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文库 > 随笔

读雨

作者:申国华

来源:中国档案资讯网

2014-05-21 星期三

    家乡的雨是一本读不透的书,字里行间总是带给人惊喜、丰收和传奇的故事。

    一阵惊雷唤醒了沉睡的村民,唤醒了整个寨子,村民们丢下那劳命伤财的“运动”,投身春种一粒粟秋收万粒籽的农耕,接纳科技,改变贫穷的面貌。

    春雷过后,大雨便淅淅沥沥下个不停。村民们的脸上挂上了笑容,我们更是高兴得手舞足蹈。

    看到那下个不停的喜雨,大人们拿出桶子量那从房子瓦勾里流下的雨水,测量上天赐给村民们多少桶雨,以便作出能不能犁地的决策。下了透雨才能翻犁,要打田还得有几桶屋阳水。雨水够了,村民们便戴着斗篷、蓑衣,赶出耕牛,拿着犁、耙、锄,吹着口哨,有说有笑下地了,风雨无阻,那叫“抢水打田”。否则,休怪老天爷不给面子。雨过天晴,流走了雨,晒干了田,装不了水,也就无法投身那“退步原来是向前的”插秧运动。春雨下得太及时了,春雨的响声与村民的笑声融合在一起,田间那一排排整齐的秧苗像是五线谱,鸟儿们自告奋勇地出来演唱一曲曲春耕交响乐,这雨落在了村民的心坎上,他们由衷地感叹“春雨贵如油”!

    春雨伴着阳光,伴着风,把那庄稼滋润得绿油油的,雨过天晴的阳光照在包谷、稻子的叶片上闪闪发光,那庄稼便格外肯长,一天一个样。到了炎炎夏季,水稻怀孕了,包谷有了双胞胎,这时候最需要有一泼“改胞雨”,那稻子才不会难产,包谷才不会得“葡萄胎”。如火的骄阳却一点也不理解村民的心思,强取豪夺似地蒸发了田里的水,也烘干了村民们的笑容,烤得村民们心急如焚、焦急万分,发出心的呼唤:老天爷,你老人家开开恩救救那临产的稻子吧,那可是庄稼人的命根子呀!那声波传到龙王那里,给了古寨一个特批,顿时乌云盖顶,天气闷热,远处还是艳阳高照,我们那寨子便滴滴哒哒撒下了豆子大的雨点,还有彩虹挂在天空,算是附带抛给寨子的“光环”,村民称那场开小灶的“东边日出西边雨”为“打偏东”。大滴大滴的雨点撒在地里,落在田里,很快田里就有了水,落到田里或小溪里雨点,就像小孩笑出的酒窝自然而美丽,那悠扬而有节拍的声音没有哪件打击乐器能够表演出来,萎靡不振的秧苗经过雨水的滋润便精神抖擞起来,轻轻地点着头感谢上苍。

    老天爷也不能总是偏心,还是以普降甘露为主,时常是突然袭击,搞得庄稼人措手不及。一阵突如其来的瓢泼大雨把正在地里干活的庄稼人淋个通透,这时妈便把我拉过去呵护着,让我感觉到母爱的伟大,感觉到浇灌我的是母爱而不是那雨。雨太大了,屋里还不时有点漏,不管是白日雨还是淋夜雨,我们从不惊慌,找来盆子接着就行,大人们还戏称是“一股银水屋里流”,我们则爱听那雨水打在盆子里的叮咚、叮咚声。这阵雨还把整个寨子冲刷得干干净净。

    经过夏日的阵痛之后,稻子分娩了,包谷挂果了,这些经过自然考验的果子吸天地之精华,格外健壮,给庄稼人带来了秋实的喜悦。黄金般的粮食晒在坝子里,向世人展示的是用汗水与雨水浇灌出来的杰作。

    收完庄稼,便是秋种的时节,要种上小麦、油菜之类的东西,才有第二年春天绿油油、金灿灿的世界,也才有蜂儿们甜蜜的事业。采了果实的土地很虚弱,还需要种上绿肥滋补身子。此时盼望有一场秋雨滋润那被夏秋烤干的土地。

    秋雨一改夏天那惊心动魄的场面,显得很温柔,很缠绵,那雨丝飘着飘着,斜斜的,却是整齐排列着,如斜线纺织的布,好比家乡特产的亮晶晶的粉丝。秋雨时常是悄悄地洒在庄稼地里,无声地滋润着每一寸土地,也飘进了我们的院坝。和风细雨真好玩,我们便冲到雨坝坝里接受老天爷给我们免费沐浴,凉凉的,爽爽的,尽情地来回穿梭嬉戏,没有哪家浴池有这无根之水的淋浴过瘾。大人们发现了便把我们从雨坝坝里拉回家,一阵训斥过后,屁股还得狠狠挨几下,保证不到雨坝坝里淋了。可下一阵秋雨来后,高兴之情,早把保证忘得一干二净。

    我们并不关心是春雨还是夏雨、秋雨,只是觉得一阵闪电过后,就要打雷,就要下雨,我很爱看那划破天空的火闪,它在天边,却很亮,照得我们的家园闪闪发光,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则是我们前进路上的明灯。雷声再大也不怕,只是感叹不要雷声大,雨点小。

    我爱家乡的雨,还在于那雨给了我们意想不到的美味佳肴。一阵风吹雨打,便把生产队的豆子吹了下来,再经雨水滋润几天便长出了豆芽,这豆芽不捡,过几天就长高了,失去了价值,捡回来则是一味好菜,虽然经过阳光普照后绿绿的,但也粗壮可餐,在缺衣少吃的年代,有这天赐食品多好喔。山上青杠林里则蹦出了各种菌,大脚菇、荞粑菌、红菌子、绿菌子、灰包菌多的不是,这些山珍是大自然赐给我们的礼品,藏在林子里专等我们去捡,不捡白不捡,捡的当买的。田里的黄鳝、泥鳅也耐不住闷热,钻出来凉爽凉爽,你若不管,那黄鳝就会遛走,就钻进洞里不出来,要捅出来才是黄鳝,泥鳅得去捧,抓到手里才是我们的菜。河里涨水了,鱼就特别多,我们便拿好鱼竿到河边静候鱼儿上钩,晚上则去钓触触鱼,不用鱼线和鱼钩,只在竿上栓上一些雀鳝就叫那鱼儿乖乖地跑到我们的餐桌上。

    家乡的雨总是那样诙谐、神秘、耐读,是一本读不透的书。

 
 
责任编辑:刘琛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