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人物纵横

张伯苓弃戎从教创办天津南开学校(上)

作者:特邀撰稿人 周利成 文/供图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4-04-10 星期四

在北洋水师学堂时,张伯苓习武照。
(此照片档案现存于天津市档案馆)

  

    他创办了大学、中学、女中和小学等南开系列学校,培养了周恩来、梅贻琦、陈省身、曹禺等一批旷世英才,是中国现代民办教育的一面旗帜;他最早提出中国参加奥运会的愿望,创立了中国近代体育团体组织,推动了现代中国体育的发展,是名副其实的中国竞技体育的先驱者;早在1909年他就自编自导了新剧《用非所学》,成立了“南开新剧团”,奠定并影响了中国话剧艺术的完善与发展,被誉为“中国北方话剧第一人”。他就是中国现代教育家张伯苓。
     张伯苓,名寿春,1876年生于天津,1894年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毕业于北洋水师学堂。天下之势,强者主宰。在积贫积弱的中国屡遭失败之时,痛苦至极的张伯苓从甲午海战的隆隆炮声中猛然惊醒。在山东威海的刘公岛上,张伯苓亲眼目睹了英国士兵身体强健而中国士兵体质羸弱所形成的强烈反差,他在长期对中国问题深刻思考和高度焦虑中突然顿悟:中国之所以战败是因为中国个人不如外国的个人,而国家正是由这些个人组成,所以,解决中国的问题必须从个人入手,从改造国民入手,唯一的道路便是教育!弃戎从教、立志教育救国的张伯苓在人生坐标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创办南开中学
     人生之路就像一根环环相扣的链条,只要其中一个环节发生了变化,人一生的道路也会随之改变。在张伯苓的人生道路上,严修(近代著名的教育家、学者,也是革新封建教育、推进教育现代化的先驱)就是让他改变人生的关键人物。22岁的张伯苓欣然应严修之聘,在严氏私塾教授西学。学校除设置英文、数学、自然等课程外,更注重科学和体育,师生共同学习,共同游戏。为此,胡适称其“为中国现代教育的鼻祖之一”。
    1903年短期访问日本后,张伯苓对日本教育的发达极表钦佩,特别是他把日本教育与日本富强作为因果的判断与思考,深得严修的赏识和感动。而1904年5月至8月他二人共同访日后的直接收获就是,同年10月17日,一所由严氏、王氏两家学馆合并的“私立中学堂”正式成立了。那一年,张伯苓28岁。
     校舍是修缮后的严家馆,共有两间教室和一间很大的罩棚,罩棚是上合堂课和全体大会时使用的。值得一提的是,在简陋的校舍中居然摆放着一批从日本进口的教学仪器。第二年正月,学校更名为“私立敬业中学堂”。这年夏天,一直在天津推动新政、积极支持新式学校的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袁世凯参观了这所学堂,给予很高评价,并当场捐助白银5000两。
     经过两年荜路蓝缕的艰苦创业,学校声名鹊起,各省学子纷纷负笈投考,甚至美国、南洋、朝鲜的青年也慕名而来,在校学生超过百名。正当旧校舍无力接收越来越多的求学者之时,天津士绅郑菊如带来了雪中送炭的捐献:一块十余亩的空地!张伯苓用这块空地从德国人手中换取了城西南名叫“南开洼”的一块空地。从此,南开的事业就从这片土地上拓荒、耕耘,发展、壮大。
     1907年初,学校迁入新址,春天开学时有学生160名。9月22日,新校舍落成典礼暨学校成立三周年纪念会隆重举行,学校定名“私立南开中学堂”。南开学校,至此成名。
     1908年后,随着滚滚而来的生源和社会解囊相助者的纷至沓来,学校规模也在不断扩大。1911年,天津客籍学堂和长芦中学归并南开,从此,南开每年有了一万零八百两白银的常规收入,校舍面积也空前地达到了90亩。
     再建南开大学
     南开中学的成功,更坚定了张伯苓教育救国的理想,同时他又开始筹划创办大学。1916年,张伯苓的胞弟张彭春从美国留学归来后,出任南开学校专门部主任,他提议把南开的专门部改办成大学,并且草拟了改办计划,于是,创立大学正式提上了南开学校的议事日程。
