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侵华日军“四大天王”覆灭记

作者: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4-04-10 星期四

            中国空军驻太原的第五大队第28中队中队长陈光                             

 中国空军第四大队大队长高志航

中国空军飞行员徐葆畇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日本就已经拥有世界一流的战机,包括侵华战争初期使用的“九五式”战斗机、“九三式”轰炸机以及后期的三菱A6M零式战斗机、三菱G4M轰炸机等。20世纪30年代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华战争和40年代发动的太平洋战争,均是凭借其优势兵力和先进的武器装备以及其推行的所谓“武士道”精神,目的就是想称霸世界,为自己扩张生存空间。尤其是日本帝国主义大举向中国内地进攻,到处烧杀抢掠,狂轰滥炸,屠杀无辜人民,罪行累累,罄竹难书。中国军民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奋起抗击,英勇杀敌,谱写了可歌可泣的篇章。其中中国空军勇歼日军“四大天王”便是其中的光辉范例。
    日本军国主义者在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前,为推行“武士道”精神,在陆军航空队和海军航空队的战斗机飞行员中,通过定期的特技、编队、空战、射击等技术竞赛,曾评选出4名最优秀的飞行员,谓之“四大天王”,作为全体飞行员的榜样,他们是陆军航空队的三轮宽少佐,海军航空队的山下七郎大尉、潮田良平大尉、南乡茂章大尉。这些日军“空中骄子”都曾在侵华战争初期,双手沾满了中国人民的鲜血,但这些不可一世的恶魔,在中国空军飞行勇士面前,相继被歼、被俘,落得可耻的下场。
    日本空中“四大天王”在中国毙命的方式各有不同,同时也诞生了中国空中英雄不同的事迹,被历史和后人所铭记。


被击落的首个“天王”

   在侵华战争中最先丧命的“四大天王”是日本陆军航空队三轮宽,少佐军衔。1918年5月,三轮宽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29期,1920年10月又在日本陆军航空学校第10期毕业,是日本航空队中飞行经验丰富的老牌飞行员。“七七事变”后,三轮宽率队由牡丹江飞抵天津,多次攻击北平、保定、石家庄、张家口、大同等地,犯下了无数罪行。

霍克-II型飞机

霍克-III型飞机

И-15型战斗机

И-16型战斗机


   1937年9月初,晋北、内蒙的战事日趋紧张,日军调集重兵向蔚县、灵丘和平型关等地发起攻击。而关东军参谋长东条英机指挥“蒙疆兵团”也向大同发起攻击,以策应日军华北方面军沿平汉铁路进攻保定和石家庄。9月14日,中国空军奉命组成北方支队,进驻山西省北部机场,以配合地面部队作战。
   面对敌强我弱的战争态势,中国空军的勇士们沉着应战。1937年9月21日,日本陆军航空队第16联队第一大队队长三轮宽率领8架“九五式”战斗机,掩护14架“九三式”轰炸机,从山西阳高机场起飞,前去轰炸太原。14时30分,中国空军驻太原的第五大队第28中队中队长陈其光率领霍克-Ⅱ型战斗机4架和中央航校的战斗机3架起飞拦击。当时中日空中力量对比悬殊,中国空军勇士发现敌机后,毫不畏惧,勇敢沉着,迅速抢占有利战术位置,中队长陈其光切入日军战斗机长机尾后,猛烈开火,当即将其击落。残骸坠落在太原郊区大孟的麦田里。
   战后从现场发现,日军飞行员头部受重伤毙命。清理遗物时发现飞行员内衣中有“三轮宽”印章一枚,并搜出佩刀一把。由此确认该飞行员便是有日军“射击之王”“攻击能手”“驱逐机之王”等种种光环的三轮宽,可他却成了日军“四大天王”中的第一个也是军衔最高的丧命者。

被处以极刑的“天王”


