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西柏坡中央医院往事(上)

作者: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4-04-18 星期五

      日前,笔者一行在北京走访了当年在河北西柏坡中央医院工作或生活过的几位老同志及革命后代,听他们讲述了当年的故事。
      60多年前,他们有的是朝气蓬勃、精神抖擞的骨干医生,有的还是东跑西颠、只知道爬树摸鱼的小淘气。但在解放战争最紧张的西柏坡时期,他们和父辈们都经历了大革命熔炉的历练,成为新中国医疗工作的奠基人,为新中国的医疗事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东柏坡的“护训班”

      我们分别拜访了当年中央医院妇产科护士阎彩兰和医政科文书李惠民。阎彩兰,1929年出生,今年85岁,是东柏坡第一任党支部书记阎九叙的女儿,也是著名医生赖恩的夫人。李惠民,1930年出生,今年84岁,河北平山县人。他们俩都参加了当年东柏坡的“护训班”,走上了革命道路,后来他们又被调到中央医院。他们讲述了当年“护训班”的事情。

阎彩兰

李惠民

    他们介绍,东柏坡的“护训班”是中央医院的组成部分。1947年3月,时任中央军委卫生部医政科副科长的鲍敬桓带领一批卫生人员到达西柏坡,在东柏坡建立门诊部。当时机构设置比较齐全,内科由伍一泽负责,外科由赖恩负责并兼任医务部主任,儿科由邓子华负责。由于缺人,6月门诊部在这里招了一个“护训班”,共有20人,其中12名男同志、8名女同志。得到消息后,他们在家人的支持下,应召入伍,走上了革命道路。
    门诊部占用老百姓的房子,门诊房是王兵玉家的房子,病房是王兵来家的房子。当时,卫生科科长鲍敬桓,训练班班主任陈坤惕,“护训班”班长刘永明。
    当时“护训班”课程很多,由科室主要负责人讲课。邓子华讲授《儿科学》,伍一泽讲授《内科学》,赖恩讲授《外科学》,胡玉心讲授《药物学》,蔡兴讲授《化学》(他是化学课代表),陈坤惕讲授《护理学》,鲍敬桓讲授《环境卫生》,王一毅讲授《英语》。
    当时是供给制,每人每月5角钱。每星期吃两顿细粮,其余就是小米干饭。开饭的时候,他们就在院子里找个地方,饭盆儿往地上一放,几个人围蹲在地上吃。
    李惠民说,当时刚学会几个英文单词,觉得特新鲜,于是,拿起笔在门诊部门口的白墙上写上:“HOSPITAL(医院)、WARD(病房)、OUTPATIENT DEPARTMENT(门诊部)”。路过的人看见后都惊奇地说:“嘿,这小孩儿还会写几个外国字呢!”他听后心里美滋滋的,学习英语劲头儿更高了。
    由于战时形势紧迫,“护训班”学员没学多长时间,就开始一边学习,一边实习,投入了紧张的工作。当时,“护训班”学员被分成两个组:一个是临床护理组,另一个是公共卫生组。阎彩兰被分到临床护理组,主要在产妇护理室和婴儿房工作。李惠民被分配在公共卫生组,主要负责环境卫生的宣传、督促和检查,部队战士的群防群治工作,并到各乡村调查农民居住环境情况、饮用水井的水质情况,以及房屋、水井周围的污染源情况。如果发现哪家井口与猪圈的距离过近,他们就要马上提出整改要求,所有井口必须高出地面30厘米,避免雨水倒灌等等。
    1948年,中共中央要来西柏坡,东柏坡也开始腾房子。1947年底,东柏坡门诊部的负责人到西柏坡斜对面的朱豪村选了房子;1948年3月,门诊部搬到朱豪村。当时,延安中央医院来了一部分人,又从河北石家庄等地招来一部分人,组成了中央医院,为了保密,当时叫中央工委五科朱豪医院。在东柏坡还保留了一个卫生科,人员有邓子华、刘佳武、黄杰文、杨景珩、胡一心等。
    到朱豪村中央医院后,阎彩兰还在妇产科工作,具体负责妇女婴儿的护理工作。在这里,阎彩兰收获了爱情,与外科名医赖恩结婚。赖恩当时20多岁,她18岁,因为他们天天工作在一起,久而久之,产生爱慕之情。1948年秋天,他们在朱豪村结了婚,住在一户老乡家里。李惠民开始在护理部公共卫生组,后来到院办收发室工作,负责文件收发、会议通知、刻印蜡版、院务会议记录等工作。

中央医院机构设置健全

    刘健,1930年出生,今年84岁。当年她是中央医院的外科医生。
    刘健介绍,1946年7月,组织安排她到了太行山上的军医大学学习,校址设在山西长治潞安县的一个村庄。学校开始不叫军医大学,叫华北大学,校长是范文澜。由于形势的发展,石家庄解放后,晋冀鲁豫和晋察冀解放区合并,组织上命令他们从山西太行山迁到河北石家庄。校址位于当时石家庄郊区的一个新兵营,在那里,与晋察冀白求恩医大合并为华北军医大学,就是后来的第一军医大学。当时中央军委卫生部副部长傅连暲从他们学校抽调了40名学生到中央医院,她是其中一名。

