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日本“神风特攻队”书信申遗荒谬至极

作者:郑泽隆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4-04-10 星期四

     2014年2月4日,日本南九州市的“知览特攻和平会馆”竟异想天开地将333件二战末期日本神风特攻队队员的遗书、信件,以“知览来信”的名义,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递交申请书,企图列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该市市长霜出勘平出席当日的发布会,向媒体展示了申请书和神风特攻队员亲笔写给家人的信件。消息传出后,引起中国和深受日本侵害国家及人民的强烈抗议。2月10日,我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华春莹在例行的新闻记者会上,指出所谓“神风特攻队”申遗,意在美化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历史,实质上挑战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成果和战后国际秩序,这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维护世界和平的宗旨背道而驰,必将遭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和坚决反对。
   众所周知,日本和德国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两大战争策源地,犯下了众多反人类、反人道的战争罪行。然而,战后日本政府和右翼分子在美国的纵容下,采取同德国政府“去纳粹化”截然不同的政策,在历史问题上大开倒车,没有彻底清除军国主义余毒,反而鼓吹历史修正主义,最近更是参拜供奉有14名甲级战犯的东京靖国神社、抛出“南京大屠杀不存在”“慰安妇不是日本独有”等怪论,现又蔑视战后国际秩序和社会伦理底线,提出将臭名昭著的神风特攻队员的书信申遗,公然挑战联合国的智慧,实属荒谬至极。
    1944年,以美国为首的盟军开始对日军发起攻势。为挽回太平洋战场上连遭惨败的局面,日本军部决定组建一支新式部队——神风特攻队,命令他们驾驶装满炸弹的飞机,企图以“一机换一舰”,对美国舰队等攻击目标实施自杀性袭击,其成员大多数是具有狂热军国主义思想的日本青年。“神风”一词源于13世纪,意指天上突然来了一阵飓风,帮助日本人摧毁了进攻他们的蒙古船队。取名“神风特攻队”,寓意年轻的飞行员能像风一样驱走日本的攻击对象。被称为“神风之父”的特攻队首任司令大西泷治郎荒谬地认为:“年轻飞行员陆上遭到轰炸,到空中又被击落,太令人伤心。让年轻人死得完美,这就是神风之宗旨。”大西泷治郎妄想神风特攻队能在日本存亡的关头变为“护国之神”。1944年10月,大西泷治郎在菲律宾指挥了第二十一海军空军大队撞击美国航母的战斗。1945年8月16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的次日,他在寓所切腹自尽。
   神风特攻队员大多数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男子,到1945年战争后期,由于有经验的飞行员伤亡惨重,特攻队开始招收大学生甚至是刚毕业的中学生。他们无需接受专门的空中格斗训练,只需学会驾驶飞机。大多数队员在学校接受“为天皇而战”的军事化教育,盲信武士道精神的自我牺牲是最高的境界,战死疆场者会成为靖国神社的神而受人供奉,充当袭击美军的“人肉炸弹”,沦为日本侵略战争的炮灰。
   神风特攻队员执行命令前,一般可以最后回家一次,探望亲人或给家人写告别信。当然,也有一些人是被迫加入神风特攻队的,如2006年,81岁的原神风特攻队员滨园重善在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就愤怒地说:“有人说我们是自愿飞行,这完全是误导。”有的队员来自朝鲜、台湾等地,如1945年5月死于冲绳海战的24岁少尉三山文博就是朝鲜族人,他在执行任务的前一天晚上,伤心地到酒吧唱朝鲜歌曲。广东的一些儿童也险被日军掳掠到日本鹿儿岛等地服兵役。据广东省档案馆馆藏的民国政府档案记载,1944年侵华日军在发动打通“大陆交通线”的战役中,在广东一地就掳掠了上千名儿童。日本投降后,国民党宪兵第十二团在武昌解救了被日军丢弃的12名难童,并从难童们口中得知,日军掳掠儿童去日本准备用于“补充兵源”或“驾驶自杀性飞机”。在冲绳战役中,日军共使用自杀性“神风”飞机2393架,击沉盟军舰船400多艘。神风特攻队这种近乎疯狂的自杀性行为,虽未能改变日本战败的命运,却令美军不寒而栗。为摧毁设在日本鹿儿岛九州知览的特攻队基地,美军出动了约2000驾次的B-29轰炸机对该基地进行沉重打击,最终在日本广岛和长崎投放了原子弹,迫使日本投降。
   长期以来,日本国内的右翼分子一直歪曲历史,修改教科书,美化日本在侵华战争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侵略行径,其中就包括美化神风特攻队,把队员描绘为“为国民献身的英雄”,不仅在靖国神社展示了一些队员的照片和遗书,还将其搬上荧屏。2013年12月31日,发誓要成为“战斗的政治家”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特意观看了反映神风特攻队的影片《永远的零》,汲取“战斗”精神养分,还称电影让他“十分感动”,此举立即引起了日本国内外舆论的一片哗然。南九州市知览村是神风特攻队的大本营,“知览特攻和平会馆”收藏了约1.4万件队员的遗书、照片和实物档案。此次日本将神风特攻队员的家书等以“知览来信”的名义申请列入世界记忆名录,实质上是日本政府和右翼分子为军国主义招魂,企图复活军国主义,这不仅向中国、韩国等受害的亚洲国家发出挑衅,也着实让其“盟友”美国难堪,且挑战了联合国的智慧和人类的良知。
   世界记忆工程是199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起的,旨在保护世界范围内正在逐渐老化、损毁和消失的文献记录,是世界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的延伸,侧重于文献记录。迄今为止,全世界已有299项文献遗产入选“世界记忆名录”,其中中国9项,包括去年刚刚入选的侨批档案和元代档案。侨批保留了中国数千年独特的书信形式与风格,是正在消失的人类记忆载体。它与官方典籍相印证,并以其独有的原始性、完整性和不可再生性特点,在近代国际移民文献中具有独特的世界意义和遗产价值。联合国世界记忆项目专家认为,侨批档案是华侨祖居国和侨居国的共同记忆,是极其难得的海外华侨华人与侨乡民众的集体记忆文献,其价值是世界性的。
   反观日本所谓的“知览来信”,其主人是具有狂热军国主义思想的神风特攻队员,内容大部分是自称肩负着扭转战局的“光荣使命”,为放弃生命而被供奉于靖国神社感到“自豪”“欣慰”,当然也有一部分反映其恐惧、郁闷、悲伤等心理。神风特攻队员深受军国主义思想影响,不辨战争是非,妄图以“人肉炸弹”挽救日本的败亡,是侵略战争的加害者和牺牲品,其遗留下来的书信、遗物自然浸染着日本军国主义的毒素,无论对日本社会还是国际社会都毫无价值可言,与世界记忆遗产的申报标准和条件也毫不沾边。所谓“知览来信”申遗,实质上是为军国主义分子树碑立传,是日本右翼分子为军国主义招魂的“新造神运动”的必然结果,违背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维护世界和平的宗旨,最终只能贻笑国际社会,以失败告终。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3月24日    总第2586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