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文库 > 随笔

穿越巴渝

作者:申国华撰写

来源:中国档案资讯网

2014-05-14 星期三

    重庆我去过几次,但这次迈入新世纪、新千年的雾都之行总有一些新奇在我眼前为之闪亮。没想到能够实实在在从地下穿越直奔重庆,比穿山甲来劲多了,即使《封神榜》里的土行孙也会感到望尘莫及。

    到了遵义就是高速公路,汽车风驰电掣般行驶,金黔高原和巴山蜀水根本挡不住前进的步伐。大山早被从腹部剉了个大窟窿,飞架的天桥将河东与河西连为一体,汽车钻进洞里一会儿就冒了出来,像变魔术似的。没想到神话小说里让人咂舌的土行孙“土遁”的本领现代人也会,几公里的山洞几分钟就钻出来了,而且,进去的是一车人,出来的还是这些人,干净利落,还不会像土行孙那样时常卡壳,那样偷偷摸摸做事。

    二十多年前我到重庆实习时,不时堵车,还在一个前不巴村后不挨店的地方忍饥挨饿,需夜宿寒山店才能赶到。现在是直线高速行驶,几个小时就到了重庆,吃到热气腾的晚饭,好比关羽斩了华雄酒还是温的一样。饭后还可到市区观火树银花不夜天,徜徉在花的海洋里,感叹万家灯火胜似星辰,车水马龙行如游鱼。山城夜景在灯火的装点下比白昼更加丰富多彩。

    最方便的是在重庆说话又不用硬撑那拗口的普通话,“客家话”和我们一样,说起话来也就格外亲热和气,就跟在家里没出门一样。

    我们食宿的9号商务客栈原以来是个编号,其实那是对东方古老的“客栈”文化注入了新的诠释。“客栈”对待客人不分官大官小,完全是阿庆嫂开茶馆——来的都是客,“9”是最大的一个数,体现追求顶峰的服务理念,把简单的事情做好。真是建筑有形,超越无限。特别是居住的幽静环境在这寸土寸金的城市里怕是要“打起灯笼”才能找到,那浪漫的露台,置于明月清风之下,处于绿树花香之间,款款低语,尽享夜的朦胧。还有喝不尽的千年功夫茶,道不完的万种人间情,令人心旷神怡,宠辱皆忘。邻近还有热气沸腾的“刘一手”火锅,别具一格的麻辣烫把大家搞得面红耳赤,好像世间的烦恼都在这火锅里溶解。9号客栈不但接待过爱尔兰乐团,《疯狂的石头》《爱了散了》等剧组,还有孙丽、王志文等大腕影视明星食宿后赞不绝口。

    在客栈可以趁着夜色赏游船灯火,凭借阳光观两江交汇,碧绿的嘉陵江水与褐黄色的长江水泾渭分明,形成“夹马水”风景,其势如野马分鬃,十分壮观。被大雾笼罩的城市像是浸泡在淡淡的鲜奶中,人就像在一个巨型的奶池里沐浴,别有一种朦胧的诗情画意。每个人都在不知不觉中分享从长江、嘉陵江蒸上来的水分子,赋予你诗的灵感。

    不到朝天门就等于没到重庆,9号客栈就在朝天门的附近,我每天都要到朝天门广场散步,细细品味雾都文化,观察父母引着孩子在“零公里”起始点标志上出发,一步一个脚印走好美丽的人生,低头看千船竞发,还有那麻雀捡拾小孩撒落地上的零食,那认真、警惕的样子,由得你不偷笑。抬头看风筝与飞机试比高,赏夕照码头,就像迷雾中的领航灯一样,红彤彤的落日余辉映红了长江,描绘出一幅江上渔歌的美景。据资料记载,明朝初年扩建重庆旧城,按九宫八卦之数造城门17座,其中,规模最大的一座城门便是朝天门。门上原书四个大字:“古渝雄关”。因此门随东逝长江,面朝天子帝都南京,于此迎御差,接圣旨,故名:“朝天门”,朝天门左侧嘉陵江纳细流汇小川,纵流千多公里,于此注入长江。每当仲秋,碧绿的长江水容嘉陵江水后,声势益发浩荡,穿三峡,通江汉,一泻千里,成为长江上的“黄金水段”。客轮与“两江游”的游船形成百舸争流,码头上喇叭里时断时续传来喊客声,船老板请了一帮人在梯步上给客人和风细雨地介绍游船,那声音、那笑容、那语言就更像寨子里左邻右舍喊客或拉家常一样,很亲热。

    光看朝天门是不够的,解放碑这个中心地带当然得走一走,那是重庆最热闹的地方,高楼耸立入云,鳞次栉比,昼夜人头攒动,加之正在办购物狂欢节,各种肤色的人像磁石一般连人带票子都被吸引过来。听介绍,一座高楼的税收都要上亿,比我们一个县的收入还高。

    我们是应邀参加这次由国家农业部和重庆市政府联合举办的中国西部国际农产品交易会,展厅外来自重庆主产的洋马、吉峰等各类农机各显神通进行展览、演示和电子介绍,展厅内则有来自20多个省市区、特别行政区和国外以食品为主的农产品,看得人眼花缭乱,尝得人三月不知肉味。我们遵义是最大的展团,参展的40多家企业的农产品有5大类320多个品种,货真价实,包装精致,出尽了风头,“寸草心”茶叶、“唐僧果”草石蚕和四四方方的竹笋都深得山城市民青睐,达到了多层次全方面交流的目的,实现了区域交流与合作,为黔北农产品通过重庆市场走向世界进行了有益的尝试。

    两江游已经历,红色景区又看过,鬼城则不感兴趣,本想去看长江山峡,但时间又实在不允许,只得到街上随便走几个景点。在拥有2300年历史的洪崖洞的洋货街特购了反映生活变化莫测的“万花筒”,尝了一点真人秀的“张飞牛肉”。至于吊脚楼和南山风景是不用去的,我的家乡多的着呢,比这里的真实、纯朴、自然多了。单身节大型交谊相亲会我也懒得去凑那个热闹。

    三年不上门,是亲也不亲。直辖多年,重庆变化得太离谱了,“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早已成了历史。

(编辑:刘琛)

 

 
 
责任编辑:刘琛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