     1918年,张伯苓、严修考察了美国私立大学的组织和设施,为成立中国的私立大学进行了各方面的准备,归国后,立即着手实施。他们发动各方面关系,数度南下北上,多方奔走,获得了众多热心公益、青睐教育的士绅的支持,筹款8万余元。1919年春,在南开学校南部的空地上兴建大学教学楼,名曰南楼。当年秋,大楼落成。9月25日举行了开学典礼。南开大学设立文、理、商三科,凡南开中学应届毕业生均可参加考试,而平时成绩优秀者更可免试入学。1922年,在校学生已达300余人,扩大校舍的问题迫在眉睫。3月,学校租定八里台400亩荒地,5月动工。经过一年紧锣密鼓地建设,教学楼秀山堂终于在首届学生毕业前拔地而起。1923年6月28日,南开大学第一届学生的毕业典礼在这里举行。与此同时,在得到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捐助的12万元、河南袁述之捐助的7万元后,科学馆随之破土动工。8月,南开大学正式迁入八里台新址。
     南开系列学校渐成规模
     20世纪20年代初,天津的女子中学教育尚属空白,因此,考入大学的女生寥若晨星。1923年,王文田等12名女生联名致信张伯苓,希望他能在天津建立女子中学。张伯苓会见了她们,并当场表态:立即着手创办女中!这年年底,女中在南开中学东侧六里台一个张姓院落里施工建成。翌年,由于女中人数由最初的80多人激增至200余人,因此,学校又在南开中学附近购地10亩,兴建了女中部新校舍。当时,南开中学男、女两部近相毗邻,理化实验室两校共享,而政治、经济、商法等课程又是两校上合堂大课。从这个意义上看,南开中学已部分实现了男女同校。
     1928年,张伯苓又在女中对面建立了南开小学部。这所小学用现在的话说,是一所素质教育的实验小学。教室内阳光充足,宽阔的操场任由孩子们尽情地嬉戏玩耍,带有大平台的礼堂里摆放着多数孩子从未见过的大钢琴。种植园、饲养园是培养孩子们与大自然、动物世界和谐相处的“三洽园”,储蓄所、小卖部在教师的指导下由学生们自己主持,既训练了他们的实践经验,又培养了他们的生活能力。张伯苓还专门从美国聘请了一位教师当实验导师,从事教学法的设计和实验。
     至此,南开学校成为包括大学、中学、女中和小学的四部系列学府,张伯苓与严修所创立的完整私立教育体系,成为中国近代教育史上的成功典范。
     南渝中学与西南联大
     1931年日军占据东北后,兵锋直指华北,北方重镇天津首当其冲,形势日渐恶化。1935年,日军在华北上演了一幕幕挑衅事件。张伯苓依稀闻到了战争的硝烟味道,预感到中日之战已是箭在弦上。为了保全南开的教育事业,他被迫作出迁校的决定,选址重庆沙坪坝。
     由于得到重庆市政府和南开校友的鼎力帮助,购买沙坪坝130亩土地实际上是半买半捐性质,后扩大至700余亩。1936年夏,学校一期工程完成,定名南渝中学。9月开学,首批招生200余人。1937年5月,二期工程开始。8月,近百名天津南开师生辗转入川,来到南渝中学。10月17日,在这里举行了隆重的校庆纪念会。1938年,南渝中学更名为南开中学。抗战期间,重庆南开中学成为后方教育的一面旗帜,更成为中国人民充满必胜信念的重要标志。
     1927年8月,张伯苓到东北考察,深为“日人经营满蒙之精进与野心”所震动,立即在南开大学成立东北研究会,利用假期组织师生展开调查研究。日本侵略者极其仇视南开研究会的成绩,把南开大学称作排日根据地、赤化土壤,如芒在背,如鲠在喉,必欲除之而后快。1937年7月30日凌晨,日军疯狂地轰炸南开大学,下午3时,进入校园,放火焚烧建筑物,学校三分之二的建筑被毁,5万余册珍贵图书被掠走。日军占领南开大学直至抗战结束。与此同时,日军又在南开中学、女中、小学进行毁掠。日军的暴行激起了中国人民的强烈愤慨,社会各界、新闻媒体群起谴责。张伯苓在南京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敌人轰炸南开,毁了南开的物质,而南开的精神,则愈挫愈奋励!”
     同年,南开大学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在云南昆明合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西南联大是抗战时期高等教育的一个奇迹,它的存在保证了中国尖端学术文化的薪尽火传,它培养了一批大师级学者一直影响着20世纪后半叶的中国。作为一所私立大学能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形成鼎立,无疑是南开大学的荣耀和自豪。
                                                                                   
   (未完待续)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4月4日    总第2591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