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打赢“二汽”轿车厂“落户战”

作者:姚景灿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04-11 星期一

    1983年,“二汽”铸造三厂在湖北襄樊(今襄阳)开工建设。

    1984年10月5日,“二汽”襄樊基地正式奠基。

    

    1986年,“二汽”襄樊基地襄阳工区指挥部成员合影。

    如今在湖北,车流滚滚,车企林立,车城次第崛起,一条武汉——襄阳——十堰汽车工业走廊,成为拉动湖北乃至中国中部汽车产业发展的重要链条和引领湖北经济发展的战略支点之一。而湖北汽车工业的崛起,与28年前中法合资轿车厂项目落户于此密不可分。

 

    1988年6月1日,《经济日报》编辑部所作《情况反映》中,题为《三十万辆小轿车总装厂定点襄樊市为宜》的建议材料。

    1988年7月2日,襄樊市政府上报给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关于请求把二汽三十万辆轿车总装厂定点襄樊的报告》。

多省争落户

    1984年8月,北戴河会议做出中外合资发展轿车工业的决定。经过3年的探索,中美合资北京吉普、中德合资上海大众、中法合资广州标致等项目先后启动,新中国告别了只有第一汽车制造厂能够生产轿车的历史。

    1988年1月初,国务院批准了《关于第二汽车制造厂年产30万辆普通型轿车项目建议书》。第二汽车制造厂(以下简称“二汽”,1992年更名为东风汽车公司)与法国雪铁龙公司经谈判初步达成合作意向。

    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一经传出,立即引发全国各地的高度关注。一个年产30万辆的轿车厂放到哪里,对当地经济的拉动效应都是可想而知的。许多地方都在关注着轿车厂项目的选址,并想尽一切办法,争取此项目落户当地。

    “二汽”虽然在湖北,但这个项目将落户何处却很难说。1988年1月7日、3月4日,湖北省政府连续两次召开支持“二汽”发展轿车生产协调领导小组会议,商讨争取轿车项目落户湖北之策。3月15日,湖北省政府又在襄樊(今襄阳)召开“支持‘二汽’襄樊基地建设现场办公会”。

    当时,全国有12个省都在争取这个项目。“二汽”厂长陈清泰等人根据这些地方的工业基础和现有条件,筛选了3个省作为备选并上报国务院,这就是江苏、湖南和湖北。

    国务院对此事非常重视,指派时任中国汽车工业联合会理事长陈祖涛带队考察选址。

    陈祖涛等人首先去了湖南。当年国家曾设想过把“二汽”建在湖南,并命名为“毛泽东汽车厂”,但最终湖南与“二汽”失之交臂。这一次,湖南以照顾革命老区、平衡全国经济布局为由,千方百计地争取让“二汽”轿车厂项目落户岳阳。岳阳地处长江边,“八百里洞庭”直逼岳阳城下,水上交通及用水条件都非常好。

    考察组又来到江苏,江苏力争把该项目放到镇江。镇江是长江三角洲地区一座集港口、工业、商贸为一体的中型城市,当初国家考虑筹建第三汽车制造厂时,曾把这里作为候选之地。

    考察组最后一站来到湖北武汉。陈祖涛一行虽然对这里的交通条件、工业基础、能源供给等方面都比较满意,但在与湖北省、武汉市领导们交换意见时却出现分歧。

    陈祖涛从汽车工业建设规律考虑,提出轿车厂建设要将整车总装厂和发动机厂放到一起。而时任湖北省委书记关广富的意见是希望二者分开,把发动机生产放在襄樊,总装厂放在武汉,理由是“二汽”襄樊基地、铸造三厂、试车场、康明斯发动机厂都在襄樊,将发动机生产放在襄樊,可以更好地利用“二汽”襄樊基地的有利条件,节省投资。襄樊还有众多军工企业,可以负责轿车零部件生产,这样可以带动湖北西北部汽车工业的发展,构建从十堰经襄樊、随州到武汉的“汽车工业走廊”。

    陈祖涛对发动机生产放在襄樊有三个疑虑:一是生产不便管理;二是运输距离过远,成本提高;三是运输不便。

    随后,考察组回京复命,但选址一事仍迟迟难定。这块诱人的“蛋糕”继续吸引着各地的目光。

襄樊展优势

    为争取轿车厂项目的落户,襄樊市政府成立了“轿车办公室”,由时任襄樊市委副书记鄂万友挂帅。

    鄂万友驱车赶往十堰,面见了“二汽”厂长陈清泰。陈清泰表示:“与法国合资建设年产30万辆的轿车厂是由国家出资,决定权当然在国家。而且国家对此项目考虑的是三分之二出口,襄樊地处内陆,交通运输困难。”

