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承载八十余年历史记忆的辽宁宾馆

作者:任 婧 文/供图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4-05-19 星期一

1929年建成不久的奉天大和旅馆

    坐落在沈阳市中山广场旁的辽宁宾馆,始建于1927年,原名为奉天大和旅馆,是由日本侵华机构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建设经营。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军队进驻沈阳,该旅馆先改名为铁路宾馆,后改为文化宾馆。1948年11月沈阳解放后,这座宾馆才回到人民手中,1954年改名为辽宁宾馆。

20世纪30年代初期奉天大和旅馆贵宾客房内景

    辽宁宾馆从建成至今,已历经了85年的风雨沧桑,在这里发生的许多事件影响着中国历史的进程,记录着中国历史的发展轨迹,因此,它存在的意义已不是一座普通的宾馆,它是辽沈国土被日本帝国主义侵占的见证,是辽沈人民被日本法西斯奴役的见证,是辽沈人民当家做主的见证,也是改革开放后辽沈人民取得辉煌成就的见证。

豪华旅馆见证日本侵华野心

    1904年,日本和沙俄为了争夺中国东北的“权益”,在中国国土上发动了一场不义战争,战争的结果是,日本在中国东北南部地区取代俄国,并攫取了东清铁路支线长春至大连铁路及其“附属权益”。1906年,日本设立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简称“满铁”),代替日本政府“经营”东北,从铁路、矿山、工业、农业、文化、教育到附属地管理,几乎无所不包,旅馆业也是其经营项目之一,从“满铁”设立开始,先后在大连、长春、哈尔滨等地修建了5家大和旅馆。奉天大和旅馆于1927年动工修建,1929年5月落成。

    奉天大和旅馆位于奉天附属地的中心,建筑面积约1万平方米,鸟瞰整个建筑呈“日”字形,有两个对称的天井。总体建筑共5层,按照英国的建筑样式设计,充满了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风格。当时这家旅馆是奉天城最大、最豪华的旅馆,专门接待日本上层人物,如日本国内的军政要人、达官显贵、“满铁”及军方首脑,还规定只有少佐以上军衔的日本军官才有资格入住这家旅馆。日本天皇的胞弟秩父宫、伪满洲国皇帝溥仪、日本外交大臣芳泽谦吉等都曾住在这里。

    辽宁宾馆墙壁上的一块块绿色的瓷砖,大堂台阶两侧的一座座欧式拱券廊柱,雕刻典雅的天花板和华丽的吊灯,大堂两侧木制旋转楼梯台阶上铺设的防滑牛皮,餐厅的巨大木门、衣帽间里的贝壳屏风等还都保留着80多年前的样子,唯一不同的是,新中国的人民已经成为它的主人。

关东军在这里策划建立伪满洲国

    1931年,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在沈阳爆发。从此,日本帝国主义开始了企图吞并我国东北,乃至灭亡全中国的侵略行径。1931年12月29日,奉日本军部之命到中国东北视察关东军侵占东北情况的军事参议官南次郎,在奉天大和旅馆设宴招待日本军官和汉奸,表示日本帝国主义解决满蒙问题“牢固的决心”,他宣称:中国东北“今后只剩下一个政权问题”,“未得到日本信赖的政府,即一日不能存在”。他回国后,于1932年1月28日向日本天皇报告了“满洲的近况”,强调说明建立傀儡政权的必要性。

    1932年2月16日晚,关东军通过东省特别区长官张景惠拉拢黑龙江省长马占山,与吉林省长熙洽、辽宁省长臧式毅一起在奉天大和旅馆举行“四巨头会议”,商定成立东北伪政权。会议由关东军高级参谋板垣征四郎主持,参加会议的还有臭名远扬的老牌汉奸袁金铠以及被日军豢养多年的走狗赵欣伯。关东军方面出席的有参谋长三宅光治、参谋石原莞尔、驹井德三,关东军奉天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等对整个会议实行了监视控制。会上,各汉奸头目就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发生激烈争论。以臧式毅为代表的一方主张实行联省自治,以熙洽为代表的一方主张恢复帝制,双方互不相让。在争执不下的时候,赵欣伯作为关东军的代言人,抛出了关东军早已制定好的方案,宣布东北四省独立,与南京国民政府脱离一切关系,建立一个以溥仪为元首的“新国家”。赵欣伯还特意说明此方案是根据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授意制定的。其他汉奸一听说是关东军司令官同意的方案,自然无话可说。结果,臧式毅、熙洽的方案均被否决,赵欣伯的方案得到采纳。接着,各种形式的“建国会议”相继召开,筹备建立伪满洲国。先成立了“东北行政委员会”,又发表了“独立宣言”,宣布东北“完全独立”。1932年3月1日,伪满洲国宣布成立,日本帝国主义开始了对东北长达14年的殖民统治。

    当年举行会议的地点,就在今天辽宁宾馆的第三餐厅。第三餐厅房间的格局、装修基本保持原貌,通过这里的房间布置,仿佛可以看到日本侵略者嚣张的侵华野心。

蒋介石在这里指挥内战

    1946年3月,苏联红军从沈阳撤退,4月22日,国民党集结的新一军、新六军、第十三军、第五十二军、第七十一军、第六十军等近30万士兵进驻东北。蒋介石公开撕毁国共和谈协议,挑起内战。

    1946年5月23日,国民党军队占领长春。就在这一天,蒋介石在白崇禧的陪同下,踌躇满志地乘飞机抵达沈阳,住进已经改名为文化宾馆的大和旅馆,亲自策划部署东北战事。蒋介石此次来沈,原以为东北势在必得,今后沈阳的事,放心交给下面的人办去就可以了。可是事与愿违,他以后不得不多次来沈督战。

