景。

(作者单位:安徽省合肥市蜀山新产业园区田埠社区)

 

 
 
责任编辑:刘琛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