    尽管“二汽”方面并不看好襄樊,但襄樊市政府仍未放弃,调动所有优势资源竭力争取。

    襄樊市政府打出的第一张牌,就是襄樊对“二汽”襄樊基地建设给予的支持。自1980年3月国务院批准“二汽”“铸造扩建工程”和建设襄樊基地以来,襄樊已经为此提供了6500亩土地。“二汽”的发动机厂、铸造三厂、电厂、水厂以及试车场建设都已全面铺开,具备了一定的汽车生产基础。

    为了证明襄樊的交通条件完全能够支撑大型轿车厂物流所需,襄樊市政府专门请国家计划委员会(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前身)交通研究所工作人员前来调研考察,形成了一份有关襄樊交通运输情况的调研报告。

    襄樊市政府数次向湖北省政府报告“二汽”轿车厂项目落户襄樊的理由。关广富与陈祖涛交换意见时,正是考虑了襄樊市政府报告的情况。

    随后,襄樊市组织专班进驻北京,从1988年5月18日至29日,通过各种渠道把《关于要求国家把二汽30万辆轿车总装厂放在襄樊的报告》,以及“二汽”襄樊基地建设情况的图文资料,转送到有关中央领导的案头。

    襄樊市政府一边争取中央领导的重视,一边争取媒体舆论的支持。6月1日,襄樊市政府联合《经济日报》,形成一篇题为《三十万辆小轿车总装厂定点襄樊市为宜》的建议材料,以该报编辑部《情况反映》(第55期)的形式,分别呈送到有关中央领导的手里。

    7月2日,襄樊市政府又将中国汽车工业联合会专家小组对襄樊调研论证结论中的四个优势等情况上报给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一是襄樊基地基础设施完全可以用来发展轿车;二是从十堰到襄樊已形成汽车工业配套体系;三是可以最大限度缩短基建战线;四是可以最快速度进行建设。不仅可直接节省投资3个亿,还能节约土地1500亩……如果抛开襄樊基地另铺新摊子,对整个汽车工业的合理布局不利,对已经形成的襄樊、十堰汽车工业带的发展不利,对庞大的基地发挥应有的效益不利。”

厂址终落定

    湖北、湖南、江苏三省四市(武汉、襄樊、岳阳、镇江)对“二汽”轿车厂项目的争夺愈演愈烈。国务院决定让这几个省市的负责人到北京汇报。

    1988年7月9日,相关几个省市负责人在京西宾馆召开会议。代表襄樊参会的鄂万友率先举手发言,陈述轿车厂项目落户襄樊的理由,并针对交通、物流等问题,提交了国家计划委员会交通研究所的调研报告。

    会后,“二汽”方面便向襄樊抛出“橄榄枝”,“二汽”工厂设计院“请襄樊提供建厂环境条件的内容”和合资工厂建设基本数据,要求襄樊就厂区征地搬迁、厂外道路、输水干管、变电供电、煤气管道、邮政通讯、污水处理、员工(包括外籍人员)住宅等,进行建设立项并列出建设进度。

    襄樊市政府迅速做出“为二汽30万辆轿车厂创造外部条件安排意见”的回应。

    在此基础上,“二汽”根据国务院的要求,于7月25日给国家计划委员会提交了《关于第二汽车制造厂30万辆轿车厂厂址定点的请示》,对武汉、襄樊、岳阳、镇江四个城市做了综合评估后,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根据上述厂址方案的综合比较,并经国内有关专家考察论证,从兼顾国内外两个市场,方便国际交往,建设、经营费用低廉以及便于发挥二汽母体作用等诸因素考虑,我们建议将30万辆轿车的总装配(含大型冲压与塑料件)部分的厂址放在武汉,将毛坯、发动机加工部分的厂址放在襄樊。”

    1988年底,国务院最终确定:“二汽30万辆轿车项目定在武汉。”至此,“二汽”与法国雪铁龙公司合资项目的厂址之争再无悬念。

    随后,湖北省政府根据“二汽”的发展和湖北汽车工业整体布局,决定将“二汽”轿车厂项目的总装、焊接、涂装、油漆放在武汉,发动机和3万辆SKD(半散装件)总装项目放在襄樊。1992年9月4日,首批16辆富康轿车在襄樊基地组装下线,从此拉开了湖北汽车工业快速发展的大幕。

    湖北省襄阳市档案馆提供档案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4月8日 总第2897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