    1947年,东北战局发生了变化,抗战战略防御阶段结束,转而进入了战略进攻阶段,经过夏、秋、冬三季攻势,东北人民解放军已经完全取得了战争的主动地位。在此期间,蒋介石迫于形势,不断向关外增兵,并三次更换了作战主帅,先是熊式辉,接着是陈诚,最后是卫立煌,他自己也多次来到沈阳,在文化宾馆的餐厅召集高级军官开会,部署向东北解放区进攻的方案。

    1948年9月12日,辽沈战役打响,10月15日,人民解放军攻克锦州,不久,长春的国民党守军缴械投降,11月2日,沈阳解放。辽沈战役历时52天,消灭了国民党军4个兵团、11个军、36个师及地方保安部队共计47万余人。蒋介石在文化宾馆的军事部署化成泡影,从此,东北回到人民手中,文化宾馆见证了这一历史巨变。

解放后成为沈阳军管会办公处

    辽沈战役后期,中国共产党把目标锁定在沈阳这座东北最大的城市。于是,党中央向东北局发出指示,明确提出了准备接收沈阳的任务。东北局遵照指示,在哈尔滨紧急筹划接管沈阳的各项准备工作。1948年10月27日,东北局决定成立沈阳特别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以下简称“沈阳军管会”),由陈云任主任,伍修权和陶铸为副主任,王首道、陈郁、张学思、朱其文、陈龙为委员,并抽调了4000名新、老干部,由陈云率领接管沈阳城。

    在没有正式进城前,陈云主持召开会议,确定接收的原则是自上而下,按照系统,统一接收,原封不动,先接收、后分配,并多次宣布接管的方针、方法、分工及注意事项。一切准备就绪,11月2日的黄昏,陈云率领军管会的主要干部和卫戍部队从铁岭启程,乘17辆汽车开进了沈阳城,进驻文化宾馆,从此以后,这里成了沈阳军管会的办公处。11月3日,东北局在文化宾馆召开了沈阳军管会成立大会,会上陈云宣布:文化宾馆作为接待中共中央东北局、东北行政委员会、东北军区主要领导的地方。

    由于陈云非常重视军管会班子和干部队伍的建设问题,多次指示入城部队和机关工作人员必须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进城后的解放军战士不准擅入民房,全部在大街上休息待命,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接下来,沈阳军管会从恢复城市功能,解决粮食供应和稳定物价,处理俘虏,组织力量抢运、疏散国民党军队遗留的军事物资,做好对市民的宣传工作等方面有条不紊地开展了接管工作。一道道命令、一项项通知、一件件决定从文化宾馆发出,化作各级党组织、政府机构、广大干部和人民群众的具体行动。就这样,在沈阳军管会的主持下,一个曾经混乱的沈阳在很短时间内就变成了人民当家做主、社会秩序稳定、商品保证供应的新城市。

毛主席视察沈阳在这里下榻

    1949年12月6日,毛主席一行访问苏联,第一次迈出国门的毛主席赶在中国的传统节日春节前,与斯大林签订了《中苏友好互助同盟条约》,并在大年初一结束了对苏联的访问,踏上归程。1950年3月1日,毛主席途径沈阳,对沈阳进行视察,并下榻在文化宾馆。

    3月1日这一天对于沈阳人民来说,是个永远难忘的日子。毛主席首先应中国医科大学校长王斌(在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时期担任过红一军团医院医生)之邀,视察了与文化宾馆仅一路之隔的中国医科大学,这所学校的前身是中国工农红军军医学校和中国工农红军卫生学校。在视察中,毛主席详细听取了关于学校发展情况的汇报。听到学校为适应工作需要,短期内培养出大量医务干部时,毛主席非常满意,他说,这个学校一向就是学制很短,就是在实践中学习,还勉励学校师生发扬革命传统,办好学校。

    这一天,毛主席还视察了沈阳橡胶一厂。毛主席来到生产车间与工人们亲切握手,并仔细询问了每一个生产过程;这一天,毛主席还饶有兴趣地参观了沈阳市公安局消防大队研制的喷沙消防车;在有关领导陪同下,毛主席兴致勃勃地游览了昭陵;当天晚上,毛主席观看了著名京剧艺术家秦友梅、尹月樵的专场演出。

    3月3日,毛主席在沈阳召开了东北高级干部会议,就我国工业化和经济建设发表了具有深远意义的讲话,把建设东北工业基地的重大任务提到全党面前。会上,毛主席说东北条件和全国各地相比较好,把敌人赶走了,土地改革完成了,已经转入到经济建设。东北是全国的工业基地,他希望搞好这个工业基地,给全国出机器,给全国出专家。在毛主席的亲切关怀下,辽宁开始了工业基地建设的伟大进程。

    3月4日,毛主席结束了他的第一次辽沈之行,满怀喜悦地返回北京。

改革开放后对百姓开放

    1954年,在全国行政区划调整中,辽东、辽西两省合并成立辽宁省,文化宾馆也改名为辽宁宾馆,作为接待党和国家、军队、东北局、省市主要领导及外国元首及国际友人的场所。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通过了“对外开放,对内搞活”的方针后,沈阳各宾馆鳞次栉比地发展起来,辽宁宾馆也进行了改制,对所有游客和市民敞开了大门。1997年,辽宁宾馆因其特定的历史地位,被国家旅游局、建设部评为“标志性建筑”和“历史文化宾馆”,成为沈阳市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辽宁宾馆在保留历史原貌的基础上进行装修改造,装修后的辽宁宾馆格调高雅,融传统风格与现代特色于一体。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5月22日 总第2611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刘琛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