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布袋和尚

作者:文/王衡山 严九慧

来源:宁波档案

2014-05-08 星期四

    雪窦山露天弥勒大佛 经国家宗教事务局批准,雪窦山露天弥勒大佛于2008年11月在奉化市溪口镇雪窦山建成,大佛总高度56.74米,为全球最高的铜质坐姿弥勒佛造像。雪窦山露天弥勒大佛以传说中奉化布袋和尚慈眉善目、笑容可掬、袒胸露腹、宽容自在的基本形态为造型,是典型的中国化弥勒佛像。(摄影:王衡山)

    布袋和尚,名“起此”,法号“契此”,自号“长汀子”,唐末五代著名僧人,是一位真实的历史人物。幼时自奉化县江漂流到县城北面的长汀村,被村民张重天夫妇收养。18岁在岳林寺出家,以后曾到奉化裘村天华寺挂单,在勒白岙修禅,当过奉化裘村岳林庄庄主,曾在雪窦寺讲经弘法,并云游于宁波、天台、杭州、福建、四川等地,因常荷布袋不离身,人称“布袋和尚”。

    涅磐石 宋代佛教文献载:师将示寂,于岳林寺东廊下端坐磐石说偈圆寂。其后,他州有人见师亦负布袋而行,于是四众竞图其像。图为置于岳林寺东廊之布袋和尚之涅磐石。(摄影:王衡山)

    布袋和尚体态肥胖,大腹袒露,笑口常开,慈眉善目,和蔼可亲。状如疯癫,随处寝卧,见物则乞,饮食不论荤素酒肆,食剩之物,尽投入自带布袋。平生好学,善吟咏、偈语。因伸张正气,劝人为善,常给群众带来欢乐、除却烦恼,亦称“欢喜和尚”。

    后梁贞明三年(公元917年)农历三月初三,布袋和尚端坐于奉化岳林寺东廊磐石上说偈曰:“弥勒真弥勒,分身千百亿,时时示时人,时人自不识。”偈毕安然圆寂,肉身葬于奉化城北封山之腹。自此,世人遂以为弥勒化身,塑像供奉,岳林寺因称弥勒道场。国内佛寺,多供奉大肚布袋弥勒,在日本,被奉为“七福神”之一。

    布袋和尚的传说,孕育于他死后不久的五代,至宋代开始流传,经元、明、清、民国以至新中国成立后,逐步发展成为家喻户晓、人人皆知的民间文学精品。元代作家郑廷玉创作的《布袋和尚忍字记》,明末清初作家嵇永仁撰写的《痴和尚街头说布袋》等,及当代台湾制作的二十集电视连续剧《布袋和尚》,题材皆源于此传说。2000年,奉化召开首次全国弥勒文化学术研讨会,并出版《布袋和尚与弥勒文化》。2007年4月,奉化成立弥勒文化研究会,发动民间文学作者进一步搜集、整理、加工布袋和尚传说。2011年5月,《布袋和尚传说》被正式列入国务院批准文化部确定的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布袋和尚传说的流传地区,在国内主要有浙江、福建、云南、四川等省及港澳台地区,在国外有日本、韩国、东南亚、欧美等国家及地区。主要流传有:身世来历、童年趣事、风物传说、抑恶扬善、解危济困、僧俗和谐、出家圆寂等。

    最早记载布袋和尚传记的档案文献,是成书于北宋端拱元年(988年)赞宁所著《宋高僧传》卷21记载的《唐明州奉化县契此传》,文中记述了布袋和尚卧雪不粘衣、能示人吉凶、善测天气、暗示弥勒化身等,是现存僧传中最简明的布袋和尚传。

    景德元年(1004年)道原所著《景德传灯录》卷27所载《布袋和尚传》,又有衔头乞钱、问答佛理、作偈说法、逝后现身、四众图像等记述,在《宋高僧传》基础上加入了若干典故。

    南宋(1269年)志磐所著《佛祖统纪》卷42所载布袋和尚篇幅虽少,却加入了《景德传灯录》没有的记载,且和后世所见的布袋和尚像构图有密切的关系。此外,较为重要的传记还有:华亭念常《佛祖历代通载》(1341年以前)、觉岸《释氏稽古略》(1354年)、昙噩《定应大师布袋和尚传》(1366年)、佚名《神僧传》(1417年)以及广和《布袋和尚后序》、惠智《重刻弥勒传略记》、佚名《布袋和尚传》等。

    其后,从元代到清代所修浙江地区的方志和《岳林寺志》、《奉川长汀张氏宗谱》、清雍正《浙江通志•布袋和尚传》中,也记有很多布袋和尚的传说。而布袋和尚的口头传说,则更是广泛存在,且代代不息,仅在他生活过的奉化长汀村、锦屏街道、溪口镇、裘村镇的流传故事就有百余则之多。

    不论细节的繁简,有关布袋和尚生平梗概,各传中均没有太大的出入。

    布袋和尚传说的产生,有深厚的社会文化背景。奉化历史悠久,文化昌盛,秦时即为鄮县县治所在地,唐代正式建县。奉化之名来自“遵奉王化”,民俗淳厚,“和文化”深入民间。布袋和尚幼读诗文,知书达礼,扎根群众,深受中华传统文化和奉化地域文化熏陶,形成了豁达乐观、大度宽容、助人为乐、幽默风趣的性格。他虽然出家,但不出世,与百姓有着广泛的交往和密切的联系,因此,他的传说得以不断丰富,生生不息。

 

 
 
责任编辑:刘琛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