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五四时期中东铁路工人两次大罢工

作者:特邀撰搞人 徐春艳 文/供图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4-05-09 星期五

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后,中东铁路工人在哈尔滨举行集会游行。

(此照片档案现存于哈尔滨市档案馆)

    五四运动爆发后,全国各地迅速掀起了声援北京学生反帝反封建运动的热潮。哈尔滨各界、各团体纷纷致电并质问当局:“国家有卖国贼,人人得而诛之,学生何罪?”要求立即释放被捕的爱国学生。1919年5月7日,哈尔滨各校学生相继罢课。学生们义愤填膺,纷纷走上街头散发反帝爱国传单,“拟与京津各处一致行动”。1000多名学生和3000多名工人、商人和市民举行集会和示威游行,要求“废除二十一条”。青年学生还自发组织起“学生团”“学生爱国会”,散发传单呼吁:“日寇以暴风洪水的速度侵袭我们,并企图侵占我们的领土。他们以自己的铁蹄践踏和蹂躏我国人民,我们应当谋求出路。”学生们还编演了《英雄泪》《国事悲》等话剧,极大地鼓舞了哈尔滨民众爱国救国的士气。

    5月下旬,哈尔滨商、学界召开联席会议,决定开展抵制日货、提倡国货运动。很多商店挂起抵制日货的大标语,不卖日货,市民则对日货不买不用,青年学生们捣毁了一些仍在销售日货的商店。在哈尔滨商、学各界的发动下,成立了国货维持会。在抵制日货运动的影响下,日货在哈尔滨市场销声匿迹,日本金票的行情低落,就连日本人出版的中文报纸《盛京时报》《泰东日报》也无人订阅,沉重地打击了日本帝国主义对哈尔滨的经济侵略。

    俄国十月革命后,社会主义思想传入哈尔滨,一些进步青年和工人积极宣传社会主义革命和反帝爱国思想。这一时期,哈尔滨工人在反对日本的同时,还与盘踞在中东铁路的沙俄残余势力针锋相对,在1919年5月至8月期间,中东铁路工人先后进行了两次大罢工。

    在五四运动浪潮的推动下,5月16日,三十六棚总工厂(中东铁路哈尔滨总工厂的俗称)工人为反对沙俄以大幅贬值的羌帖(中国东北民间对俄国卢布的俗称)为工资,筹划罢工。5月18日,1000多名工人召开大会,要求取消中国工人的额外工作,并向中东铁路管理局代总办拉琴诺夫提出拒收高尔察克纸币(羌帖的一种)等3项要求。5月21日,2700余名中俄工人召开大会,沙俄白匪铁路警察闯入工厂进行镇压,“大肆野蛮,并用佩刀挥打工匠前胸”。当天下午2时,铁路工人罢工正式开始,史称“五月罢工”。工人们散发传单,号召中俄工人团结一致,斗争到底,维护权益。他们还致函各国领事及有关部门,说明罢工理由,使中东铁路管理局陷入被动局面。由于此次罢工涉及社会各界极为关注的高尔察克纸币贬值问题,因此得到了各方面的支持。迫于社会各界压力,5月26日,中东铁路管理局基本同意工人提出的要求,“五月罢工”取得胜利。

    “五月罢工”虽然胜利了,但三十六棚总工厂工人的生活并没有太大改变。从6月开始,纸币贬值,物价飞涨,工人们拿着大把的票子,却买不到东西,生活十分艰难。然而此时,拉琴诺夫出尔反尔,提出仍用高尔察克纸币发放工资,激起全体工人的愤懑。工人们私下议论:“俄国鬼子不把我们工友当人待,骨头里都要榨出油来,家里锅盖都揭不开了,这日子怎么过啊!”经过工人串联,举行罢工抗俄的呼声越来越高,迅速燃遍全厂。7月18日,三十六棚总工厂中俄工人召开大会,决定于次日以总工厂汽笛为号令开始全体大罢工,史称“七月大罢工”。19日下午1时,3000余名中俄工人举行罢工,哈尔滨机务段、发电厂的工人也加入罢工行列。24日,中东铁路中俄工人代表大会在三十六棚总工厂召开,选举罢工委员会,提出8项要求。次日,铁路全线开始大罢工,中东铁路处于瘫痪状态。大罢工造成的直接影响是,满洲里至绥芬河整条中东铁路线停运,每天损失几十万卢布,这令中东铁路管理局局长霍尔瓦特感到惊慌失措,阴谋破坏罢工。当局发布布告,以“战时军法”和枪决相威胁,限罢工工人于28日前复工。中东铁路管理局派军警逮捕了罢工的领导者,通告并威胁罢工工人,“如不复工者,驱逐出官户住宅,处以3个月以上的监禁和流放”。7月末,迫于罢工形势,拉琴诺夫决定以克伦斯基纸币(面值较大的卢布,贬值率稍低)发放工人工资,罢工取得了初步胜利。8月初,中东铁路沿线中俄工人持续罢工,这令协约国大为惊慌。日本军方以“保护秩序”为由,要求派兵进驻中东铁路沿线。8月7日,中东铁路沿线戒严,大逮捕开始。19日,沙俄白匪军逮捕了百余名工人,其中有14名俄国工友在横道河子被枪杀。至此,“七月大罢工”遭到血腥镇压,以失败告终。尽管如此,大罢工致命地打击了帝国主义和沙俄白匪反革命势力,在政治上取得了很大的胜利,是五四时期哈尔滨开展的反帝斗争的真实写照,在中国工人运动史上谱写了光辉的一页。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5月9日 总第2606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刘琛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