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只一张旧船票怎能三次登上龙船(上)

作者:张建伟

来源:福建档案

2014-04-23 星期三

    慈禧在历史上有三次实际掌握清朝的政权。头两次是在同治年和光绪初年,史家称之为“垂帘听政”,因为皇帝的年龄小。第三次是在戊戌政变后。而这一次,不再有什么隔着她和皇帝的帘子,皇帝早已是大人了,而她这个做母亲的,就并排和她的儿皇帝坐在龙椅上。于是,她的大臣们为这第三次亲政选了个很好听的词儿:训政。

    整整47年时间,无论皇帝的年龄小,还是年龄大,大清朝的皇权都稳稳地操在她的手中,这才是她最需要的东西。

    但“名义”也是重要的,重要到她的掌握皇权是否“合法”。只有那些小说野史才把慈禧描写成一个可以为所欲为的女人。实际上,她无论有多大的权力,也做不到这一点。例如,她从来就不敢为所欲为到把皇帝废掉。而她自己真正当上皇帝,像武则天一样。是的,不能。要当皇帝,必须有当皇帝的“合法”理由,就是武则天。也是在佛教中找到了一个“理由”,才“理所当然”地坐上了龙椅。而慈禧,她连这样的一个“理由”也找不到。因此,她的本事再大,也只能当一个实际上的女皇,而不是形式上的皇帝。

    对她来说,这就够了。她是一个不寻常的女人,也可以说是一个天才的女人。随着丈夫(咸丰皇帝)和儿子(同治皇帝)的先后去世,家庭、伦常、母子等种种幸福都一一从她身边消失后,她渐渐地对这一切居然都安之若素了,只是全身心地燃烧着不灭的权欲火光,以之代替失去的一切。除了权力,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可以安慰她的任何东西。为了权力,慈禧天不怕地不怕,但有三样东西她却不得不怕:怕祖宗,怕鬼神,怕历史。

    “祖宗家法”是她经常挂在嘴边的东西。她要制约或夺取皇帝的权力,祖宗都是她的靠山和理由;她迷信,她在现世所做的一切,都怕在阴间得到报应。因此,她要掌握政权,那理由得充分得让阴间的鬼神都没有异议;她聪明,知道要使鬼神没有异议,要靠当代的和后代的史家为她说话。“历史的记载”,对当权者来说,是一个更可怕的东西。“留芳百世”和“遗臭万年”并不仅仅只是两个不同的成语。

    一个要掌握最高权力的女人,要跨越这样三道障碍,真不容易。而慈禧太后居然一次次地做到了,至少,她自己和她的大臣们认为她做到了。只一张旧船票,居然三次登上龙船,并且满朝文武心甘情愿地为她的龙船拉纤,这份本事,着实不小。

    关键在她的权谋和永远符合祖制的那个“理由”。

    头一次。咸丰皇帝,她的丈夫刚刚去世以后,她的儿子,也就是太子刚刚六岁。她没有干政的理由,但她创造了一个。咸丰帝临终托孤,把太子托给了肃顺等顾命八大臣。但慈禧运用她的智谋和她的小叔子恭亲王的权力,把肃顺给宰了,把顾命的祖制给摆脱掉了。要把顾命制换成垂帘听政制也不容易,需要找个理由,一个仍然符合祖制的理由,同时,这个理由,恭亲王也得同意。她用“议政王”的无上头衔,换得了恭亲王对她垂帘听政的支持,并发动所有的史官,寻找历史上垂帘听政的成例。至少找到了13个,连夷族的萧太后听政的事例都给搬了来,作为她的政变并没有干错的佐证。这样,她才心安理得地坐到了帘子后面。

    第二次,更不容易。她的儿子同治皇帝。亲政不到两年便去世了,而且没有后代。这样,她必须在皇室中选择一人为嗣皇帝,以延续清朝的统治。这时,她有两种选择:一、选择同治皇帝兄弟辈中的一人为嗣皇帝;二、选择同治皇帝侄子辈中但年龄较大者中的一人为嗣皇帝。这两种选择都是符合祖制的,即,选择年龄较大的人当皇帝,所谓“国有长君,社稷之福”。但这两种选择都是慈禧太后所不愿意的。

    首先,如果选择了年龄大的皇族子弟为帝,则立刻可以亲政,那么,慈禧就不可能再过一次垂帘听政的瘾了。儿子死了,由别人家的人来当皇帝,她这个太后还有什么意思?

    其次,如果选了年龄小的来当皇帝,而这个小皇帝是同治皇帝的儿子辈的,那么,即使实行垂帘听政的体制,坐在帘子后面听政的人也不是她,而是同治皇帝的皇后,也就是说,她的儿媳妇将成为皇太后,而她,不过得了一个“奶奶”头衔而已。

    因此,对慈禧来说,她只有一种选择,即选择年龄小的,而这个小皇帝还必须是同治皇帝的同辈人,这样,她的皇太后的头衔还在,她也才可以第二次垂帘听政。为了兼顾这两方面的情势,她选中了现在的光绪皇帝,当年醇亲王4岁的儿子。光绪与同治是同一辈的人,不会妨碍她继续做她的皇太后;光绪之母,是慈禧的亲妹妹,也就是说,光绪是慈禧的姨侄,此中关系,较他人当然密切得多;更重要的是,光绪年龄小,立为嗣皇帝后,可以使慈禧二次垂帘听政,再握皇权。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