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口述历史

布袋和尚的传说(上)

作者:口述/张嘉国 裘世良 王舜祁 王月曦 整理/方林泉 王衡山

来源:《宁波档案》

2014-05-09 星期五

    布袋和尚,唐末至五代时明州奉化僧人。后梁贞明三年(917年)在岳林寺圆寂,逝前说《辞世偈》,称自己为弥勒化身。后人以布袋和尚的形象替代了印度弥勒。现在佛教寺院天王殿面朝进门香客、外向而坐、笑口常开、袒胸露腹的弥勒菩萨,即是奉化的布袋和尚。

    布袋和尚的事迹,正史记载很简要,但在奉化民间却流传着很多稀为人知的传说,并留有诸多遗迹,如长汀洪郎潭弥勒入世处、岳林寺等。

漂流县江

    奉化有三大河流:剡江、县江和东江。其中县江穿城而过,因以得名。县江流经县城的一段称龙津,相传为东海龙王的九子敖牙居住。每年敖牙要兴风作浪发大水,说是要趁洪水出东海拜会父亲。这年秋天也不例外,台风过境水就涨了上来,在大水中漂来了一块木板,板上躺着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就是以后鼎鼎大名的布袋和尚。

    奉化城北三华里、县江西岸有个村子,叫长汀。村里有户人家,男的叫张重天,妻子窦氏,务农为生。夫妻恩爱,但膝下无子。这天张重天吃过早饭,正在田间劳作,忽听溪上一声轰鸣,那溪水犹如巨龙,呼啸奔涌而下。在白花花的浪头之中,晃动着一块木板,板上躺着一个赤身露体的小孩,眼见就要被浪头吞没。张重天见此险情,便找来一根竹竿,把木板拨到身边,抱起孩子一看,圆头大耳,生相端庄,朝着自己咪咪发笑,顿觉爱不释手。抱回家中,与妻子商量,认为孩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况自己膝下无子,决心收养,取名起此。

洪郎潭学佛 岳林寺出家

    唐朝末年,政治腐败,群雄争霸,战火频频,社会动乱。人们为求清静之地,安身立命,躲避战祸,便寄情佛教,出家成为时尚。张重天夫妇信佛,起此自小就常随父母到与长汀村隔溪相对的岳林寺拜佛。稍长,又常与村里的小伙伴到寺里嬉戏。岳林寺高大的建筑,恢宏的佛殿,巍峨的佛像,肃穆的佛事活动,强烈地吸引着起此。天长日久,潜移默化,起此对佛教产生了虔诚的信仰。

 
    岳林寺 岳林寺始建于南朝梁武帝大同二年(公元536年),是弥勒菩萨化身布袋和尚契此出家、圆寂之地。图为重建岳林寺之山门。(摄影:王衡山)

    张重天夫妇见儿子如此虔诚礼佛,只得在儿子最爱玩耍的地方洪郎潭岸边造了一间佛堂。起此自此便离开私塾,辍学参禅,并无师自通,没几年工夫,就把隋唐以来的佛家八宗所信奉的经典都参透了。

    唐大中懿宗咸通八年(867年),起此正式向父母提出出俗为僧。

    这年六月初六上午,起此吃过早饭,沐浴斋戒,在父母的伴送下,走进岳林寺。方丈知道张重天夫妇来意后,见起此圆头大耳,一脸善相,小小年纪信佛如此虔诚,就欣然接纳,说:“善哉!善哉!本寺添此沙弥,定能香火兴旺!”接着,举行了拜师仪式。方丈亲自为契此剃去青丝,披上袈裟,并根据他的原名,赐法号“释契此”,取锲而不舍之意,自号长汀子。

布袋记趣

    从此,契此整天背着一个布袋,云游四方。有人问他:“师父有法号否?”契此回答:“我有一布袋,虚空无挂碍;展开遍十方,入时观自在。”于是,世人都称他为“布袋和尚”。

    布袋和尚这只布袋十分神奇。一是深广无边。它看起来不大,但无论多少东西装进去,永远都没有满的时候。甚至连他在福建募捐来的一批扩建寺院的大木头,都能装入袋中。二是有起死回生、变馊为鲜的特殊功效。有人把死了的鱼儿投入他的布袋,他笑嘻嘻地收下,背到河边,倒入水中,鱼儿竟然摇头摆尾,游入溪中。有人把馊了的饭菜倒入他的布袋,过一会儿取出来却新鲜无比,美味可口。他自己吃不完,就分给小儿们啖食。小儿们吃得津津有味,布袋和尚则坐在一方,开怀大笑。杭州灵隐寺前山岩上雕刻的“十八小儿戏布袋”,便是根据此传说塑造的。三是这只布袋永远用不坏,毁不了。有个无赖,惯于寻衅闹事,弄人取乐,以为布袋和尚老实可欺,夺下他的布袋点火烧掉。奇怪的是,第二天,布袋和尚依然背着那只布袋,来去如旧。无赖以为这只布袋定是重新做的,又夺过来把它烧了。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布袋和尚都大度地容忍了。当无赖第四次去夺布袋时,使尽吃奶力气也提不动空布袋了。至此,无赖才知道布袋和尚不是凡人,就拜到脚下,恳求饶恕。布袋和尚点化他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机未到,时间一到,一切都报。”

    从此,这个无赖改恶从善,再也不敢为非作歹了。

   

 
 
责任编辑:刘琛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