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1923年:《新黎里报》被控案始末

作者:特邀撰稿人 沈慧瑛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4-05-15 星期四

    1909年成立的革命文学团体南社在清末民初得到迅速发展,终因政局的不断变化及社员分歧的加深,南社内部逐渐分化,直至1923年柳亚子与邵力子、陈望道等人另立门户,成立新南社,继续倡导新文学与社会革命,1923年4月1日创刊的《新黎里报》成为他们的喉舌之一,柳亚子出任总编辑。江苏省苏州市档案馆保存的《新黎里报》,记录了那段往事。

    1923年5月1日,为庆祝全世界工人阶级的节日,《新黎里报》出版了一期劳动纪念特刊,柳亚子发表了《劳动纪念特刊宣言》《劳动问题与中国》《劳工与农工》三篇署名文章。柳亚子指出,人们的衣食住行都依赖于工农的辛勤劳动,农民们“春耕秋耨,雨淋日炙,终年在田野上”;工人们则日夜在工厂、矿上劳作,认为每一个工人不应该做八小时以外的工作,而应该八小时工作、八小时休息、八小时教育,呼吁有良心的人应该帮助“可怜的同胞起来奋斗”。不料,这份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唤醒民众的特刊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惊动了北洋政府的内务总长高凌霨。

    芦墟豪绅陆荣光、陆陛云父子以这期特刊为借口,向江苏省省长韩国钧告发柳亚子企图鼓动工农,“推翻资本阶级,实行共产主义”,要求省政府出面勒令《新黎里报》停办。陆陛云深知柳亚子的影响,担心他“野心未已,意图死灰复燃”,遂于7月16日,呈文内务总长高凌霨,并将柳亚子的《乐国吟序文》及“劳动纪念特刊”上的三篇文章一并寄上,控告柳亚子“藉报宣传过激,图扰内地治安”,要求高总长“咨行江苏省长严申禁令,妥为防范,以安工商而维秩序”。陆陛云认为现在时局不稳,“乱机四伏,人心浮动之秋,地方士绅无不震骇万状”,如果地方劳工听信柳亚子的言论,发生罢工请愿、要挟资方等风潮,那么将危及社会的稳定和地方的秩序。事实上,柳亚子、陈去病与陆氏父子因建先贤祠体制及题额程式等问题产生矛盾,陆陛云抓住攻击机会,遂以柳亚子言论激烈有碍治安为由控告他及《新黎里报》。

    在韩国钧的干预下《新黎里报》暂时停刊。自从《新黎里报》停刊后,柳亚子的同道们并没有坐以待毙,吴江县驻宁同乡会钱崇固、黎里市自治助理员毛乃丰先后呈文吴江县、省政府,指出陆陛云父子因“改建分湖先贤祠事,与柳亚子意见不同,发生龃龉所致,不免以私累公”,请求两级政府允许《新黎里报》继续出版发行,因为此报对于“地方事业之发展、社会颓风之挽救”大有裨益。陆荣光、陆陛云父子的申诉与钱崇固、毛乃丰的声明,各执一词,令韩国钧不敢轻易决定谁对谁错,而是让吴江县知事刘式撰一面暂停《新黎里报》,一面严密调查。

    不久,刘式撰将调查结果向韩国钧汇报:“即此次奉命调查,道经邻近各区,每便晤各士绅,亦莫不殷殷探询。其期盼该报发行与钦仰柳亚子个人之诚意,几乎全县一致。”从中,可以看出柳亚子个人威望之高及《新黎里报》影响之广。

    后来,《新黎里报》虽然继续出版发行,但韩国钧要求每期《新黎里报》送县署检阅。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5月15日 总第2608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