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两次题额赠延安 一生不负“五老”名

作者:高建菊 文/供图

来源:中国档案资讯网

2014-05-12 星期一

1956年5月29日,谢觉哉(前排右六)与延安地委、专署负责人和老同志、老邻居及机关工作者,在刚补题完匾额的延安大礼堂门前合影留念。

    说起延安大礼堂,它与谢觉哉有着一段不解之缘。

    谢觉哉是延安“五老”之一,在中共党内外享有很高声望。从1933年开始,谢觉哉进入苏区,跟随中共中央、毛主席历经了二万五千里长征,到达陕北。1937年1月党中央进驻延安后,谢觉哉一家一直居住在延安大礼堂左边一排的窑洞里。1947年3月7日,谢觉哉与吴玉章等同志先行撤离延安去山西临县的后甘泉村,至此,谢觉哉一家才搬离此地。

    1940年1月,国民党当局停发了八路军军饷,并对陕甘宁边区实施经济封锁,解放区的财政经济出现极其困难的局面。1939年2月,毛泽东曾在延安生产动员会上作了生动而深刻的讲话,他说:“面对严重的困难,我们是饿死呢?解散呢?还是自己动手呢?饿死是没有一个人赞成的,解散也是没有一个人赞成的。还是自己动手吧!这就是我们的回答。”时任边区政府秘书长的谢觉哉上书毛泽东,提出发展边区生产,增加财政收入的建议。1941年春,八路军第359旅按照党中央的号召,开赴位于延安南面的南泥湾等地区实行军垦,拉开了大生产运动的序幕。1942年2月,中央军委向全军发出指示,要求全军各部队做到一面战斗,一面生产,一面学习,依据不同的环境条件开展生产运动。从此,大生产运动在陕甘宁边区和敌后抗日根据地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与此同时,陕甘宁边区军民集资200万元(边币)修建供边区参议会开会和办公的礼堂以及六孔窑洞,于当年10月竣工。

    大礼堂的竣工,对于陕甘宁边区人民来说,是一件值得庆贺的大事。这年11月,谢觉哉任陕甘宁边区参议会副参议长,给大礼堂题名的任务就交给了他。谢觉哉受命为礼堂题写的“陕甘宁边区参议会”八个大字,被刻于大礼堂正面门额。

大礼堂建成后,先后召开过边区第二届参议会第一次会议和第二次会议、边区第三届参议会、边区劳动英雄代表大会、边区职工代表大会、延安大学重新开学典礼、边区文化教育工作大会、边区劳动英雄和模范工作者代表大会等重要会议。

    1947年3月,国民党胡宗南部队大举进犯延安,对陕甘宁边区实行大破坏,延安过去修建的十几座礼堂和近万个窑洞的门窗以及山头上的树木都被胡宗南部队烧毁。陕甘宁边区参议会礼堂也未能幸免,谢觉哉题写的几个字也被胡宗南部队凿掉。

    1955年11月15日,谢觉哉关于大礼堂恢复一事给延安专署的复信。

 
 1956年5月29日,谢觉哉回延安时题诗一首。(志明即当时延安地委书记白志明,国卿为当时
延安专署专员赵国卿)

    新中国成立后,毛主席给延安人民复电勉励延安人民“继续团结一致,迅速恢复战争创伤,发展经济建设和文化建设”。中央拨款支援延安建设。1955年,延安地委、专署开始着手恢复被破坏的延安革命旧址。大礼堂如何恢复?7月6日,延安地委请示陕西省委同意后修复了边区参议会礼堂。关于礼堂匾额题字一事,延安专署请示省委可否让林伯渠题,省委批复可以直接去函征求意见。由于种种原因,此事一直没有结果。后来,延安专署又给时任中央政府内务部长的谢觉哉发电征求意见。1955年11月15日,谢觉哉给延安专署复信,信中他表达了应该根据此时的用途起名、不一定按原名恢复的意思。原文如下:“延安专署负责同志:电收到,早就听说陕甘宁边区参议会会场的几个字被胡匪凿去了,是否应该补修?我的意思可以不必。因为一、边区参议会已成历史,今后不再开那样的会了,也许已是延安县人民代表大会开会的场所;二、它不像其他古迹,坏了载某某年重修,到是胡匪破坏的经过,应有记载(不止破坏大礼堂一事),可以在补修大礼堂时,刻文在壁上,至于原刻字的地方,现作什么用就刻什么,这样更合乎事实。未审以为何如?”

    1956年5月,对延安有着深厚情感的、已经73岁的谢觉哉重回延安,进行了10多天的考察。考察期间,谢觉哉整天忙碌不停,走访老同志、老部下和邻居群众,调查农民生产和生活情况。他听取了延安地委和专署的意见,重新给礼堂题写匾额名为“延安大礼堂”。延安大礼堂后来成为延安干部群众组织会议、观看演出等活动的重要场所,符合谢觉哉当时题名的初衷。5月28日,谢觉哉应邀专门为延安的干部作了一场《全心全意做好我们的工作》的报告。临别时,谢觉哉特请延安地委、专署负责人和老同志、老邻居及机关工作者,在他刚补题匾额的延安大礼堂门前合影留念,并赋诗一首:“重到延安景倍鲜,昔时栽树已参天。诸君莫问人何似,后约还须订十年。”

    谢觉哉这次回延安,对于当时延安的贫困状况很是不安。他将在延安考察的所见,特别是陕北人民负担过重的问题,向陕西省委省政府反映情况,并给毛主席写了一封长信,建议中央研究减轻陕北人民的负担问题。毛主席亲自给谢觉哉回信,赞扬他重访延安给当地人民做了件好事。谢觉哉还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国务院写了书面报告,引起了党中央和国务院的重视,国家随之加大了对延安的扶持力度。延安能有今天快速发展的大好局面,谢觉哉功不可没。

   (本文所示照片及档案现存于陕西省延安市档案馆)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5月12日 总第2607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