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福建侨批档案与申遗(一)

作者:王惠伟 郑宗伟

来源:福建省档案馆

2014-04-18 星期五

 
1919年菲律宾华侨曾云螺寄给泉州南门外下企乡岳父母的侨批(收藏于福建泉州市档案馆)

    侨批是海外华侨寄给国内侨眷的书信与汇款的合称(“批”是福建方言对书信的称呼),又称“银信”。福建地处中国东南沿海,先民自古就有出洋谋生的传统。我国现居海外的4500多万华侨华人中,祖籍福建的超过1/3。19世纪以来,随着海外移民和华侨寄回侨乡信函与钱款的增多,逐渐出现了这种“信款合一”的书信。

    根据现有的史料记载,侨批最迟出现于19世纪中期(清道光年间),直至20世纪70年代侨批业归口银行管理,历时150余年。迄今为止,福建省境内已发现的可提供目录侨批档案有4万多件。这些历经百年的海外华侨华人与国内侨眷的两地家书,内容涉及国内外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风土人情等各个方面,记录了从清末到新中国改革开放近一个半世纪的社会变迁,见证了中外文化的交流与融合,彰显了“爱国爱乡、海纳百川、乐善好施、敢拼会赢”的福建精神,是弥足珍贵的世界记忆遗产。

    一、福建侨批档案具备独特性

    福建侨批档案是中国侨批档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属珍贵的文献遗产。由于福建省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历史背景,福建侨批档案具有鲜明的地域和文化特征,蕴含着丰富的历史信息,彰显出独特的历史文化价值,见证并促进了侨乡和侨居地的经济和文化发展以及中西文化交融。

 
1925年福建邮务管理局颁发给宜美信局的挂号执照(收藏于福建省档案馆)

    (一)记载福建侨批业四大经营体系

    作为著名的侨乡,福建的侨批业曾盛极一时,侨批信局遍布全省各个地区,尤以闽南系侨批最为著名。因派送地域的区别,经营侨批业务的信局常以乡谊的关系维持各自的营业范围,逐渐形成了以厦门、福州、涵江等口岸城镇为中心的厦门系、福州系、兴化系和闽西系等四大侨批地域体系。反映福建侨批四大经营体系的文献与现存的著名侨批局遗址(如王顺兴信局、天一信局遗址等)相互印证,展示了福建侨批业独特的地或特征。

    1.厦门系侨批是福建侨批史上历时最长、规模最大的一个体系,其派送范围遍布闽南地区的十几个县市,它也是现今所称的闽南侨批。厦门系侨批派送区域可分为泉州和漳州两个片区。海外寄来闽南的侨批大多数经厦门局承转,然后送至泉州、漳州各县的分支或代理机构,再由其解付至侨眷手中。厦门系侨批海外收汇地主要是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印尼,另外还有少量为缅甸、越南、泰国等地。

    2.福州系侨批。福州为闽东地区侨批的主要聚散地。福州系侨批局的派送区域包括闽侯、长乐、福清、永泰、闽清、三都澳及闽东和闽北的部分县市。福州系侨批海外主要收汇地区为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印尼及缅甸等地,另外还有少量为缅甸、越南、泰国、日本、美州等地。

    3.兴化系侨批。兴化系侨批承转局大多设在涵江镇,派送范围为仙游、莆田两县及福清的部分侨乡。由于地理位置和经济发达的优势,因而成为莆田乃至闽中地区侨批派送及回文收发中心。兴化系侨批在海外主要收汇地是新加坡、马来亚、印尼等地,各大信局总机构大多设在新加坡。

 
1919年菲律宾华侨曾云螺寄给泉州南门外下企乡岳父母的侨批(收藏于福建泉州市档案馆)

    4.闽西系侨批。闽西系侨批规模不大,闽西侨批大多由厦门或广东汕头承转,派送范围包括龙岩、永定、上杭、长汀等地。海外的揽收地区主要是新加坡、马来亚和印尼等地。

    (二)反映福建侨批业金融汇兑状况

    侨批体现在经济上的贡献不仅在于对家乡的经济支持,更有意义的是培植了一批侨批业的经营者和从业者,催生了侨批金融汇兑业务,从而带动了家乡与侨居地金融领域的发展。在家乡和侨居地出现了以经营侨批汇兑业而起家的侨批汇兑局,进而发展为民间银行经营。

    福建侨批金融汇兑业较为发达,厦门、鼓浪屿、晋江、福州等都曾为侨汇互汇局所在地。侨批业汇款主要分为信汇(侨批)、票汇和电汇三种。一般情况信汇用于小额侨汇汇款,票汇用于大额侨汇汇款,汇款人购买信局或邮局汇票,由原信中寄回收款人。福建侨批金融汇兑业务繁忙,侨汇额数量巨大,许多著名的侨汇庄、钱庄、商号在侨批汇兑业中普遍使用汇票,在侨批业中扮演重要角色,这是福建侨批业的一个显著特征。如,中南信局与中南银行、杨人月金铺汇庄及汇票、三美汇兑局及汇票、鸿安汇兑信局及汇票等。侨汇票的使用促进了当地汇兑庄、钱庄等民间金融业务的繁荣,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福建侨批业和金融业的发展状况。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