刘 健

    当时,中央医院条件较好,机构设置也很健全。院长黄树则,副院长谢华;妇产科主任金茂岳,内科主任黄树则,外科主任周泽昭,小儿科主任侯健存,牙科主任李得奇,护理部主任陈坤惕。另外,还设有一个化验室,面积比较大,主任是邵康。眼科设在夹峪,由王鹤滨负责。
    金茂岳主管的妇产科是一个单独的院子,院子里边有好几间病房;牙科和妇产科相隔较远,靠近滹沱河;她所在的外科,跟内科对面,都是单独的院子;外科主任周泽沼,下边有两个主要大夫:一个是李冰(李克农女儿),另一个是赖恩;内科下边也有两个主要大夫:一个是郑学文,另一个是李慎。外科有很多手术室、病房。当时,中央医院还有三四个外国大夫,米大夫在夹峪村,主要负责给毛泽东看病,有时也讲课;还有美国医生马海德、印尼医生毕道文、苏联医生阿洛夫等。1948年底,解放军南下,需带一部分军医随军,从石家庄来的40个学生可以回学校。但根据工作需要,中央军委卫生部副部长傅连暲就找到外科的她和妇产科的孔令中、内科的岳惠南、儿科的申小丛一一谈话,做她们的思想工作,让她们4个人留下来。
    当时,中央医院的医疗器械、药品品种都比较齐全。但毕竟是战争年代,抗生素很缺,只有非常严重的病人才能用,一般消炎都用磺胺药。中央医院所治疗的病人大多是中央领导人、机关工作人员和当地老百姓,前线伤员很少。

滹沱河和医院的马厩

    石新民,1941年出生,中央军委卫生部原总务处处长石济时之子。他说,自己当时年龄还小,印象最深的就是朱豪村边上的滹沱河和医院的马厩。

石新民

    他说:“爸爸石济时是随中央军委卫生部副部长傅连暲一起到了朱豪村。路上,由于爸爸身体不好,傅连暲还把自己的骡子让给爸爸骑。我和妈妈、弟弟、丑子冈阿姨(洛杉矶托儿所负责人)一块儿坐马车过来的,没走山西五台山,因为怕五台山冷且不安全。从山西临县三交出来时,傅连暲还给妈妈一个暖瓶,用来热奶,因为弟弟石新华刚生下来不久,才1岁左右。”
    在朱豪村时,石新民才8岁,记忆中朱豪村很大,房子都是平顶,院子不大。当时医院占用的房子都是老百姓腾出来的。他家在滹沱河南岸不远处,靠近村子的东头。那时,他经常去中央军委卫生部部长苏井观家,苏部长人很好,孩子们都愿意去。中央医院主院址在一条大路的南边,是一个三进式院落,他没进去过。
    滹沱河南岸不远处是一个马号,位于村子的西头。这里是他印象最深的地方之一。记得当时马号里面有很多马、骡子和驴,大概有几十头。当时汽车很少,这些马号里的牲口就成了中央医院很重要的运输工具,医生外出应诊,大都是靠着这些骡马和毛驴。当时用三个大锅煮黑豆喂牲口,因为马槽里有煮熟的黑豆,特别好吃,孩子们经常跑去吃黑豆。
    他另一个印象深的就是滹沱河。这条河很大,平时水不深且很清澈,赶上发水时连大树都能淹掉。那一年,他爸爸石济时的勤务员贺三镇和另外几个人到河里游泳,由于水大,有两个人被淹,贺三镇在救人时被淹死了。为了纪念贺三镇的义举,他爸爸石济时还为贺三镇主持召开了追悼会。
    在朱豪村住了一年,他们一家还随机关转移了一次。当时,大家都不知道为什么,光知道跟着走,后来才知道是国民党军偷袭石家庄。当时他们过了河,隐蔽到山里,但没待多长时间,听说敌人撤了,就又回来了。
      1949年2月,石新民的爸爸提前到北平参加了接管工作,他们则随下东峪育英小学100多名师生乘坐汽车进入北平。

“公家的孩子”

    傅维方,1937年出生,是当时中央军委卫生部副部长傅连暲的女儿。她回忆了当年如何从陕北到达华北,以及在华北的艰苦生活。

傅维方

     傅维方说,在山西临县三交时,她家跟吴玉章家在一块儿住着。1948年初,她父亲率延安中央医院和中央门诊部部分医务人员向华北转移,她家和吴玉章家等一块儿走的。
     到达河北阜平县后,她住在聂荣臻家,父母就离开了。当时,她也不知道父母去哪儿了,自己留下来成为“公家的孩子”。在阜平,她在荣臻小学(后来叫“八一小学”)上学,当时才11岁。学校从一年级到五年级,孩子很多,任远征、廖玉等都是她同学。由于是战争年代,她记得那时敌机轰炸很厉害,国民党军一天到晚找华北军区司令部,要炸他们,小孩子也跟着躲避。老师把他们带到山沟里的蓖麻地里,就能看到敌机扔炸弹,敌人用机枪扫射。有一天,中央军委卫生部的雷济祥把她接到了朱豪村。
     在朱豪村时,她家住在一个单独的小院儿里,房子为砖房,坐东朝西,院子长方形,正房还有人住着。在朱豪村那儿由于没学上,待了没多久,她又回到了荣臻小学。1948年,有一天,忽然来了几个医生,说给孩子们体检。有一名医生手拿一个听诊器,给她听了之后,说她得了肺结核病。当时,学校好像有近10个小孩子得了这种病。后来,就把他们这些得病的孩子接到石家庄和平医院进行治疗,治疗一段时间后,就让他们又返回学校上学。
    1949年3月9日,她跟随“八一小学”的师生们一块儿进了北平。
    战争年代,她印象最深刻的是几乎没在父母身边待着,得到父母的爱很少,就是一个“公家的孩子”,说起这些,她眼睛里仍然流露出些许的苦涩!
                                                                (未完待续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4月18日  总第2597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