   第二个被击落的是日本海军第13航空队第二分队队长山下七郎,大尉军衔。
   1937年9月26日,山下七郎率领战斗机编队从上海公大机场起飞,掩护轰炸机群袭击南京。中国空军第四大队大队长高志航率数批霍克-Ⅲ型战斗机从江苏句容机场起飞,迎击日机。中日双方飞机在太湖附近上空展开激烈的空战。日军山下七郎的“九六式”座机被高志航等多名飞行员击伤后,狼狈逃窜,由于飞机伤情严重,难以继续飞行,迫降在苏州以东、由中国军队控制的太仓县境内。山下七郎很快被中国军队俘获,他驾驶的“九六式”126号飞机也被收缴。
   审讯时山下七郎供认,他是日本九州福冈县久留米市梅满町人,1937年9月9日,他从日本大村机场起飞,经韩国济州岛着陆加油,当天飞抵上海公大机场,随后在上海附近地区支援地面部队作战,9月19日起,担任掩护轰炸南京的任务,没想到9月26日就成了中国军队的俘虏。他还口是心非地表示,此次作战中国军队之英勇,实在出乎日本人意料之外。他盼望早日停止战争,能得生还,以后誓不再做军人侵略中国,此次被俘蒙受优待,尤为惭愧等等。
   随着战局的变化,山下七郎与其他日军战俘,几经转移,最后被押解到四川成都战俘营关押。由于成都地处中国大后方,中方对日战俘看管不严,山下七郎不思悔改,串通其他日军战俘借外出到附近地区购物的机会,进行军事侦察,收集情报。1943年4月上旬,他将收集的情报资料秘密缝于破旧的衣服内,与进行侦察活动的其他两名士兵(一名下士,一名中士)逃出战俘营,准备沿长江而下到宜昌的日军占领区去送情报,结果被中国军队抓获。经审判,山下七郎于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的当日判处死刑,执行枪决。这个顽固不化、始终与中国人民为敌的战犯,结束了他可耻的生命。


空战中被击落殒命的“天王”


   第三个被击落的是日本海军第12航空队分队长潮田良平,大尉军衔,有“东方红武士”的称号。
   1938年1月7日,日本海军航空队分队长潮田良平率领9架“九六式”战斗机,从南京大校场机场起飞,掩护木更津航空队的15架轰炸机空袭南昌。中国空军第五大队И-15型战斗机群由青云谱机场起飞迎击日机,双方展开了激烈的空战,中国飞行员徐葆畇英勇奋战,空战中击落1架日“九六式”战斗机,该机飞行员当场毙命。战后查明他就是被日本当局称之为“东方红武士”“四大天王”之一的潮田良平。


命丧鄱阳湖的“天王”


   第四个被击毙的是日本海军第15航空大队分队长南乡茂章,大尉军衔,被封为“军神”。
   1938年7月18日,日本海军航空队南乡茂章率领8架“九六式”战斗机从安庆机场起飞,掩护14架轰炸机和5架攻击机空袭南昌。
   当时在南昌有两个机场和1个飞机制造(修理)厂,中国空军的第三、四、九大队各一部和支援中国抗日的苏联志愿航空队两个机群均在此驻防。当得到观察哨发来消息称日军27架飞机即将飞抵南昌轰炸时,中苏空军立即起飞25架И-15、И-16型战斗机迎敌。中日双方在鄱阳湖上空展开激战。中方飞行员先后击落4架日机,自己也有多架飞机被击落。坐落于南昌的两个机场也同时遭日机轰炸,地面有10架飞机被炸毁。由于当时地面没有雷达设备,通讯设施较差,无法掌握空战情况。
   据目击者讲述,激战场面十分壮观,空中机枪声不断,互相追逐厮杀。此时中国空军有1架飞机被日机击伤,这位英勇的飞行员临危不惧,在十分困难的情况下,他驾机向附近1架日机撞去,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冒出一团浓烈的火球,两架飞机被炸成碎片,一齐坠落鄱阳湖中。这位中国不知名的英雄壮烈牺牲,日机飞行员也即时殒命。事后中国空军搞不清哪几名飞行员是空战中被日机击落阵亡的;哪一位是撞击日机英勇殉国的,长期以来还是一个未解之谜。
  日本被撞落飞机的飞行员正是南乡茂章。这个一心为日本帝国海军航空队效力的“鹰犬”一再扬言要替其他三个“天王”复仇,反而命丧鄱阳湖。这位年已33岁而不娶的“光棍”之死对日本海军航空队产生很大影响。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海军次长山本五十六亲自参加追悼会,为失去最后一名“天王”而痛哭,并到南乡茂章家中吊唁、慰问。后来海军航空队又追授南乡茂章为海军少佐,日本裕仁天皇封他为“军神”。他们妄图以此来激励更多的日本年轻人为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行径效命。
   日本军国主义者册封的所谓的“四大天王”,深受军国主义侵略扩张思想的驱动,曾猖狂地叫嚣“要雄飞海外,愿尸沉海底”“为帝国开辟疆土,扩大生存空间”等等。日本军国主义依仗其军力,不但疯狂侵略中国,并发动了太平洋战争,与世界为敌,终究还是以失败告终。
   日本在当时论飞机装备性能是精良的,论飞行技术是高超的,论兵力数量也是占绝对优势的,中国空军均无法与之相比。但中国空军飞行员是在为保卫祖国领空而战,为正义而战,就有一往无前的献身精神,这是战无不胜的源泉,也是日军无法比拟的。因此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日军“四大天王”悉数在中国战场上被歼、被俘,这是侵略者必然的下场。过去的历史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今后日本如果继续走军国主义的老路,挑战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成果和战后国际秩序,其下场必将重蹈其“四大天王”的覆辙。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2月13日  总第2569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