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福建侨批档案与申遗(二)

作者:王惠伟 郑宗伟

来源:福建档案

2014-04-23 星期三

    (三)保存大量原始侨批档案文献

    档案属第一手原始资料中最具征信的史料。福建侨批档案文献翔实记录了福建侨批业的发展历程,可与典籍文献互为补充、互为印证。主要内容有:1、福建著名的王顺兴、天一、美南、如鸿、亦宜安、福泰和等200多家国内外民信局、批信局形成的侨批业务文件;2、厦门市银信业同业公会、晋江县银信业同业公会、菲律宾华侨汇兑信局同业公会、南洋中华汇业总会等海内外侨批业同业公会形成的的侨批业务文件;3、中华邮政储金汇业局、中国银行、华侨银行、中兴银行等官方、民间金融机构形成的侨批业务文件;4、官方邮政、海关等机构对侨批业的监管类中英文文件,包括邮政当局制订的批信管理规章、备忘录、报告、公函;民局与邮联国家关系报告、业务年、月报,查处批信走私的有关文件;福建各地方批信局名录、批信局或民局申请注册管理与换发营业执照、民局批信包封和海外邮资等各种统计表等。这些档案文献真实揭示了侨批业产生、发展、繁荣和消亡的基本脉络。侨批文书档案还反映了海外移民史、福建近代史和福建地方文化鲜为人知的一面及其对侨乡社会的影响。如,福建侨批业的经营者曾投资南洋橡胶和制糖业,参与南洋的经济开发;开设于福州下渡的福泰和侨汇庄是福州系侨批业的重要经营机构,其老板为新加坡华侨周学振。1928年周学振在仓山公园路建设“振庐”,现为仓山著名的具有西洋风格的近代历史建筑。

    (四)内容丰富具备完整性和系统性

    福建侨批档案形成内容丰富。中国人移居海外的历史是一个延续不断的历史,华侨华人在迁移、生活和发展过程中形成的大量侨批,它是一个完整系统的整体,跨越的时间相当久远。就个体华侨华人而言,其宗族的形成也是长期的过程,包括从国内到国外,涉及几代、甚或数代,他们之间有着无法分割的血缘联系。福建侨批中既有官方对侨批业的各种监管文件、侨批信封、信笺和汇票,也有重要的侨批遗址和实物;既有个人的,也有家庭社会的;既有国内的,也有侨居国的;既反映了历史,也体现出现代;既有反映投资经商、文化教育的,也有表现政治、外交的,等等,涵盖了侨乡和侨居国各地的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的信息。

 
1919年菲律宾华侨曾云螺寄给泉州南门外下企乡岳父母的侨批(收藏于福建泉州市档案馆)
 
   福建侨批档案兼具完整性和系统性。完整性和系统性是大多数民间文献能够成为记忆遗产的重要条件之一。福建侨批的完整性和系统性表现在时间和空间两个方面。从时间上来看,福建侨批产生于19世纪前半叶至20世纪90年代,最早可追溯至19世纪90年代,最晚为1992年新加坡华侨李秉烛寄给永春丰山乡李燕珠的侨批,经历了清朝、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历史时期,比较系统完整地反映了时代的变迁、社会的演进和经济的发展。从空间上来看,地点除了涉及福建泉州、厦门、福州、漳州、莆田、龙岩等几十个市县外,更有侨民侨居所在地,包括东南亚的印尼、马亚西亚、新加坡、菲律宾、泰国、越南、缅甸等在内几十个国家和地区。侨批承载着当时的原乡和客居地两地的经济、文化、社会等各个层面的真实记录。以泉州市档案馆收藏侨批中涉及到两个家族为例,一个是泉州曾云螺家族的98封侨批;一个是许书琏家族寄往菲律宾的340多封回批和80封侨批。这两个家庭的侨批最大的特点是时间跨度大(1912-1947年)和完整性,真实反映了这两个家庭的一段历史。

    二、福建侨批档案的开发利用

    福建侨批档案是19世纪以来海外华侨与其家乡的眷属共同形成的不可再生的集体记忆。作为侨乡特定历史阶段的一种见证物,它不仅数量庞大、类别丰富,而且时间跨度长,涉及国家地区广阔,在世界移民文献中十分罕见,它记录了侨乡和侨居地的社会历史变迁,是国际移民文化的见证和中外文化交流的载体,是研究华侨史、移民史、邮政史、海外交通史等的珍贵史料。

    作为维系海外华侨华人与家乡重要的经济与精神纽带,福建侨批发源于民间、流转于民间,不仅在侨眷生活、家乡建设、共纾国难等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而且对促进中华文化在海外的传承与交融,以及侨乡社会由传统向现代的转型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深入挖掘侨批档案潜在的各种价值,包括社会价值、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在开发利用中体现侨批档案的价值,扩大侨批档案的社会影响力和公众认知度,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