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布袋和尚的传说(下)

作者:口述/张嘉国 裘世良 王舜祁 王月曦 整理/方林泉 王衡山

来源:宁波档案

2014-05-15 星期四

    挂单天华寺

    那一年,奉化岳林寺扩建大雄宝殿,急需大批木料。方丈决定派契此到福建武夷山募化木料。

    途经“天华寺”歇息,契此被天华寺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所吸引:北枕青山,南濒海湾,近傍神奇无比的旗螺山,海雾山岚,忽隐忽现……“真乃世外桃源,修身福地!”布袋和尚边走边看,赞口不绝。

    布袋和尚募得大批海杉运回岳林寺。两年后,气宇不凡的大雄宝殿及禅房佛阁,如期落成。奉化岳林寺在外名声也越来越大,远近施主、香客接踵而来。

    但是布袋和尚却辞别方丈和寺内众僧,杖荷一只青布袋,袒露着大肚皮,嘻嘻哈哈朝天华寺赶去。当天日落时分,布袋和尚拜见了天华寺方丈,说明了自己欲在此静修的来意。方丈对这位会吃苦能办事的大肚和尚印象很深,吩咐知客僧安顿好这位新来的佛门弟子。

    赶了一天的路程,布袋和尚似乎感到有点累,一摸到床沿,便“呼呼”睡着了。就在布袋和尚入寺当夜,天华寺附近的海况和天象都发生了怪异。

    那夜该是当地人所说的“小潮水”——潮位低平,奇怪的是潮水一反常态,潮声嗡嗡作响,潮头咆哮着席卷而至,形同当地农历八月十八的大潮汛。到子夜时分,天华寺上空掠过一道耀眼的闪电,跟着便是一声霹雳,响彻四方。时值隆冬,这霹雳声令人惊讶不已。第二天清早,和尚和当地村民对昨夜的怪异现象议论纷纷,但谁也说不出所以然。只有老方丈心中有数:这一切“怪象”恐怕与这位大肚和尚光临有关。

    没过多久,本地乡人、香客信徒,甚至经常过往这一带的各地商人旅客,都知道天华寺新来了个生相特异、性情温和的僧人,大伙非常乐意跟这个大肚和尚聊天,并改称他为“笑和尚”、“欢喜和尚”、“咪咪菩萨”。

    师徒情深

    晚唐时,岳林寺旁边有个三岭村,村里有个叫蒋宗霸的,曾官至明州(当时的宁波)评事。宗霸素来信佛,每日口诵“摩诃般若波罗密多”心经,人称“蒋摩诃”,自称“摩诃居士”。他听闻岳林寺布袋和尚名声,便来到岳林寺,诚心拜布袋和尚为师。布袋和尚欣然接受。一段时间相处后,师徒俩脾气十分相投。几乎是日日一起论经,一起用斋,徒不离师,师不离徒。

    第二年,师徒俩一起游方到福建温泉。那天布袋和尚忽感浑身奇痒难熬,便脱下僧衣,一头扎入温泉洗澡。摩诃也如法泡制。师徒俩越泡越开心,摩诃还主动替师父擦起背来。刚擦了两三下,忽听摩诃“啊”地一声叫了起来,原来他看到师父的光背上,有一只又圆又大的眼睛。再一细看,只觉得明亮似镜,金光四射。

    摩诃又惊又喜,说:“师父,你背上开眼,果然是天上下凡的真佛!”

    布袋一听,默默无话,马上穿好衣服,与摩诃一起急急忙忙赶回岳林寺。摩诃见师父一路上不愿说话,以为是什么地方得罪了师父,跟在后面不敢多问。到了岳林寺,进了禅房,布袋和尚取过一领袈裟、一只净瓶、一根九环锡杖和那只随身携带的布袋,告诉徒弟:“我被你看破真身,天机已泄,不能久留于此。这些物件,就此留存于你。”说罢,布袋和尚就坐在寺内东廊上的一块磐石上圆寂了。那日,正好是三月初三。

    摩诃含泪将师父的遗体和交给他的这些遗物小心地放入荷花缸,安葬在锦屏山东北面的中塔。

    数月后,奉化有人去四川峨眉山,竟与布袋和尚相遇,那人大吃一惊,而布袋和尚却面带笑容对他说:“烦你捎个口信,叫徒儿摩诃好好保重,告诉他,我们师徒相见之日不远了。”与此同时,有人又在天台国庆寺看到布袋和尚挺着大肚露着光头在佛堂诵经。此后又有人看到布袋和尚游方到福建南少林,还口念:“弥勒真弥勒,化身千百亿,时时示世人,世人自不识。”如此一传十,十传百,人们这才明白布袋和尚原来是弥勒佛的化身。

    不过,摩诃听到后仍将信将疑,叫来小和尚打开中塔的荷花缸,一看,哪里还有师父的肉身,只有一领袈裟,一杆锡杖和一只净瓶仍原封不动放在缸中。蒋摩诃此时才深信不疑:师父果真是弥勒佛转世。

    从此,摩诃诚守师父教诲,在宁波小盘山筑庵一座,吃素念佛,不久也坐化在那里。

    原载《宁波档案》2013年3月3日第39期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