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走进档案”征文

人生一世奔波忙 甜酸苦辣终归档

作者:忻海丹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4-12-15 星期一

    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要有几十个证件,每个证件的诞生都会有相关的档案资料来证实。如果说证件是人生的脚印,那么档案就是连接这一个个脚印的人生轨迹。从事派出所内勤工作10余年,我有幸徜徉于档案的“故纸堆”中,发现每一页都是一个精彩的故事,不同人生的“甜酸苦辣”在纸上跃然呈现,真所谓“一页一世界”。

甜:一张旧纸价值万金

    一张小小的档案资料有时候能帮当事人挽回几万元的损失,这绝非夸夸其谈。李女士就深切感受到了一张旧纸给她带来的欣喜。

    一大早上班,李女士匆匆跑进办公室,要我查下放到农村的档案。她清楚记得是在1967年下放到鄞江公社,但是相关资料却晚算了一年,这样得晚一年领退休工资,而且还要多交一年的社保金,一进一出就相差至少3万元钱,现在这事只有派出所能证明。我明白这份资料的重要性,立即着手查找。从她的原始户口登记本,再查到1967年的《迁移证存根》,整整翻了一个小时,终于找到那份下放记录档案。拿到了朝思暮想的资料,李女士就像拿到了3万元现金一样,顿时喜笑颜开。

酸:《结婚证》证明不了20多年夫妻关系

    明明结婚20多年了,可是夫妻两人买房子到银行办理贷款手续时,却碰了一鼻子灰,不但贷款办不了,连夫妻也差点做不成。每每想起这件事,胡先生和陈女士心里总感觉酸溜溜的。

    胡先生和陈女士于20多年前领的结婚证。几十年来夫妻俩辛苦攒钱,终于能买得起房子,甭提多开心了。因为手头现金还差些,他们决定向银行贷些款。他们按银行要求提供了相关证件,可信贷员看了却说这结婚证不是他们的,并对他们的关系表示怀疑。陈女士仔细看了证件,发现夫妻两人在结婚证和身份证上的姓名各有一个字差异,两份证件的名字对不上号,也难怪信贷员起了疑心。既然结婚证证明不了他们的夫妻关系,贷款当然办不下去了。

    原来他们是1985年领证结婚的,1986年办身份证时两人嫌名字不好听,趁机把名字的最后一个字改了,而结婚证却没作相应改动。没想到这一字之差竟然会带来如此大的麻烦。

    这事最后也只能由派出所来解决。当两人拿到记录他们改名字的原始档案资料时,由衷地说了一句:“好名字并没有给我们带来好运,还是原始档案重要啊!”

苦:八旬老伯最后的心愿未能实现

    档案虽然能解决很多问题,但也并非万能,尽管我提供给八旬老伯想要的资料,却仍未能帮助他完成人生最后的心愿。看着老伯步履蹒跚无奈地离去,我能体会到他那种凄苦的心境。

    这是清明前夕的一个黎明,冷雨透着刺骨的寒冷。有人发现汽车北站门口有一个苍老的身影在雨中瑟瑟发抖。老伯目光呆滞,神情恍惚,抱着个包裹一言不发。在民警的耐心开导下,他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苦闷道出了心事。老伯姓叶,今年86岁,少年时离开家从宁波跑码头到上海混生活。光阴似箭,一晃过了70载。如今到了耄耋之年,思乡之情日渐浓重。清明临近,他想起了逝去多年的哥哥,想到小时候兄弟俩同吃一碗饭,同睡一张床的手足深情,不禁暗暗伤心。眼见自己年岁日增,行动越来越不便,想着趁自己还能动的时候来宁波最后给哥哥上一次坟,讲讲心里话。于是在清明前的一个寒意袭人夜晚,他独自坐火车来到宁波。然而十几年过去,老人记忆中的宁波早已大变样,原先哥哥家的旧房子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崭新的高楼。哥哥家在哪里?嫂子去哪里了?叶老伯漫无边际地在马路上寻找着,终因人老体虚,无助地瘫倒在路边。

    叶老伯不知道嫂子的名字,只知道哥哥原先居住在桃渡路一带。按照这个线索,我从档案里查找他嫂子的情况。不料她已在10年前随儿子搬到了其他城市。通过电话联系到了老伯的嫂子,她却说,现在年岁已高,路途遥远,行动不方便,不想再回宁波来。叶老伯十分沮丧,没人带路,他找不到哥哥的坟地。好不容易下了这么大的决心来到宁波,本想着能最后看一眼哥哥,说说这一世的遭遇,没想到这最后一个愿望竟无法实现。老伯鼻子一酸,不禁老泪纵横。

辣: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成了嫌疑犯

    公安工作要求我们慎之又慎,有时一字之差就会铸成大错,给当事人带来极大的麻烦。

    林先生多次在找工作中被拒绝,都是因为他在公安机关有违法记录。但郁闷的是他确实没有做过违法犯罪的事,怎么无端就有了案底?于是他一纸信访要求公安机关还他一个清白。信很快转到我手上。我通过查找原始案件材料、人口信息等资料,终于发现是办案人员在网上录入犯罪信息时,把两个同名同姓且户口资料相似的人的信息混淆,才使上访的林先生无端有了案底,影响了他的工作和生活。这件事也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公安工作没有太认真,只有更谨慎。

    档案资料看似“故纸堆”,任岁月使它发黄陈旧,一旦人们需要,它就变得弥足珍贵。每当看到人们怀着期望忐忑而来,带着欣喜满意而归时,我深刻地感到“档案”是一个足以让人怦然心动的称谓。人生奔波忙碌一世,繁华落尽,一切终将归于沉寂,即使再辉煌、再神圣的经历终究抵挡不住岁月的磨蚀。唯有那些泛黄陈旧的“故纸堆”能掀开尘封的往事,清楚地再现每一个人的人生轨迹。一份份档案就像一个个剧本,记录着每个人或精彩或平凡的人生大戏。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12月15日 总第2698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李任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